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积极开展【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
山水之间

百里峡三章

时间:2019-11-14 20:40:51   作者:路军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这里有峥峥的山崖,这里有清纯的绿色,这里有欢快的溪水。走进百里峡,和这绿色山谷里的草木生灵亲密接触,走出来时,你会发现外面的世界变得更加宽广了。  峡谷深深曲径长  早就想去有“天下第一峡”之...



百里峡三章


  
  这里有峥峥的山崖,这里有清纯的绿色,这里有欢快的溪水。走进百里峡,和这绿色山谷里的草木生灵亲密接触,走出来时,你会发现外面的世界变得更加宽广了。
  峡谷深深曲径长
  早就想去有“天下第一峡”之称的野三坡百里峡看看,今夏终于成行。
  百里峡有目前国内发现的规模最大、景观最为奇特的嶂谷地貌。
  我来到的是三段峡谷中的海棠峪。见山崖峭拔,山路狭仄,湿风润面,凉爽宜人。百里峡的幽深在一场自由舒畅的雨后令人敬畏。峡谷两侧的群山拔地而起,势如刀割,两峰之间整饬出只容行人通行的石路。有熟悉本地情况的游人讲,当年《三国演义》“诸葛亮智算华容、关云长义释曹操”一节,就是在百里峡拍摄的。抬头仰望群峰簇拥而来的山峡,如行走于深渊一样,真正体味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惊险!
  这里的山体为花岗岩构造,在千万年风雨剥蚀中,岩石表面凹凸不平,蜂窝状的肌理上斑驳陆离,跌宕起伏的岁月痕迹都藏在里面。有些石壁粗糙得好像随时开裂的枯树皮,不过,细细凝视,才发现大自然真是鬼斧神工——岩石之间,严丝合缝,紧紧相系,冷冷地闪着黝黑的光泽。
  群峰的各种模样颇能活跃游客的艺术想象,常常走了没几步,视线已经被身前不远处或者更远处的山峰给阻滞了脚步,盯着,想着,不时将自己的发现描述给同行者:你看,那座山多么像一尊垂耳肃立、沉默安详的大佛啊!孰料,这样的描述在有的游客眼里太过于简单,他用手一指,说:“你再看看,应该是回首观音啊!”看来,自然造化了百里峡的奇峰怪石,催活了山峰的精气神,人们更用想象力赋予一座座山诗意的光环。
  转弯抹角,峡谷最狭窄处犹如一线天街,山峰逼仄而来,人行其中,陡然生出几分震撼之感。走了一会儿,又豁然开朗,暖阳劈开云雾,照在崖壁之上,上下阴阳相割,谷底雾气升腾,恍若仙境。
  峡谷里并非坦途,行至十悬峡,就见石阶林立,依山而凿,蜿蜒曲折于山峰一侧;犹如扶摇而上的天梯,隐没在云雾缭绕的山腰,不知通向何处。转过第三个变向台阶,右侧现一石洞,不知是人工开凿还是浑然天成,好像深邃的黑眼睛,吞噬苍穹。
  穿过几十米,又现顺势而下的石阶。下至谷底,幽凉环绕,激流冲荡。群峰有的相向,似有所言;有的亲昵凝眸,一线衔天;有的亭亭玉立,如笋若玉,黑漆漆的光泽内藏着万年密码。
  清纯的绿
  一场透雨后,百里峡的草木犹如娉婷婀娜的女子,鲜亮清纯。
  在石壁林立的促狭天地间,株株海棠刚刚沐浴后,枚枚卵形的叶子一尘不染,汇聚成片,绿色盈目。
  这里的海棠树很多都努力向上,追寻着阳光,在峡谷略微宽阔处的陡坡簇生成群。金色阳光顺着山谷间奔涌流泻,闪亮成河。谷底生风,树叶子低眉颔首,如绿翅膀的蝴蝶轻盈起舞。一会儿,漂浮的云袖遮掩了刚才阳光劈开的缝隙,海棠的绿色忽而好像凝固了,暗弱了,在黑灰色岩石的映衬里愈发深沉,整株海棠仿佛陷入了沉思默想。
  峡谷狭窄处,海棠竟从石壁缝隙钻出来,依然蓬勃伸展,寻找阳光洒落的空间。哪怕是一条枝干,即使弯曲如虬龙,折了几道弯,也伸长手臂,迎着阳光自由舒展。生命如此顽强。一株树,就像一首歌。
  雨季里,虽见不到海棠鲜花盛开,却没有遗憾,这一丛丛的海棠绿早已经醉了我的心。
  一会儿,雨雾漫卷山坳,湿漉漉的云雾在上空飘着,犹如仙女成群结队穿行在幽深蓊郁的密林里,翡翠一样的绿色编织成了绿毯。
  行了一会儿,就见右侧陡峭的山崖上紧紧贴着数以万计的大如鹅卵的绿叶,在崖壁间铺展着,一直漫过崖顶。这是善于攀缘的藤萝。一棵棵藤萝手拉着手,亲密无间,一起向着太阳奔跑。
  在一处山谷中,我见到了一种有别于其他绿树的灌木,厚密的枝干簇拥成团,淡褐色的衣衫。看了看标牌,上面写着接骨木。幼时得知这个名字而无缘相识,竟然隔了多年在幽深的百里峡谷中与它相遇了。这绿色山谷里还有多少种我不认识的草木生灵呢?峡谷用绿色装扮自己的纯美,并充实自己的精神,她们是百里峡的生命之魂。


百里峡三章


  溪流之歌
  峡谷长,不见底,溪水比峡谷还要长。孕育生命万物的峡谷,也孕育出了个性不同的溪水。
  这儿的溪水率真活泼、畅快奔放。一场雨淋湿了山岩,绿树丛草挽着手,迎接淅淅沥沥的雨,它们吮吸够了,贮藏满了,富余的雨水就畅快地沿着山体崖壁直冲而下。坚硬的花岗岩一点也不吝啬,它喜欢倾听溪水从它的眼睛边儿、眉毛上、胳膊肘等处流下来,汇聚成溪,自由歌唱。
  它时而舒缓,如绵长的白练飘舞;时而轻快,若春风拂柳,摇曳动心;时而急遽,如山野惊飞的小鹿。
  雨停了,溪水如顽皮的孩子愈发欢快,山谷间泠泠声不绝于耳。走在峡谷溪水旁,两边的岩壁好像刚从水里浸过,湿漉漉的,黑黝黝的肌肤闪着点点光,水墨一样。如果,神仙手里握有一只硕大的狼毫笔,他可以在天地间画出一幅多姿多彩的山涧戏水图。
  远道而来的云朵遮蔽了天空,一些大雨点从峡谷间落在我的头上。不知道从何处传来细细密密的声音,那是雨水从岩壁滑过的声音,它们不停地呼喊着,给自己加油,越过山石的阻碍,与山溪汇合。
  地势越来越陡峭,溪水无路可择,就索性沿着石阶顺流而下,清脆的喉咙,洒下满地的音符,贝壳一样的水花四处跳跃。
  一条羊肠子一样的小溪从岩壁间滑落,细碎的水花四散飘落,谷底生出一个大水潭,平时,它一定清澈见底,游鱼戏水,水草丰盈,只是今天,它隐匿了身影,显得有些怅惘。
  谷底的溪水汇合了好多的小溪水,没有平时清亮,溪水里夹裹了许多的沙土,看不清它在想什么?不过,用不了多久,溪水会就清澈空明起来。
  就是这样,一点点的雨水组成了溪水的臂膀,它穿越狭长幽深的海棠峡、十悬峡,奔向外面更加宽广的世界。



上一篇:探访雾灵山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9  醋都网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旗下网站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