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感沙龙

院中五君子

时间:2021-9-5 17:49:55   作者:张燕青   来源:清徐融媒   阅读:14   评论:0
内容摘要:  苦瓜有多种别名,我独记住“君子菜”。莲因“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为花中君子;燕因“张眼可望却触手不及,寄身檐下却永无相扰”为鸟中君子;苦瓜虽苦,绝不传外物,这种品质让我视为菜中君子,又“爱屋及乌”,把苦瓜整个植株视为君子。  谁不...


院中五君子


  苦瓜有多种别名,我独记住“君子菜”。莲因“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为花中君子;燕因“张眼可望却触手不及,寄身檐下却永无相扰”为鸟中君子;苦瓜虽苦,绝不传外物,这种品质让我视为菜中君子,又“爱屋及乌”,把苦瓜整个植株视为君子。
  谁不愿与君子伴乎?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或研学或修行,都是美事。我当然也是如此。春日,我在屋门外老枣树前开出块菜地,办公桌儿大,挑了两道深沟,倒满稠粪汤,洇干摊平后,隔几日,到表妹家挑了些肥肥壮壮的苦瓜苗,沟间栽了五棵,五君子就在我家院中安家了。
  我晨起拔草,夜睡前给它们喷水,每个夜晚都像春雨沙沙。天气若太热,就给它们撑把大伞。它们一点儿一点儿努力地长着,回报给我养眼的新绿。我感受着它们努力的样子,心中一片欢欣。每晚喷完水,我会伴随着它们心满意足的样子而安然好梦。它们日渐长高,我竖了五根一人高的竹竿,竿顶横绑了竹竿,在枣树枝杈和横竿上,排开横搭了五根竹竿。
  如今,五君子已到壮年,爬满架竿。正中的老大爬上了枣枝。二弟、三弟两边紧随其后,把枣枝缠得牢牢的。对着院门的四弟也探着枣枝了,只有老五被绳捆坏了。我坐在家中,隔纱帘望去,明明暗暗、深深浅浅的绿,有十字绣的味道。这满架的绿叶,一片有一片的姿态;倘把这绿叶都想成生命,那将是多少母亲所生的孩儿,千万般眉眼,千万种爱煞人的模样。不仅如此,它们表情丰富,如果在烈日下,它们定是眯着眼睛,一副厌倦的神态。
  小院朴素,即使枣花满树,也不见蜂蝶。这满满的绿叶长在长长短短的茎上,茎上开着黄花,坠着纺锤样的果,一个果包含着一个成长的故事,让你浮想联翩。君子们日夜疯长,夜长半尺是常有的事。所以数日后的早晨,我又多了一项工作,扶垂下来的茎长到最近的架上。我拽下一根卷须,轻轻拉展,绕到架竿上,再拽下一根,再拉再绕,等两三根绕好,这根茎也就上去了。我之前也是走过弯路的,老五长到半米时,总是爬不了竿。于是,我把老五的主茎捆绑在架竿上,结果数日后,发现绳子上面的部分萎了,这才知道捆坏了,真是,君子生长,可导而不可缚呀。
  苦瓜花开得稀稀拉拉,没有白菜花塔般的花柱,整齐布阵有气势,顶多是绿叶的点缀;却从不虚开,有花必果,其中暗含的承诺如君子之约。我瓶中水培过白菜花,盛过之后,不落种子。苦瓜花也没有向日葵花盘的芬芳俏脸,香但不浓艳,不招蜂引蝶,低调亦如君子。它纤细的花茎风中摇曳,让人觉得心疼,但是纤纤花茎下,总坠着沉沉的果,这种担当更如君子。
  苦瓜不熟时绿得均匀通透,仿佛从这边能望到那边,实际上是有白瓤淡黄的嫩籽在里面,籽儿指甲可掐断。遍体的小凸起不但不会使我想到青春痘,反倒让我觉得造物主的工匠精神之妙,甚至赞叹基因被这小小的植株解读得大彻大悟,表达得传神入微。当瓜长到手掌长,会略粗于黄瓜,浑身翠绿,此时食用最好。当然也有特殊情况,温室或发育不好的除外。若成熟了,瓜金黄金黄,蜡染一般,不由得让你想起“黄金甲”。若切开,里面是鲜红的瓤包着黄金样的籽儿。苦瓜味苦,苦得纯粹,苦得有了清热下火的功能。但这苦绝不染外物,苦瓜炒鸡蛋,蛋决不苦,苦瓜炒青椒,青椒亦不苦,君子自律的高洁品性可见一斑。
  院子里有这五君子陪伴我,提醒我时时修行,以期君子,真是幸事。



上一篇:龙哥印象
下一篇:感谢《解放日报》
情感沙龙
    该栏目下无二级栏目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举报电话:5722696 网上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14120200008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2696  


晋ICP备2020013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