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感沙龙

舅 舅

时间:2017-8-27 20:04:47   作者:蔚蓝梦儿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舅舅比我大七岁,上小学。我还没睡醒的时候,他就去上早课。回来吃早饭也是匆匆忙忙,然后,背着书包,戴上红领巾,抱着小板凳就又去上学了。  我每天都羡慕地看着他戴红领巾的样子,真好看!  下午放学后,舅舅喂鸽子,他的鸽子在屋檐下,养了好多只,每天咕咕叫。每个窝里一对鸽子,都生...

 

 

舅_舅

 

  
  舅舅比我大七岁,上小学。我还没睡醒的时候,他就去上早课。回来吃早饭也是匆匆忙忙,然后,背着书包,戴上红领巾,抱着小板凳就又去上学了。
  我每天都羡慕地看着他戴红领巾的样子,真好看!
  下午放学后,舅舅喂鸽子,他的鸽子在屋檐下,养了好多只,每天咕咕叫。每个窝里一对鸽子,都生了许多小鸽子蛋,比鹌鹑蛋还小。有时候趁舅舅不在家,姥姥就给我偷偷煮鸽子蛋吃。舅舅知道了,就挥着拳头,要打我的样子,但一次也没打过我。
  我在炕上,趴在窗户上一直看,有时候开窗户和他说话,他就刮我鼻子。他喂完鸽子,就要出去玩,我就非要跟着,在炕上喊:“舅舅,等等我!”舅舅一听我喊,跑得比兔子还快(他属兔子的)。我就一边在炕边穿鞋一边哭,可没眼泪。正在做衣服的姥姥,就赶紧跑出去,拎着舅舅的耳朵回来,命令舅舅给我穿鞋,然后他拉着我的手出去玩。我的眼泪还在眼睛里,就咯咯笑了。
  他嫌我烦,对我说话总是粗声粗气。可我不在乎。
  舅舅的朋友都是男孩子,爬树上房捅马蜂窝,我就跟在后面,有一次在房顶偷摘别人家树上的枣,我差点从房上掉下去,舅舅一把抓住我的领子,还说再也不带我了。
  后来跟着舅舅赶集(他还是带着我),去卖鸽子,舅舅总是舍不得,可是家里的鸽子太多了,养不下。每次在集上卖了鸽子,他都会心情不好,好几天郁郁寡欢,不出去玩,有一次还偷偷在墙根那抹眼泪。
  夏天,舅舅在集上卖了一对鸽子,隔了几天,鸽子飞回来了。舅舅正在炕上趴着,没精神呢,一下就跳起来了。那两只鸽子停在墙头,咕咕叫个不停。舅舅用手摸着鸽子的灰色羽毛,脸贴在上面,叫着它们的名字。可第二天,舅舅还是跑了很远的路,把鸽子还了人家。
  再后来,舅舅就不让鸽子孵蛋了,鸽子一生下蛋,就让姥姥煮了给我吃。
  我7岁那年的开春,舅舅给我报了名上学。
  开学那天,姥姥和舅舅一起送我,我拿着小凳子到了学校。说是学校,只有三间房子,里面黑黑的,没有窗户。我坐在凳子上等老师来,旁边有二年级的孩子也在等老师。
  老师来了,说,一年级的新生到大队门口那边玩游戏吧。我们围了圈,玩丢手绢。我一不小心,就被逮住了。
  我正要唱歌的时候,爸爸从天而降。
  他穿过围观的人群,走到圈里,牵着我的手,然后蹲下来抱着我,往家里走。我问,爸爸去哪啊?爸爸说,我们到城里上学去。
  就这样,爸爸把我带到了城里,可是城里的小朋友已经开学很久了。爸爸说,那9月再上学吧。
  于是我呆在家里看妹妹,爸爸妈妈上班。
  可我总是想舅舅。舅舅还托人给我带来他小时候的红领巾,他知道我一直喜欢。
  后来我就上学了,那些年在长北,很少回老家。舅舅也没来过长北。
  我考上师范的时候,舅舅已经在北京当兵了。我刚入学,很闷。就给舅舅写信,他在北京通县。
  他的字很工整,一笔一划,写他在部队里的见闻,和他的感受。他是空军,别人羡慕的兵种,可是后来学机械原理总是弄不懂,他在信里总是后悔自己没好好念书,当不成机械修理师,只能当个勤务兵了。他告诉我一定要好好学习。
  再后来,他说想留在部队当志愿兵,部队也很想留下他。可姥姥就这一个儿子,想让他回去。舅舅最后回了家乡。
  舅舅结婚的时候,我回去了。妗子是个俊俏的姑娘。我在舅舅炕上的柜子里,看到了舅舅和战友的通信,这些信里都写着一些有理想的话,和回到农村的不甘心,我知道舅舅他一直是个有理想的人。
  他后来做了很多事情,好像都不顺利。种过棉花,开过小卖部,育过金针菇,跑过车,打过工,我知道他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可运气总是不好,每次都赔。
  去年回老家,听姥姥说,亲戚们都躲着,怕舅舅借钱。我看到才40多的舅舅,背都有点驼了。脸黑瘦黑瘦,伸出手,粗糙得很。穿着廉价的衣服,天冷了,缩着脖子。
  那是每天牵着我的手出去玩的舅舅吗?曾经又高又帅的有梦想的舅舅,是什么让他这样贫穷和颓废呢?这个叫命运的东西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呢!

 

 


上一篇:浓浓师生情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