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风景名胜

背夫寂寂茶马道

时间:2017-12-10 20:47:42   作者:白英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蜀茶总入诸蕃市,胡马常从万里来。”茶马古道,这条绵延千里的贸易商路,以路途充满惊险与艰难蒙上了神秘色彩。四川的茶马古道则由于20世纪50年代初川藏公路的修建以致支离废弃,幸运的是,在天全县的甘溪坡,发现了一处保存完好的遗址,这条在二郎山峰岭间斗折蛇行,在天全河崖岸边临渊攀缘...

 

背夫寂寂茶马道


  “蜀茶总入诸蕃市,胡马常从万里来。”茶马古道,这条绵延千里的贸易商路,以路途充满惊险与艰难蒙上了神秘色彩。四川的茶马古道则由于20世纪50年代初川藏公路的修建以致支离废弃,幸运的是,在天全县的甘溪坡,发现了一处保存完好的遗址,这条在二郎山峰岭间斗折蛇行,在天全河崖岸边临渊攀缘的险峻山道,就是遁迹了半个多世纪的茶马古道的一段真实遗存。
  甘溪坡
  茶马古道的人力茶路
  天全是二郎山中的一个小县城,驾车沿G318川藏线驶入天全县境内,一路风光壮美,山峦郁郁葱葱,河水澎湃轰鸣,令人心情好不愉快。
  刚过天全县城还不到五公里的样子,眼前出现一座月亮湾大桥,不远处,古道尽头的半山上,可见一处风貌原始的袖珍古村,看路上的指示牌标的是青龙乡红星村,对于茶马古道,我内心充满敬畏好奇,于是停车步上斜坡,一块标有“甘溪坡茶马古道遗址”的石碑矗立于村子东首,似是向人们提示踏入此界便到了茶马古道。
  村子僻静而古老,村中精致的传统民居、曲折的石板街巷、古老的石质器具以及淳朴的民风民情让人叹为观止。听说我们来寻访古道,一位老伯热情地喊来了村里保护茶马古道的李忠荣,他还是一位古道背夫的后代,他的父亲李攀林生于1921年,当年就当过背夫,86岁时离世,生前就经常回忆背夫的生活,所以,对于祖先留下来的文化感情更不一般。
  李大哥领着我们,在村里边走边讲,茶马古道在天全县境内全长约108公里,主要在二郎山系的崇山峻岭与深谷绝壑中穿行。翻越二郎山的古道历来有两条:一条是“官道”,可走马帮,只是路程稍远。另一条则是“小路”,那就是从雅安到天全,然后经竹岗山、马鞍山,过大渡河而直取康定。“小路”虽较之“大路”略近,但重峦叠嶂的二郎山系,山恶水险,古道斗折蛇行,骡马也无用武之地,只有人双脚并用,方能攀援通过,于是造就了所有茶马古道中唯一的奇观:从天全禁门关至康巴路段的人力背茶!

 

背夫寂寂茶马道


  拐子窝
  茶马古道的无字石碑
  当我停下了前行的脚步,一条长长的青石板路在脚下伸展开来,李大哥说,川藏线通车后,茶马古道迅速湮灭了,甘溪坡的一段因为正好穿村而过得以保留。这条通往山上的小路,是川茶运往藏区的必经之地,已经有数百年历史了。
  保留下来的茶马古道和许多山村的石板路没什么两样,仔细看却是有一点不同———石板多数都有几个圆圆的小坑,这些圆坑几乎一般大小,但深浅不一,它们一路散布,而又绝非石头天然所成,仿佛有人为这条路专门制作的标记。那么,这些石坑究竟是怎样形成的?
  李大哥像是对小石坑很有感情,他俯下身子,轻轻地把小石坑上的浮土和树叶拂去,“这是‘拐子窝’。”原来,背茶人背负百多斤重的茶包,途中歇息只能用丁拐柱撑在茶包背架之下,让拐子的末端杵于石上,在一代又一代背夫一次又一次偶然的重复之中,与石头厮磨而留下了永恒烙印!不是真正看到一块石板上就有七八个小坑,再好的想象力也不足以估计背茶人的艰辛。
  “从县城到这里,短短4公里,背夫的行程却是整整一天!”李大哥边讲述边感叹,是啊,这条“小路”,真可以说是世界上最难行走的货运通道,一路看去,山青青,水迢迢,苍岩接天,幽壑垂岚,正是风光无限。
  遥想往昔背夫背茶的情景,不由得不感慨万千。驮着压弯脊梁的茶包,背夫的路上步步维艰,青山碧水的好景致只属于悠闲的观光者,在背夫眼中却是枉然。
  背茶工具
  茶马古道的铁血见证
  甘溪坡曾经是当年背夫歇息之地,村头一间新建的茶马古道陈列馆中,展示着古道遗留的铁血见证———甘溪坡的老背夫当年使用过的背茶工具,“背好茶包子,手上拄拐子。勒的汗衫子,包的青帕子。拴的半肚子,穿的偏耳子。还有汗刮子,别根烟杆子。爬坡上坎靠拐子,背起背子像驼子,打起拐子像汉子……”李大哥唱起了从父亲那里听来的背夫歌谣。背着沉重的茶包,还要翻山越岭可不容易,背夫们必须要借助工具。李大哥一一拿起每件工具,给我们讲解起了当时背夫们的基本配置,有背夹子、丁丁拐、汗刮子、麻窝子、脚麻子、溜壳子等,一件件物件虽已破旧不堪,却是那样的有质感,无言地述说着尘封已久的艰辛故事。
  每件工具都起什么作用?李大哥边比画边演示,我终于知道了这些工具在背茶路上的用途,背夹子是用木条做成的架子,下方有两点支撑,上面可放茶包等物件,用绳子收紧以后,东西不会轻易掉落。拐子,用硬的杂木做成,一般呈丁字形状,因为装物资的背夹子穿脱不便,背夫们沿途不会轻易脱下,需要休息时,就用拐子顶住背夹子底部,承受起所背物资的重量,双腿微岔呈三点站立。脚码子,铁打的防滑工具,一般绑在草鞋的底部,凸出的铁钉可在冰雪路面上行走时防滑。除了这三种主要工具外,还有汗刮子、扇单、管签等也很常用。
  “晚上住店子,吃的火烧子,外加豆菜子,垫的烂席子,盖的草帘子,睡倒逮虱子。”这正是对背夫们一路上艰苦生活的总结。

 

背夫寂寂茶马道


  背夫人生
  茶马古道的血肉魂魄
  在茶马古道博物馆旁边,一方刻有《古道背夫铭》的石碑赫然立于道旁,注视着石碑上对背夫生活的记录,满是感慨。甘溪坡不仅是为昔日古道行旅提供歇息的站点,也是为古道交通输出大量背夫的基地。事实上,由于地处古道要津,在茶马互市的年代,甘溪坡人祖祖辈辈都干着背茶的营生。
  “十个背哥九个穷,背架子弯弯像条龙”。七十年多前,背茶几乎是雅安周边贫苦农民唯一的谋生手段,李大哥的父辈李攀林和李攀祥就是一对背茶的亲兄弟,都是从17岁就开始背茶,父亲在世时经常给他讲起背茶的规矩:每当春耕秋收之后,地里的活忙完了,村里的男女劳力便结伴前往茶行受雇背茶包,到茶店里去先拿部分路费钱,交了茶包回来一起清余下的。一转十多天,来回一个月,背两转回来收庄稼。茶包分十四斤、十六斤、十八斤三个标准,一个背夫背上的茶包,少则百余斤,多则两三百斤,等于两头骡马的负重量。他的父亲当年一次背七包半一百多斤,背一趟可以买六十斤米,对于耕种薄地一年也打不出几颗粮食的山区农民,这比什么都实在。
  和男人们一起背茶的还有一些生活极为艰苦的妇女和儿童,甚至还有带着哺乳期孩子背茶的妇女,她们为了求生被迫参与其中。
  背夫们曾经演绎的历史正在随着岁月消逝,对于当今的人们已是一个日渐远去的背影,但历史会记住他们,世世代代的背夫用血肉之躯筑就了茶马辉煌的千年古道,古道的一石一土也记下了他们的每一寸足迹。背夫之于茶马文化的促进,之于古道交通的开拓,正像《古道背夫铭》所述,“茶马千秋,古道苍茫。先人之风,山高水长!”

 

 


上一篇:岚县的歌声与心曲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