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醋都人物

山西剪纸艺术史上的里程碑

时间:2005-11-4 9:14:05   作者:清徐报社   来源:清徐新闻网   浏览:794   评论:0
内容摘要:

山西剪纸艺术史上的里程碑
——浅谈郭梅花剪纸艺术

杨宗新

      郭梅花女士是山西省孝义县人,现年四十岁。二OO五年四月,以她极其深厚的剪纸艺术功底,非凡的剪纸艺术创作才能,叹为观止的剪纸艺术创作成就,被山西剪纸界同仁推荐、选举为山西省民间剪纸艺术家协会会长。正如中国剪纸研究会秘书长陈竞教授所讲:“她以丰富的心智、想像和象征思维,随意运用拟人、夸张、简化、添加、借代、类比、拼连、套嵌、装饰等造型方法,创作出超时空、比例、透视等限制的意念中的生肖运动艺术形象,这种貌似不伦不类的艺术形象,是观念的而不是现实的,是心象的而不是物象的,是内视的而不是外视的,是感性的而不是呆板的……”由此可见,郭梅花剪纸艺术已经达到能够走进国际艺术殿堂的水平。必将会载入中华民族的艺术史册,可谓是山西剪纸艺术发展道路上的里程碑。因此,加深对郭梅花剪纸艺术内涵的剖析和认识,对提高我省剪纸艺术的总体创作水平来讲,是非常有益的。下面,我以抛砖引玉的心理愿望,对郭梅花女士的剪纸艺术谈一些浅薄的看法:
      一、目光敏锐,超出常人的编排能力
      郭梅花具备为剪纸创作选素材、打基调、定主题的超人发现能力、捕捉能力与编排能力。从她近几年所创作《黄土风情》、《一把酸枣》、《春之花系列》、《黄河儿女庆奥运》、《体育生肖集》等作品的综合分析中可以明显地看出以下三点:一是作品素材来自民间,具有强烈的民族性;二是作品内容主要表现国家兴旺、人民幸福,具有强烈的爱国精神;三是作品编排主题鲜明,内容健康,连环成套,核心意图表述透彻,充分体现了民间剪纸艺术为宏扬民族精神服务,为社会发展服务,为改善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服务的创作精神。所有这些好素材、好内容、好主题的发现、收集、整理、编排是她对社会发展与人民生活不断调查、 不断研究并有机地揉入剪纸创作的结果。说明郭梅花女士是一位既精通剪纸艺术又懂创作科学的全才。
  二、粗犷豪放,雄强姿肆的造型风格
  将赋予人的灵性与姿态的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十二种生肖动物意气奋发地投入到足球、自行车、篮球、举重、排球、跳绳、滑冰、体操、羽毛球、花样游泳、吊环、乒乓球等十二种体育活动项目中,形成一百四十四式体育运动表现画面,其规模之庞大,声势之壮观,在我省剪纸创作中实属罕见。
  “生肖”造型浑厚拙朴、宽博恢宏,经仔细盘查,像如此古气磅礴、天趣横生的剪纸作品,在郭梅花之前仿佛是从未出现过的,也就是说,她用自己的创作实践,将民族剪纸的基调从此抬高了一截。品味这些神韵浑然、老辣大度的“生肖”造型,宛如中国古代书法界“王、欧、颜、柳、赵”的书法造型、造诣一样,已经在苍茫人世创成一种自成体系的艺术“楷模”,而这种艺术“楷模”则通常被人称之谓“体”,郭梅花的剪纸艺术虽然不可能称之谓“体”,但她自成模式的造型风格,无疑会标炳于中华民族的艺术长河,并被后人模仿与学习。
  观其粗犷豪放、雄强姿肆的“生肖”样式,绝不会相信出自于一个“风扶杨柳”似的女子之手。然而,郭梅花却偏偏不循“婉约”归“豪放”,不爱娇艳专老辣,兴许这正是她的可贵之处与特色所在。
  特色便是个性。无意中,她这个性,却不知不觉地将自己的剪纸艺术风格纳入到毕加索、马蒂斯、爱德华·蒙克、保罗·克利这些国际艺术大师的艺术风格中去了。
  郭梅花在一面将自己的剪纸艺术风格向那些国际艺术大师靠近的同时,其另一面,则拉大了剪纸同其它平面艺术的距离。在她自己的作品中总是尽可能避开“交点透视”、“工笔写实”、“素描画理”等造型理念及造型手段,总是尽可能同其它平面艺术类别产生不同效应。作为一门艺术,假如不坚持自己的艺术特点、艺术特色与特别之处,就不可能立足于民族和世界艺术之林。
  目前,一些新的剪纸爱好者只因过分强调绘画理念,所以在他们的作品中,民间剪纸固有的特点、特色和特别之处显见单薄,而同其它平面艺术显见接近,有的则是将“工笔写实”画裁剪出来当剪纸……。郭梅花一套接一套剪纸作品,无疑是为新时期的民间剪纸创作树立了范本,而这个范本最耀眼的闪光点,便是其独到的艺术特色与艺术语言。

      三、单纯简洁,天趣横生的变形艺术
  郭梅花的剪纸变形艺术大致朝以下三个方面倾斜:一是为突出主题服务;二是强调剪纸艺术特点;三是照顾自己的艺术风格。
  例如“生肖”中的蛇本是赤条条、光溜溜一种爬行类动物,本来没有四肢。只因蛇要为“体育”这个主题服务,便需要长出四肢并站立起来运动。将爬行的物种变为站立的物种,将没有四肢的物种变为有四肢的物种,便一定得动大手术变大形,而郭梅花则是为这些“小精灵”动大手术变大形的“魔术大师”。
  又例如其它平面造型艺术,如皮影、木刻,以及其它各种意象绘画都根据各自的艺术需要而变形。变形之后,其艺术效果则各自不同。这是由于不论何种艺术,都存在与众不同的审美角度及造型理念。而郭梅花在处理“生肖”变形时,则严格建立在“构图单纯、造型概括、线条洗炼及黑白分明”这些剪纸艺术基本要求的理论基础上。因此,当《体育生肖集》发表后,读者便异口同声说:“这才叫正统的剪纸艺术”。
  再例如,郭梅花总是把“豪放简洁、浑厚古朴”作为自己剪纸艺术的个性特点。在处理物体变形时,她又总是在突出剪纸共性理论要求的基础上注意突出自己的艺术个性。因此,她近期发表的剪纸作品不论出现在任何地方,凡了解者,都可一眼以辩认。“有地方色彩的,倒容易成为世界的,即为别国所注意”。“作品越有个性,则越能久存于人世”。
  先前,我曾对东南亚偶人艺术、玛雅绘画艺术、古罗马壁画图案以及爱斯基摩族图案苍劲有力的平面装饰效果中倾注着的人类智慧,抱以翘首仰慕之情,并寻常抱怨自己民族的剪纸力度不够。但是,当细心拜读过郭梅花的《体育生肖集》之后,便觉得外民族的那些古老艺术亦不过如此了。对比之下,那一百四十四幅“生肖”形象在浑厚、古朴、天趣、张力、典雅、秀美等诸多方面的艺术魅力,较外国人确实有过之而无不足。
  更值得称道的是“生肖”作品中,郭梅花在那些动物身上赋予了人气、神气、灵气、活气与高贵之气。她将老鼠身上那种恐惧、诡秘的胆怯状态一扫而除,随后为其加粗四肢、挺直腰板、缩短尾巴,居然让它举重去了。而在牛的身上,却除掉了它的愚笨与倔犟,使其变得身材健美、四肢灵活,既可打乒乓球,又可上吊环,真是神来之笔!在猴子身上,她为其增添“虎气”;而在老虎身上,她却为其增添“猴气”。添“猴气”也罢,添“虎气”也好,横竖都是围绕着“体育运动”这个主题服务。
  四、倒海翻江,揽月追日的夸张手法
  打开《体育生肖集》,那些跃然出现的“生肖”精灵给人的第一视觉印象便是倒海翻江、揽月追日的张力与动势。这种张力与动势的非凡艺术效果巧妙地表现在拟人化的手法上。
  为让“生肖”产生运动效应,郭梅花不惜动用剪纸构图中所有能产生动感的招式与解数来刺激读者的视觉感知:
  一是在每个“生肖”造型的骨骼大架中用“S”形曲线组成“欲伸则曲”、“欲放则蓄”的身腰总体动势或欲动之势;
  二是张开“内大外小”、“里粗外细”的辣椒状四肢出击之势;
  三是下肢呈跳势、跑势或奔势;
  四是上肢呈扑势、夺势及飞动之势;
  五是头、尾一般呈反向扭动势;
  六是外围用“弓”形曲线、“S”形曲线、“弧”形曲线以及锐角折线、钝角折线营造连锁波折性视觉动感;
  七是充分利用在作品内部结构中起美化作用的桃形套纹、鱼形套纹、牡丹形套纹、蛤蟆形套纹、石榴形套纹、蝴蝶形套纹、珊瑚形套纹、菊花形套纹、白鹤形套纹、佛手形套纹、太极图套纹、蛇盘兔套纹组织“团块状”蓄势效应;
  八是充分利用在作品内围起黑白转换、切割分离以及助美作用的月牙形曲线、波浪形曲线、旋涡形曲线、飘带形曲线、光芒形曲线、锯齿形曲线、叠山形曲线,由内向外营造连续性视觉动感,以扩展作品总体张力。
  如上八种剪纸艺术视觉促动手段在她千变万化的精心调用中时张时弛、随推随进,让人看上去虎跃龙腾,张力四放。
      五、丰富多彩,构思奇巧的创作心智
  郭梅花拥有多样化的剪纸创作才能。《一把酸枣》是她的大场面系列作品。其作品构思奇巧、布局有序。其中人物造型古雅质朴,姿态沉稳,楼亭造型玲珑小巧,意欲飞动。各种平视形象层层排列,疏密有致,均为仿影结体。它与战国时期青铜画中的《水陆攻战图》以及汉代《泗水取鼎图》构图手法十分相似,蕴含同工之巧。作品明快简练、清楚明了。黑、白、灰三色相托相衬,处理得法,可谓近年来用剪纸平面构图形式表现宏大场面的典范之作。
  《黄土风情》创作于二OOO年,旨在表现黄河流域人民群众喜气洋溢的安居乐业生活。在艺术手法上,郭梅花用窑洞外沿做作品边线,而将拉风箱煮面、热炕头纺线、姐妹捻线织毛衣、小媳妇玩猫喂狗等“农家乐”情景统统圈在窑洞之内。经此一圈,再加明黄衬底,那种喜盈盈、暖洋洋的温饱氛围便呈现的淋漓尽致了。这组作品虽然在外形上采用了民间剪纸程式化传统手法,但在作品内部结构上却布局各异,富于变化,视觉上毫无呆板之感。其作品特点是:造型富有天趣、民俗韵味十足。瞧似信手拈来,实是功力卓绝。
  六、刚柔兼顾,干脆爽利的剪刀功底
  剪刀是古并州之名器,赖其名器,故出名人。郭梅花爱剪刀,不亚于将军爱剑。至今,她还珍藏着儿时学艺的小剪刀,不用时,就放进绣有精美花鸟图案的剪刀包里,宛如宝剑入鞘。
  郭梅花手中剪刀耍得巧、耍得俏、耍得干脆爽利。看她剪纸,简直是一种享受,“寓刚健于婀娜之中,行遒劲于媚婉之内”,给人以潇洒淋漓的韵律感。她用剪,宛如国画大师用笔,虽有法有度有格有式,却随心随意随理随情。“夫用笔之法,原不是故为造出”,则是剪随意行、意随剪行、剪绕纸铰、纸围剪转、眼到手到、手到剪到地一气呵成。剪出的作品泼辣奔放中见含蓄,刚健直硬中显细腻。或曲或直、或锐或钝,每出一剪,必现个性。那怕小小一个“月牙纹”亦有模有样,别具风味,旁人只能是可望而不可及。
  郭梅花剪纸艺术造诣,一是来自她从小生长在民间,有“剪纸窝子”里的“奶教班”乳功功底;二是来自十多年院校求索所积累的广泛艺术学识;三是来自个人天赋与个人对剪纸艺术的执着追求。可谓“梅花香自苦寒来”。
  目前,郭梅花会长正满腔热情地为保护、传承与发展山西民间剪纸艺术四处奔波,忘我工作,期盼着一个民间剪纸艺术全新局面的到来。这真是“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上一篇:《嫁衣案》戏剧说
下一篇:剧坛三步云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