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积极开展【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
山水之间

南昌行之艺术篇

时间:2019-10-18 5:23:35   作者:杨晓霖   来源:醋都网   阅读:13   评论:0
内容摘要:    艺术是什么?《现代汉语词典》里讲:“艺术是用形象来反映现实但比现实有典型性的社会意识形态,包括文学、绘画、雕塑、建筑、音乐、舞蹈、戏剧、电影、曲艺等。”这样的解释,初看很明朗,再看似乎又不很明朗,又看,一点都不明朗。不过,明朗不明朗...


南昌行之艺术篇


  
  艺术是什么?《现代汉语词典》里讲:“艺术是用形象来反映现实但比现实有典型性的社会意识形态,包括文学、绘画、雕塑、建筑、音乐、舞蹈、戏剧、电影、曲艺等。”这样的解释,初看很明朗,再看似乎又不很明朗,又看,一点都不明朗。不过,明朗不明朗只存在我心里,并非刻在脸上,别人是断乎发现不了的,于是,我有了去参观一场书画展的勇气。
  2019年1月20日,我们来到八大山人梅湖景区。首先参观真迹馆,馆内陈列着八大山人的画作、书法和篆刻。八大的画作以山石花鸟居多,从画面看,简约、大气、舒朗、淡雅,却又给人耐人寻味的感觉,总觉得有种意韵在里头,这样的画风用专业术语讲叫“大写意”。比如《荷鹭图》,右侧的荷叶或俯或仰,缀以几朵白色的荷花,画家故意将梗拉长,越发显出荷的高洁,但隐约又显出几分萧索与寒凉。还有山石上的鹭鸟,缩头缩颈,显得寂寞又神魂不定。
  再比如《双鹰图》,岩石一侧横斜出枯枝苍干,一鹰踞岩石上俯视,一鹰栖树干上转头仰望,俯仰之间,英武之姿一览无余。尤其是鹰的眼睛,大而圆,眼珠上吊,白眼下翻,给人藐视万物的感觉。
  其实不光鹰眼,在八大的画作中,不论是呆萌的鱼、稚气的鹿,还是蜷足缩颈的鸟,都以白眼示人,其蔑视、仇视、傲视、逼视、怒视之情表露无遗,从中可以看出作者隐藏在画中的孤寂、高傲、愤世嫉俗和玩世不恭。
  八大为何会有这种情感呢?这得说说他的身世了。八大山人原名朱耷(公元1626年——1705年),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朱权的九世孙,祖父辈兼为画家。八大生长在宗室家庭,自幼聪明好学,又受到家庭的艺术熏陶,因此年少时便能吟诗作画。崇祯十七年,八大时年19岁,明亡后削发为僧,后改信道教。八大一生坎坷,曾一度精神失常,痛定思痛后,决定背过身去,与世隔绝,在创作中安放自己孤独的灵魂。用他自己的话说:“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是旧山河。横流乱世杈椰树,留得文林细揣摹。”
  八大60岁时开始用“八大山人”署名题诗作画,他常把四字连缀起来,有时看着像“哭之”,有时看着又像“笑之”,也许悲痛之时便用“哭之”,欢愉之时便用“笑之”,也许他本没有什么欢愉,“哭之”“笑之”不过是寄托他哭笑皆非的痛苦心情罢了。
  八大擅书画,能诗文,还能篆刻,他将平生所学儒家、佛家和道家思想,皆融入书画艺术当中,特别是他的大写意花鸟独步古今,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令后人望尘莫及。他与音乐魔鬼贝多芬、绘画魔鬼毕加索相提并论,被称为东方的艺术魔鬼,所以我们这些凡眼俗胎,也就来略表一下崇敬之情而已,“欣赏”二字是决不敢提的,无非是来凑个热闹罢了。
  转过了真迹馆,来到八大山人纪念馆二层大展厅,这里正在举办由八大山人纪念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画院美术馆、江西中山书画院联合展出的“翰墨传薪齐聚八大四馆馆藏书画精品合作交流展”,展品多数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作品,也有少数古代珍品,我们也不晓得什么流什么派,只知道都是大家的作品,齐白石、张大千、溥儒、黄宾虹、吴昌硕、罗牧、石谿、黄慎、郑板桥等等,哪个不是中国绘画史上响当当的名字?
  不得不说这么大规模的馆际交流展真是书画界的一次视觉盛宴,可是参观者却甚少,从我们进入到离开,中间只有两拨人进来过,很快速地走一圈,小鬼们大呼小叫一通,然后走掉了,所以大部分时间里,只有我和Y先生两个人。对于艺术,我们并不比那两拨人懂得多多少,但我们值得自我推崇的是有足够的耐心,对每一位大师的作品,一件一件看,各位猜猜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了过往的许多经历。比如钱松喦作于1960年的《江上曙光》,曙光中,平静的江面上江帆点点,雄伟的武汉长江大桥飞架南北两岸,天堑变通途,在那里,有过我们自己的故事,也有过与同事发生的喜忧参半的故事。
  再看钱老的另一幅作品——《延安》,巍巍宝塔山,滚滚延河水,那是中国人民心中的神山和圣水,在那里,有过与同事半夜里在小卖铺吃方便面的故事。
  还有邵声朗的《北京风景》系列,天安门广场、北海、景山,那些熟悉的地方,有过许多至今记忆犹新的青春故事。展馆里有凳子,我们转一转,看一看,坐一坐,坐下来就细数那些过往,别有一番滋味。就这样,我们用自己的方式致敬经典。
  午饭后,我们来到彭友善美术馆。彭友善(公元1911年——1997年)为江西人,崇尚中西合璧的现实主义艺术创作手法,作品涵盖国画、油画、版画、瓷画等领域,还精于书法和篆刻。彭老尤擅于画虎,展馆内好些大幅虎图,最著名的是《百虎图》,108只虎画在长达二丈四尺的长卷中,或低卧、或嬉戏、或漫步、或扑腾、或怒吼、或争斗、或觅食、或哺幼,千姿百态,真是一个洋洋大观的虎世界。
  彭老还精通陶艺,创办了江西陶业专科学校,是我国现代陶瓷教育的奠基人,真是个多才多能之人。
  最后我们在临闭馆前快速浏览了下《范金镛工笔画展》。范金镛(公元1853年——1914年),晚清诗人、画家,江西人。展品多为花鸟仕女,淡逸幽雅,清灵古朴,尤其是蝴蝶,气韵生动,形神倶得,相传颇受慈禧太后赏识。
  展览就参观到这儿了,其实我们在彭友善美术馆之前更匆忙地参观过季将军红石博物馆,我知道的还有一个程允贤雕塑艺术馆,离得远,没来得及过去。还是那句话,虽然于艺术我们都是门外汉,但是我们愿意用耐心向祖国的传统艺术致敬。
  八大山人梅湖景区位于南昌市青云谱区,是个占地3000余亩的大园子,早上从酒店出发乘上公交,当公交驶离日渐熟悉了的市区中心地带的时候,我微微有点担心,尤其是下了公交走上一段不太整洁的马路时,我的担心加剧了,生怕走了老远的路,结果去了个性价比不高的景点,然而当我走近梅湖景区,看到曲水环绕、绿树成荫、不同风格的建筑掩映其中之时,我的担心一下子烟消云散了,随之而来的是一整天的爽心悦目。
  就拿八大山人纪念馆所在的青云谱古建筑群来说,是一座依据道家规范建设、具有江西民居特色的三进院落,整体中心对称,中轴线上有三大殿,三大殿周围各有厢房围绕,形成三进院落。院内花木茂盛,繁荫广被,一株500年的罗汉松尤显苍翠,在它的掩映下,纪念馆更显幽僻了。中轴线东、西又各有偏院,据说八大山人就住在东面的黍居小院。
  古建筑群东面为园林,因形造景的亭台、水榭、假山、小桥,错落有致,相得益彰。樟树、苦楮、桂林、竹林,青翠欲滴,树影婆娑,其中不乏300年以上的古木。最叫人欢喜的是那些不畏严寒欣然开放的花儿,红的,粉的,黄的,像熊熊燃烧的烈火,也像作别西天的晚霞,把个园子妆扮得如同春天来了似的,我们就在这如火似霞的美景中陶醉了……



上一篇:鄱阳湖畔石钟山
下一篇:秋风碗子城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9  醋都网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旗下网站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