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积极开展【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
山水之间

南京记忆(三)

时间:2019-9-4 5:51:18   作者:康广宁   来源:醋都网   阅读:1   评论:0
内容摘要:    鸡鸣寺·台城柳·六朝博物馆  鸡鸣山上鸡鸣寺,  绀宇凌霄乌路长,  古埭尚传齐武帝,  风流空忆竟陵王。  这是清初诗坛领袖,刑部...


南京记忆(三)


  
  鸡鸣寺·台城柳·六朝博物馆
  鸡鸣山上鸡鸣寺,
  绀宇凌霄乌路长,
  古埭尚传齐武帝,
  风流空忆竟陵王。
  这是清初诗坛领袖,刑部尚书王士祯题写鸡鸣寺的诗。
  鸡鸣寺位于南京鸡笼山麓,始建于西晋,是南京最古老的梵刹之一。自古有“南朝第一寺”,“南朝四百八十寺”首寺的美誉。
  我去鸡鸣寺并非真正的游览鸡鸣寺,也不是去当香客,我只在鸡鸣寺匆匆一过。我真正的目的是寻找鸡鸣寺旁边的台城。
  韦庄的一首《台城》诗写的脍炙人口。
  江雨霏霏江草齐,
  六朝如梦鸟空啼,
  无情最是台城柳,
  依旧烟笼十里堤。
  传说中的台城就在鸡鸣寺西边,如今早已被开发商建成了楼区,消失的无影无踪。柳树倒是不少,可惜都是新栽的嫩柳,没有见到老态龙钟的古树。台城没有了,古柳不见了,唯有韦庄的那首诗出名了。
  韦庄的诗里有两个字用的最好,“无情。”草木总比人活得长,比朝代活得长。一代人死了,一个王朝灭了,荒烟蔓草,断壁残垣。这边厢离宫尤奏别离曲,那边厢歌吹沸天才登基。台城的柳树依旧如初。到底是人无情?还是树无情?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六个朝代走马灯一样,三百多年更换了六个朝代,台城的柳树照样生机勃勃,它才不管你后面还有多少个朝代呢。
  刘禹锡也写过一首《台城》:
  台城六代竟豪华,
  结绮临春事景奢,
  万户千门成野草,
  只缘一曲后庭花。
  以台城这一六代帝王起居临政的地方为题,寄托了吊古伤今的无限感慨。刘禹锡和韦庄他们来到台城的时候,台城早已变成一片农田,只有皇宫后苑的十里长堤上,柳树还在生长,野草凄凄,它们没心没肺,已经忘掉了原来的主人,依然生长茂盛,烟笼雾锁,显出一派生机。以史为镜,可知兴潜。抚古思今,我们更应该懂得珍惜,懂得自重,避免六朝的悲剧重演。
  六朝博物馆,位于闹市汉府街,是六朝建康城遗址的一部分,总面积1.2万平方米。由世界著名建筑大师贝聿铭之子贝建中设计,全面展示六朝的历史文化。共展出文物1200多件。
  南京是公元三世纪至六世纪六朝的都城,吴黄龙元年(229)孙权迁都于此,南京在历史上第一次被定为国都。开皇九年(589)隨平陈统一中国,经历360年的建康都城,宫阙最后了荡为平地。六朝时代的建康城,宫室壮丽,人烟稠密,商业发达,是一座闻名于世的东方大都会。宋元嘉七年珂罗陀国使臣来到建康,在国书中赞叹到:“城郭庄严,清净无秽,四衢交通,广博平坦,台殿罗列,状若众山,庄严微妙,犹如天宫。”
  梦南京梦,梦六朝。梦回六朝,那是钟阜龙盘,石头虎距,杂树生花,群莺乱飞的“江南佳丽地;”是儒玄佛道,名土风流的六朝烟水气。
  寻梦六朝,那是21世纪初湮没皇宫的盛世重现,是考古展示的豪华辉煌,是文物诉说的风流英杰,是遇见六朝,感触六朝,爱上六朝的六朝博物馆。
  曾经的六朝,今日的六朝博物馆,仿佛璀璨的北斗星,闪耀在古都新城的南京。
  大明城墙
  1366年南京明城墙始建,四重城垣,由宫城、皇城、京城、外郭组成,如今的大明都城,只剩下小小的一个碟楼供人们凭吊。城墙却保留了不少。
  35.267公里的京城城墙是世界最大的砖石构造都城城墙,13座明代城门,沟通城内城外,南京城墙像腾云驾雾的蛟龙,忽隐忽现隐,断断续续,有一种粗犷的风韵。
  当年朱元璋建造城墙,用了二十八个府,一百一十八个县烧制大城砖,每一块砖上都清晰地留有各府县长官监制和承制工匠的姓名,最多达九位。如果出现质量问题,层层追纠,立崭不赦。
  城砖的规模是统一的,长四十至四十五厘米,宽二十厘米,厚十厘米,地处要津处的城砖是特制的,更大更宽更厚。
  时至今日,南京城墙上,砖与砖之间的粘合剂,也没有弄清楚是用什么材料制造的,有人说是用糯米,蛋清,石灰拌在一起的,黏附力极强,比现代的水泥还耐用,它经历了六百多年的沧桑,岿然不动。明城墙黏合剂成份,正史不载,野史难信,以致朱元璋糯米筑城的传说成了口碑,代代相传,迄今仍是未解之谜。城砖来自官府,却反映了普遍的民风,砖上的字或隶、或草、或篆,让人一见不可忘却的是一串串活生生的人名,有的与街头巷尾连在一起,官气十足,譬如提调官,司吏,总甲,甲首,窑匠,造砖人,标刻得详详细细,曾有人给南京城墙作过质量鉴定,那绝对是一流工程。
  七十里城墙一砖一石承载着这座城市的历史记忆,悠悠岁月一点一滴记录着城墙守护下是生活百态。今天的南京城墙,是一部砖石砌成的史书,一座城市记忆的博物馆,也是这个城市的文化增长点。
  蹀躞于这高大的城垣之上,我仿佛置身于历史的硝烟之中,这城墙经历过太平天国的炮火,日本军队的践踏,国内战争的洗礼,以及各个时期的磨砺。我也祈祷人类任何时候也不要把对物质的欲望植入这长城之中去。
  南京城墙承载着过去,守望着未来。作为城墙保护与开放历程的一份总结,也是未来工作的一张蓝图,2020年南京城墙将为中国明清城墙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这将为后人提供了解城墙,亲近城墙拓展了机遇。


南京记忆(三)


  南京记忆
  鼙号声声动未休,
  关心楚尾与吴头,
  匹夫怀抱兴王责,
  敢把功名付水流。
  咏南京的诗歌太多了,似乎每一个名人都有咏颂南京的诗,这是李秀成的一首功名诗。
  秣陵旧是图王地,
  此日鸾旗列队过,
  一代规模成往迹,
  千秋兴废逐流波。
  这是康熙大帝的南京诗,有这么些名人题写南京,后来人写南京就小心翼翼,有所顾忌了。
  南京这地方用不着怀古,多少年来,南京以山川形胜,吸引了无数英雄豪杰角逐争雄。是地方就有典故,就有来头,就能让人感叹一番,然后写出扭扭歪歪的文章来。
  物以稀为贵,许多城市为了保护一处遗迹,保护一个名人故居,保护一处快散架了的房子,能把嗓子喊哑了。在南京常常无所谓,根本不当回事,太多了,毁几样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作为古都南京,所谓家大业大,古迹和文物绝对经得起糟蹋,南京到处都是历史,到处都散发着历史的气息,是一个让人尽情怀旧的地方。
  我骑着自行车,还探访过莫愁湖公园、牛首山、翠楓山、江南织造、梅园新村、王安石故居、刘伯承墓。可以说将南京逛了个遍。女儿康荘、女婿张翌陪伴我们旅游,让我们品尝了鸭血粉丝汤,晋家门山西饭,蟹黄包子,镇江锅盖面,观看中国女排比赛等等。
  我坐在枯藤缠绕的古城墙上,坐在已经上了千年,阅尽人间烟火的六朝松下,坐在碧波荡漾、轻舟出没的玄武湖边,坐在清澄潭的武庙闸前,眼前经常会出现一幅幅历史的图画,不知不觉中自己也成了画中的一个小点缀。
  南京人爱吃鸭子,爱喝鸭血粉丝汤,每一天不知道要吃掉多少只鸭子,南京人脚步匆匆,走路急,说话急,吃饭急,什么时候都赶着快节奏。
  如今的南京街头,法国梧桐占尽了天下,在南京,学名为“悬铃木”的梧桐树遮天蔽日,独占鳌头。法国梧桐改变了南京的品味,在传统的伤感中,它增加了国民的华贵气,这个古老的城市有了向上的梧桐,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是一种断裂。在今天梧桐比柳树更能代表这个城市。城市的绿化很重要,林木的洋化不是坏事,从造福人民的角度看,梧桐代替柳树,是一种历史的进步,法国梧桐彻底颠覆了南京原有的历史形象。
  历史上的南京有很多柳树,在历代诗词中随处可见,柳树貌似无情,却有情,最适合表达伤感,在造型上杨柳枝条下垂,很低调,透露出一种历史的沧桑。而法国梧桐往上扬,仿佛华盖一样铺开,意气风发,很有气派。
  剪一段过去的时光,静静置于经年之上,将那些即将泛黄的岁月,一一拭亮成心头的风景。一首诗念颂到透熟,一盏茶喝到绵长,有些心情不远不近刚刚好。有些故事适合静品淡藏,红尘俗世,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脚步丈量行程,涉尘,归径,很多人回眸已是一笑,很多事,经过便是永恒。
  逛南京,就如同逛一个古董铺子,到处都是时代浊浑的遗迹,你可以摩挲,可以凭吊,可以遐想。想到六朝的兴废,王谢的风流,秦淮的艳迹,隋杨的荒淫,明宫的辉煌,民国的落没。也许这些只是老调子。不过经过自己的一番亲身体验,便感受不同了。
  南京是一个值得留连的地方,虽然我只是来去匆匆,管中窥豹,也想夸耀夸耀,可惜还是知之甚少,现在所写的只是一个旅行人浅浅的记忆罢了。



上一篇:南京记忆(二)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9  醋都网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旗下网站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