•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感沙龙
  •  2018-1-14 20:01:14  阅读:11  评论:0

    新训二三事

        1969年2月22日,星期六,我们这些来自山西太原和清徐的新兵,在通信营通信连指导员王保思带领下,到达内蒙蒙古语专业学院,与北京石景山和呼市当地的战友一起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新兵训练。  新兵连共20个班,连长王久义,指导员吴永成。我分在15班是排头兵,全班10人,班长是6... 阅读全文>>
  •  2018-1-14 20:00:25  阅读:15  评论:0

    雪花开了 冬天醉了

        雪花开了,冬天醉了。  冬天沉醉在岁月里,雪花璀璨在冬天里,像诗、像画、像永不凋谢的故事。  冬天总该是一个童话。寒风,雪花,犹如琴瑟笙箫,在凛凛大地上放歌舞袖,广舒盈怀。  雪花,是生命里最坚强的花朵,是花朵中最唯美的生命。  雪花,总有坚韧的风骨可以挺拔,总有宽阔的胸... 阅读全文>>
  •  2018-1-14 19:59:22  阅读:16  评论:0

    岁月催人老 人生如过客

        渐行渐远的时光中,我们都是赶路的人,无论有多少经历,有多少美好,都会被岁月涤荡,只剩下一些苍老回忆,和不再年轻的容颜,让你唏嘘光阴的无情。  岁月变迁,谁也无法阻挡,当我们感慨时光的时候,就已经永远失去了一些东西,我们就这样一路捡拾,一路失去,待有一天,看到一些熟悉的画面... 阅读全文>>
  •  2018-1-14 19:57:58  阅读:11  评论:0

    阳光

        这隆冬的阳光白得晃眼。  屋外异常的冷,仿佛一阵风冲过来就可以将人直接裹成冰木头。屋里却有透过玻璃窗的阳光肆意地亮着。许久没有这样仔细地饶有兴趣地望着阳光了,看着它斜斜地铺满床头后又在地板上规划出一个大大的菱形。菱形的上空中一粒粒微尘轻轻地漂浮着,挨挨挤挤,熙熙攘攘,像在... 阅读全文>>
  •  2018-1-14 19:57:10  阅读:12  评论:0

    山脚的小屋

        山脚的小屋让长长的山脚有了标点,有了休止符,让看山的人不那么累了。小屋子也是色彩,让山增色了不少,好像多了一束光和一层厚厚的颜料,有了故事和小小的包袱。就算是冬天,山也不那么冷了,小屋子有灯,灯会亮起来。小屋子会生火做饭,火是温暖,是家,是家里暖融融的春天。  人配衣裳马... 阅读全文>>
  •  2018-1-14 19:56:08  阅读:10  评论:0

    人生哲理

        生活中,如果你拥有一颗爱心,那么将会有心爱的人伴随你左右。人生路上,当你付出艰辛,挖了人生中第一口水井,那么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甘甜井水给以回报。平素里,要不辞劳苦地编制你生活的鱼网,只有这样,在漂泊的大海上,你才有可能收获你的网鱼。奶牛喂多了,就有源源不断的牛奶喝;蜜蜂养多... 阅读全文>>
  •  2018-1-12 6:53:03  阅读:23  评论:0

    烟事杂谈

        香烟也叫纸烟,在我们家乡曾叫作洋旱烟。它是泊来品,所以冠以“洋”字;旱烟是与水烟相对应,而称作旱烟。水烟丝细而长且有“韧”性,不易揉碎。两指捏一小撮烟丝,装入青铜精制的水烟袋的可拔出的烟袋管上端,用一口气吹一下就可生出火苗的香火点燃,吸一两口就吹去,周而复始地享受着腾云驾... 阅读全文>>
  •  2018-1-12 6:52:38  阅读:21  评论:0

    古音今韵

    星期天傍晚,五位邻居与朋友喝罢革命的小酒,回来接着茶叙。慷慨激昂每人朗诵两句李白《将进酒》提到“将”的读音,到底“qiang”还是“jiang”。中国诗词大会中,国人最宠最爱的董爱卿、名震全国的康大大,发音均为后者。由此又列举一些古音今韵的字词。“呆板”的“呆”文革前后“dai... 阅读全文>>
  •  2018-1-12 6:52:28  阅读:15  评论:0

    妈妈的故乡我的家

        坐落于石山上的小山村,到处是石头:石头路,石头房子,石头地堰,石头猪圈,石头河岸……那是妈妈的故乡。  沿着坑坑洼洼磕磕绊绊的石头路往山顶处走,路尽头,那所石头房子就是姥姥的家,也是我童年的家。  童年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常常被送到姥姥家的大段时间。爬过又长又高又陡的那段石路... 阅读全文>>
  •  2018-1-12 6:51:59  阅读:12  评论:0

        这座城市不知在什么时候就已经生机勃勃地存在了,它没有从山脚下滑落到更平坦广阔的地方,仿佛只一个跟头从山顶摔落下来,再无力气整装前行到盆地中央,舒舒坦坦地向四面八方成长,也许它就依恋这坐山脉的青峰碧水吧,一个跟头下来之后,依山脚向东南妥妥地延伸。  在它向东南发展的过程中,... 阅读全文>>
  •  2018-1-12 6:51:27  阅读:15  评论:0

    虚·实

        无常为实,以为拥有的,其实似沙漏,再用力也终将失去,如健康,如美貌,更无需说名与利那些原本是附加的东西。  年少时,从生命这端远远望去,尽头似乎没有端点,但随着年长,尤其经历了一次次白事之后,人才猛懂,生命是无常的。  宇宙从无到有,变化一刻也无停止,成人显形只不过是变化... 阅读全文>>
  •  2018-1-12 6:50:40  阅读:12  评论:0

    用灵魂的那团火照亮自己 照亮世界

        割去耳朵的梵高在沙发上痛苦地呻吟,邮差兼好朋友约瑟夫·鲁林赶来帮助,他曾多次出现在梵高的画作中,梵高还曾经为鲁林夫人及其小儿子画像……由65000张油画制作而成的动画长片《至爱梵高》目前在国内上映,时长95分钟,制作周期长达6年,深入调查梵高生前的800余封书信,制作团队... 阅读全文>>
  •  2018-1-10 6:39:34  阅读:32  评论:0

    家有小女初长成

        2016年6月30日,应小女之邀,我参加了她们学校硕士研究生的毕业庆典。在北京对外经贸大学体育馆里,众应届硕士毕业生身穿硕士服,头戴硕士帽,意气风发,兴高采烈,与到会的家长们一同参加了这一盛典。那一刻,看着女儿康荘一张张在对外经贸大学的照片,听着同学们经久不息的掌声,我的... 阅读全文>>
  •  2018-1-10 6:38:00  阅读:97  评论:0

    我有一个“多功能”老公

        二十年前,情窦初开的我对身穿五百元黑色皮夹克(那年代最奢侈的最时髦的衣服)的帅哥一见倾心,于是他就成了我现在的老公。原先以为他就是帅点,养养眼球罢了,没想到结婚后发现他的功能越来越多了,还是个多功能的老公呢!  功能一:厨师,三级厨师,领证的三级厨师,证是纸质的,厨艺才是... 阅读全文>>
  •  2018-1-10 6:37:20  阅读:14  评论:0

    历世大爷

        历世大爷是我老家对门的邻居,也是我的发小挚友鹏年的父亲。  他早年在河南商家学徒,战乱年代返乡务农。在我的记忆里,他有一张枣红色的面皮,略显前倾的膀臂结实有力。不论是数九寒天的严冬,还是炎热酷暑的盛夏,历世大爷从来也没有闲着的时候。那时,在我们村的十字街头,总有一个硕大的... 阅读全文>>
  •  2018-1-10 6:36:32  阅读:14  评论:0

    与军列赛跑

        我们通信营训练队的任务是:接兵,训练新兵,培训报务员,报务员毕业后,连队整顿,然后继续接兵。1978年11月,由指导员刘忠英带队,我们又出发了。王战、梅占鳌、张瑞明、马万厚、侯伟和我一行六人,奉命前往河北省滦平县接回1979年新兵。未曾想到,在路经张家口兵站返回部队途中,... 阅读全文>>
  •  2018-1-7 19:01:01  阅读:30  评论:0

    读毛泽东爱情词两首

        毛泽东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政治家。毛泽东也是一位杰出的诗人,他具有深厚的古典文学素养,对中华古诗词更有强烈的爱好。不论在艰苦的戎马生涯中,还是在革命胜利后生活条件好转的情况下,在日理万机之余,他几乎全部沉浸在诗词艺术的氛围中,诗词成了他人生... 阅读全文>>
  •  2018-1-7 19:00:16  阅读:19  评论:0

    当年 我那一床婚被

    摄影 李国兴    2017年6月18日是父亲节。然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抚心追痛的是勤劳、淳朴、善良,饮誉乡里的老母亲李友兰,却在回村参加重孙的生日宴上,一个趔趄缓缓倒地,突发心梗,走完了她八十岁的人生历程,安详、宁静,到天国追随慈祥敬爱的父亲去了。  按照当地习俗,母亲生前穿... 阅读全文>>
  •  2018-1-7 18:59:06  阅读:16  评论:0

    这个“人”丢不得

        昨夜,我竟无缘无故地睡不着。之所以说“睡不着”而不说“失眠”,是因为我患有轻度的强迫症,恐怕“失眠”强化意识,走入怪圈,更加睡不着。我便闭目养神。一合上眼,也不知道是在眼前还是在脑海中,一部PPT便开始放映。  PPT是个什么东东?1990年后出生的、2000年以后上过初... 阅读全文>>
  •  2018-1-5 6:42:33  阅读:23  评论:0

    爷爷那一辈

        奶奶病倒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我们默默的守在病床前。连日来休息不好,体力严重透支的爷爷坐在对面的床上,混浊的双眼中布满血丝,眼神中全是疲惫不堪和无奈的苦楚。妹妹给我使了一个眼神,然后走出病房,我跟着出来。  长长的走廊里,我们的声音压得很低,但是还有很空荡的回音。  “奶奶估...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