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醋都人物

《鸡家山》戏剧与狄仁杰其人

时间:2005-9-9 9:15:31   作者:清徐报社   来源:清徐新闻网   浏览:751   评论:0
内容摘要:

《鸡家山》戏剧与狄仁杰其人
关光远

     《鸡家山》戏剧是一本传统剧目。但近年来演唱此剧的剧团不多,山西省贯中晋剧团演唱此剧,深受民众赞扬。剧情内容是这样的:武则天以太后的身份,以种种理由,将其两个儿子(唐中宗李显、睿宗李旦)的帝位废掉后,她自己登基当了皇帝,改建周朝,史称“武周”。她当皇帝的那年,已经67岁高龄,(是封建王朝当皇帝时年岁最大者)。当政数年后,(在位15年)为安排后事,想把其建立的武周江山延续下传,有立娘家武氏侄子为皇储之意。流露后,招到大臣们的反对,立储不成,仍不死心,又谋出一计,提出由侄儿武三思代行三年国政的诏意,要取得大臣们的同情。重臣狄仁杰、老臣程咬金对女皇不立儿子、欲立武姓侄子为太子早持异意,对武三思的胡作非为,恨之入骨,坚决反对,连连奏本。狄仁杰(戏中称贵人),以江山为重,据理劝谏。程咬金年老功高是开国元勋,见狄贵人动本无效,非常激动,跪拜女皇,则天见咬金要动本,以尊重元老的口气说:“程老年迈功高,身体为重,国事不需多费心了”!女皇的安慰,咬金激情稍安;但见武三思在殿有贪权之野心,气冲心头,怀抱老王(太宗李世民)所赐的权力至上的板斧(有先斩后奏等权)有意怒视武三思后对君跪拜,陈述大唐江山来之不易,以亲身的经历说:老王(指世民)带领众将南征北战,东打西杀,击败群雄,平服各个反叛势力,安抚邻邦,创建大唐江山;招贤纳士,虚心纳谏,励精图治,开创“贞观”盛世,……高宗与主继承发展,这样繁荣康泰的江山,怎能随意转让给一个“小”人(指武三思)呢?尽管咬金心情激动的奏谏,女皇仍不收成命,严词奉劝其下殿。君主拒谏,咬金持强硬谏,皇帝以威严,强压咬金,殿堂气氛紧张,忠智善谋的狄仁杰为缓解矛盾,深谋远虑提出一条妙计说:“臣闻薛刚在‘鸡家山’集兵造反,议由武三思统兵平乱,待得胜回朝,再议代政之事。”此奏,得到女皇的采纳,当即传旨:“令武三思统兵出征平乱。”此举,是狄仁杰的高妙计策,武三思是无能之辈,不是薛刚的对手,在殿堂对君奏称“待三思得胜回朝”是一句高妙好听、好“下台级”的话。断定有两种结果:一是三思被薛刚杀死;二是败逃回朝。即便是第二种结果,女皇哪能再让其代政?
      薛刚为何造反呢,实质不是。他是唐朝名将平辽王薛仁贵之孙,薛丁山(小说与戏剧中的名字)之子,辈辈忠良,为何作乱呢?是因武则天主政,听信谗言,残杀了薛家满门,对其废子自立篡唐改周当皇帝不满。酒醉,在京城“闹花灯”闯祸逃出后,暗保了被废皇帝(高宗李治与武则天之子,贬后称卢陵王)原唐中宗李显。暗怀保少主复唐之意,名为造反,实受李显的指使,是母子互争皇权的演示。“鸡家山”军兵探知武三思率兵来攻,薛刚率兵反击,没战几个回合,三思根本不是薛刚的对手,几乎丧命,乘机脱逃。本来三思惨败,却伪造军情,以得胜的假情回朝报君,皇帝蒙在宫中,不知实情。不料程、狄二臣军探得实情。当狄贵人事毕回朝途中,遇一件怪事,即遇驾挡道,以为是圣驾出宫,急忙跪拜接驾,不料却是女皇内宠,所谓的西宫张昌宗,窃用銮驾出宫,胡作非为。狄仁杰对其惑君乱朝,早怀愤恨,今遇他越规胡为,令武士打了“銮驾”。昌宗带气禀报了女皇。则天深知昌宗越规妄为,但还得显示君威,以压服仁杰讨欢昌宗,传令武士设油锅炸死仁杰。刚直的狄仁杰,临危不惧,讨得君王话毕受刑的允匿,冒死力谏,痛斥奸邪,出于忠心,谏词激昂。说罢脱衣,欲跳油锅。不料,大度有识,治政有方,尊爱贤才的则天皇帝竟然改容宣旨,免仁杰无罪,以狄爱卿平身等语安慰退朝,戏剧终结收场。
      狄仁杰(607—700)字怀英,并州太原人。初任汴州参军,并州法曹。后上调升任掌据刑狱的大理丞。公正果断,效率极高。一年时间,处理一万八千人的案子,公平合法,无伸冤者。因有胆有识,据理公判,提升为侍御史,不畏显贵权势,举劾非法,为国治政做出贡献,受到唐高宗的赞赏。武则天当政初,狄仁杰出任豫州刺史、夏州刺史等职,整治邪恶,爱民如子,政绩称颂。后被调任回朝授为内史。期间,据理劝说女皇放弃立她的侄子武承嗣或武三思为太子的想法,立儿子庐陵王为太子,为唐朝的继统下传奠定了基础。为相后,先后荐举姚崇、张柬之等贤才为相,后为唐朝的复继发展建立了显功。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