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感沙龙

愁忆故人欲断魂 清明时节又思君

时间:2021-4-1 20:48:06   作者:啜希忱   来源:清徐融媒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清明节前,我思念仙逝不久的张卯春先生,并以此文怀忆我与卯春君的文学情缘。  九十年代初,我在《清徐报》文艺副刊的一角,看到署名张卯春的一首《貂蝉》小诗,写的新颖别致,意境独特,韵味蕴长,确是一首好诗。我在清徐文坛认识不少诗友,张卯春是何...


愁忆故人欲断魂_清明时节又思君


  清明节前,我思念仙逝不久的张卯春先生,并以此文怀忆我与卯春君的文学情缘。
  九十年代初,我在《清徐报》文艺副刊的一角,看到署名张卯春的一首《貂蝉》小诗,写的新颖别致,意境独特,韵味蕴长,确是一首好诗。我在清徐文坛认识不少诗友,张卯春是何许人也?却不得而知。也许是卯春君的好诗打动了我的心扉,一种仰慕之心、爱才之心油然而生,很想当面求教,结识这位素昧平生的诗坛新秀。几经打听,才知道他是一位从部队回来的在清徐县武装部工作的政工干部。
  中秋时节,我骑车去武装部拜访卯春君,不巧他有事不在,也是我俩缘分未到。又过了几天,我又专程去访,值班人员说他正在开会,会议很快就完。我等了一会儿,我们在卯春君的办公室终于相见。我主动自我介绍后,他对我这个不速之客的来访感到很意外,一时竟不知从何谈起。
  卯春君中等身材,国字方脸,浓眉大眼,器宇轩昂,一身军人气概。我先说明来意,又谈到诗词,文学,彼此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许多,话匣子一下子拉开了,气氛也活跃了。不觉的已到下班时间。我们虽是初次见面,却因共同的兴趣爱好,话犹未尽,有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之感。
  中秋节将至,我又一次去武装部找他,邀请他参加即将举行的“中秋葡萄诗会”,他见我真诚相邀,遂欣然答应。之后,清徐东湖诗社每次举办诗会或县文联举行文友采风活动,都有一位身着军装的身影,从此,我和他结下了不解的文学情缘。
  其实,卯春君对诗词艺术不算擅长,他对散文、小说、随笔的创作却是他所长,创意新颖,笔锋独特,特别对文史研究颇多兴趣。他对文学艺术的创作有思想,有原则,一丝不苟。我很欣赏他的文风,喜欢他的作品,常在一起交流创作心得体会。我写的诗文作品,常先请他过目,提出修改意见。他写得作品,我往往是他的第一个读者。
  卯春君笔耕不止,勤奋创作,硕果累累。他从武装部转业到县法院工作后,认真学习法律法规,精心编写完成了《清徐县法院志》后,又于2001年创作完成了《法律在你身边——案例与评析》一书。在省市政法系统影响极大,成为基层普法教材。
  2005年,他又创作完成了普法著作《法苑漫笔》,这是“一个基层法官眼中的法世界”,这本书从公开公正公平的立场出发,结合从事法律工作的实践,站在维护法律尊严的高度,撩起法律神秘的面纱,为百姓着想,为百姓说话,为百姓伸张正义。其中《哪九种人不宜打官司》一文,讲真话,接地气,说到百姓心里,深受读者喜欢,成为普法知识的经典。
  卯春君是政协委员,县政协文史委员,热爱文史工作。2010年,清徐县政协编篡《清徐历史文化丛书》,他和王保玉先生合编了《清徐历史人物》。2011年,他独自一人又创作完成了《清徐史话》。这部《史话》共三十六个章节,洋洋洒洒有二十万言,展现了二千余年的清徐历史。被人誉为《清徐通史》。这需要费多少时间、多少精力、多少心血啊。为了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真实性,他赴省城,上北京,跑遍河西和河东,采访了无数知情人,查阅了无数史籍资料,填补了清徐的文人历史,宣传了清徐历史文化,为清徐的文化发展做出了别人不可能完成的突出贡献。
  卯春君是土生土长的清徐新营村人,是家乡的这块沃土养育了他。他用多年的心血,创作完成了反映家乡风土人情和发展变化的长篇记实小说《新营旧忆》,寄托了他热爱家乡,热爱家乡父老乡亲的思想感情,完成了他多年的心愿。
  卯春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坦克一师炮兵团的参谋、政工干部,是一名出色的好兵。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达了他热爱祖国、保卫祖国、热爱人民的一颗火热的心。他离开部队后,仍然心系部队,深爱着他的战友。近年来,他又创作完成了反映他在部队战斗和生活的长篇记实小说《炮兵团记忆》,了却自己人生中难忘的军旅情缘。得到了部队首长的表扬,战友们的喜爱和读者们的好评。
  近几年来,卯春君和他夫人身体都欠佳,每年冬季都去海南居住休养。即使我俩远隔千里,也常互通微信,互相交流文学创作心得体会。人老了,精力大不如前,惰性多了,作品少了。是卯春君经常给我加油打气和鼓励,才激发我继续文学创作,耕耘不辍,不断结出新的果实。
  去年11月,我因一时不慎骑车摔倒骨折受伤,在家休养。他得知后,带病骑车六七里来我家看我,我见他身体瘦弱,精神状态不好,心里很是感动和不安。我们谈起文学创作,各抒己见,交流心得,相互鼓励,不觉已是中午,我留他共吃午饭,他婉言推谢,原因是放心不下家中有病的妻子。我们依依惜别,谁能想到,这次分别,竟成我俩今生今世的永别,岂不令人痛心疾首,肝肠痛断!
  从此我失去一位知音、挚友,您成为我心中永远的怀念,又到清明断魂时,白花一朵寄相思。祈求梦里与君见,再叙衷情论诗词。
  卯春君,您一路走好!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举报电话:5722696 网上举报邮箱:qxrbs@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14120200008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2696  


晋ICP备2020013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