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感沙龙
  •  2017-11-29 6:51:21  阅读:44  评论:0

    我的母校情怀

        10月13日,我有幸受邀参加了紫林路小学110周年庆典活动。作为校友、学子,我的心情非常激动。记的那天是一个秋末的下午,天高气爽,风和日丽,校园里花红草绿,美景如画。校门口鼓乐齐鸣,彩旗飘飘,等待我们的师生身着盛妆排成两行,热情地迎接我们。我一进校门就被热烈火爆的气氛所感... 阅读全文>>
  •  2017-11-29 6:51:01  阅读:30  评论:0

    人生的又一驿站 从60岁出发

    人生的又一驿站 从60岁出发——写在60岁生日之时    2017年11月24日,我六十岁。  走过一个甲子花的轮回,回望来路,心中充满许多感慨,但千言万语,只能归结为几段话:  辛苦遭逢起一经,打打拼拼大半生。  不知不觉已花甲,一路追梦到如今!  人生不易说人生,努力终须有成... 阅读全文>>
  •  2017-11-29 6:47:34  阅读:36  评论:0

    盖房记

        眼见小区里有几家改扩建,太座欲由心动付诸行动。  犹记十三年前买来已放置十二年才开发的小楼,当时不改造还真的不好住。首次改嫌结构不合理,几年后又改,是因为第一次没改好,下雨化雪屋顶五处漏。  征求女儿、女婿意见,2.5比1通过,我宣布:“事不过三,这辈子最后一次改了!” ... 阅读全文>>
  •  2017-11-29 6:47:16  阅读:29  评论:0

    孝心与福气

        这天,我正跟老伴儿和面、“搅”馅儿准备包饺子时,门铃响了,原来是大闺女回家看我们来了。见我俩要包饺子便说:“我真有口福!又遇到包饺子了。”其实,饺子早已成为百姓餐桌上的家常便饭,只是为了省事,不经常吃而已。几年前,闺女给我们买回“搅菜机”后,不再剁馅,省事多了,想哪天吃就... 阅读全文>>
  •  2017-11-29 6:46:43  阅读:31  评论:0

    我为我爹取“圣水”

        那是一个终身难以忘怀的时日。1948年的夏天,国民党反动派日趋没落,闫伪政权摇摇欲坠,残酷地欺压百姓,我爹又罹患疾病,我们的家庭内外交困,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那年月,家中已经断粮,每天以野菜充饥。反动派天天逼粮逼款,爹每天被迫参加村公所的逼粮逼款会,经常受到伪村干部的... 阅读全文>>
  •  2017-11-26 19:18:52  阅读:49  评论:0

    做李清照一样的女子

        文字于我是春风沉醉的夜晚。静静的风,细细的雨,甜甜的梦。和风细雨里我是一个斜倚阑珊读着唐诗宋词的女子。这样的夜晚,静静地拿起一本书,享受着风的清凉,几许花香幽幽飘过我的鼻息,醉一场,梦一场。风好静,好像静得只能听到它翻书的声音;雨好轻,好像只能听到它滴在屋檐上的声音。  ... 阅读全文>>
  •  2017-11-26 19:18:21  阅读:41  评论:0

    忆童年 虫儿飞

        儿时的童谣,也不知道出自何处,总是让人觉得贴切。比如,“杨絮落,瞎碰多”,就像物候一般准。“瞎碰”,“碰”字拉长了音来念;至于究竟怎么称谓,谁也不知道。总之,每当杨絮落时,就会有许多的虫儿,在傍晚的时候,从地表面钻了出来;没有光,瞎飞乱碰。我们就会点燃了一块油毛毡,或者在... 阅读全文>>
  •  2017-11-26 19:17:44  阅读:44  评论:0

    青春是一种状态

        “容颜未老,心已沧桑,”曾几何时,我们慨叹,青春离自己渐行渐远。  职场历练中,我们褪去了曾有的懵懂、青涩,变得稳重、成熟、老练,循规蹈矩、琐碎纷杂的工作让我们的内心渐渐变得淡然,少了年少的激情与活力的我们,远去的不是韶华而是年轻的心态.  塞缪尔·厄尔曼的《青春》告诉我... 阅读全文>>
  •  2017-11-26 19:17:12  阅读:31  评论:0

    在记忆里面散步

        静静地坐在时间的窗前,静静地看着日子的清浅,静静地品味着岁月的风,让心变得安静,也让心变得安宁,慢慢地梳理着时间的婉约,感受着时间里面的绰约。伸手轻轻地打开记忆的大门,看着外面的天空垂下来的疑问,不自觉地开始着亲吻,吻着那些逝去的时光,让心变得惆怅,也让心变得迷茫。而那些... 阅读全文>>
  •  2017-11-26 19:16:39  阅读:55  评论:0

    镍 婚

        结婚纪念日的别称,各个国家都有,在中国当属舶来品。其排法与叫法也大同小异,浪漫的法国人最具大全,一周年至八十周年一一对应。今年与小我两岁发妻结婚二十八周年,对号入座为镍婚(似有捏婚、孽婚之嫌)。  镍为过渡性金属,大量存在于地核中。德国人将镍掺入铜,制成所谓日耳曼银或德国... 阅读全文>>
  •  2017-11-26 19:16:01  阅读:29  评论:0

    路路如是 人人如是

        火车缓缓地开动了,渐渐离开了儿子所在的城市,驶向回家的路。  回家是多么温馨的字眼,我躺在硬卧上,车轧的振动却搅醒了我胸中压抑了多日的伤感情绪,这股情绪如刚通匣的喷泉一样,瞬间将温热的泪水挤满眼眶,似乎要冲刷掉心中藏着的所有忧伤。一个人躲在这全是陌生人的车厢里,泪水啊你就... 阅读全文>>
  •  2017-11-26 19:11:02  阅读:29  评论:0

    寒衣节 怀念天堂的父母

        我亲爱的父母亲二位大人,你们好!天冷了,一份哀思寄去我对你们的挂念与问候,在天堂的那一边,你们还好吗?  平日里你们二老的音容笑貌时刻在我脑海里浮现。每逢佳节倍思亲,尤其在这寒冷的冬季里,我更是对你们二老怀念有加。  父母亲二位大人,日月变换,斗转星移,不知不觉间又是一年... 阅读全文>>
  •  2017-11-26 19:08:48  阅读:24  评论:0

    我的战友段毓琥

        段毓琥是我县人,和我是同县同村老乡,更是同年同连战友。  1969年二月,正值中苏、中蒙关系紧张之际,我同毓琥和其他清徐籍入伍战士,在通信连指导员王宝恩带领下,乘坐军列到达内蒙古军区102部队。  经过三个月新兵紧张集训圆满结束后,同乡战友们分到不同的连队,毓琥与我同分到... 阅读全文>>
  •  2017-11-24 6:31:34  阅读:26  评论:0

    心中有爱,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心中有爱,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写给一个充满爱心的正能量女孩来自微信截图    早在2014年网上购物的时候,我认识了这样一个女孩,她热情开朗,古灵精怪。在我们随后断断续续的联络中,我被这个叫茶茶的辽宁大连女孩深深吸引,她的身上充满了故事,而那些故事足以让你感受到她身上所具有的人... 阅读全文>>
  •  2017-11-19 19:22:19  阅读:51  评论:0

    爆米花的回忆

        我和朋友到电影院看电影,我们买了一桶爆米花,一丝丝甜香的味道扑鼻而来。我闻着爆米花的味道儿,静静地凝视着荧幕,在变幻的光影里,勾起了我对爆米花的回忆。  小的时候,每到秋冬季节,刘大伯隔三差五骑着三轮车带上爆米花机、小火炉和煤块到街口。我们看到他后急匆匆地赶回家取玉米。母... 阅读全文>>
  •  2017-11-19 19:21:43  阅读:35  评论:0

    我家阳台红烂漫

        从退休之日起,我与老伴便开启了养花种草,悠闲饲鸟的快乐生活。时过境迁,无论是寒风凛冽的严冬,还是炎热酷暑的盛夏,我家阳台的郁郁葱葱鸟语花香,幸福悠悠好似生活在无限喜悦之中。  记得那天,我们去到了花鸟鱼虫市场,琳琅满目五颜六色的花卉散发着扑鼻的馨香;毛色不同鸣声各异的禽类... 阅读全文>>
  •  2017-11-19 19:21:08  阅读:33  评论:0

    酒中客

        雨天,读到辛弃疾的《西江月》,畅怀大笑。老辛在词中写道“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如何?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仔细想象画面,顿觉辛老不愧是豪放派执牛耳者,醉酒也是这般可爱又不失风度,巧妙地和树来了个满怀,自恋地说是树君要扶他,还对树君说“去去,吾可再饮”。真是风流倜... 阅读全文>>
  •  2017-11-19 19:20:35  阅读:33  评论:0

    初 冬

        心,还沉浸在秋高气爽、菊花飘香、落叶蝶飞的美丽秋色里,初冬已经悄无声息地闯进你的世界……  太阳还是明晃晃的悬在空中,但是不再那么刺眼,你可以睁大眼睛目不转睛的与他对视,那种暖流似乎会通过眼睛传进血液遍布全身,那种暖彻心扉的温存啊,像恋人充满爱的目光拔动了内心最柔软的心弦... 阅读全文>>
  •  2017-11-19 19:20:17  阅读:32  评论:0

    躺着吃

        人一生下来,是躺着吃奶,喝水,稍大也会躺着让大人喂汤喂饭。相信儿时人人有过躺着吃饼干、面包、面饼之类的经历,随心所欲,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掉多少渣也无妨,妈妈会仔细打扫清理枕头、床单、被褥。能躺着吃比站或坐着吃幸福指数要高许多倍。  人到老来不能动了,疾病缠身,只好又回归躺... 阅读全文>>
  •  2017-11-19 19:19:59  阅读:31  评论:0

    暖暖的出行

        初秋的一个周日的下午,我要乘开往固驿的公交车转乘302路或848路市内公交去晋祠。途中见一老人走着走着向后倒退了两步,又左右摇晃着蹲下了,我紧走几步,急忙去扶他。还不等我扶到他时,他已坐在了地上。我一手扶住他的腰,一手握住他的手腕去触摸他的脉搏,感到脉还在跳,我才放下心来...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