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醋都人物

“小爱爱”杨志爱

时间:2014-4-13 14:06:47   作者:清徐报社   来源:醋都网   浏览:1191   评论:0
内容摘要:文/李晓雪秦华一喜一悲一抖袖,一跪一拜一叩首,一颦一笑一回眸,一腔一嗓一魂销,人生如戏,唱不完的故事;戏如人生,道不尽的风流……戏台上幕布缓缓分开,呼胡拉起,夹板打起,音乐奏起,她踩着拍子,以轻盈而矫健的动作优雅地登上了舞台,那精致的妆面,那华美的头饰,那身段那水袖,让人如痴如醉...

文/ 李晓雪  秦华

 

       一喜一悲一抖袖,一跪一拜一叩首,一颦一笑一回眸,一腔一嗓一魂销,人生如戏,唱不完的故事;戏如人生,道不尽的风流……戏台上幕布缓缓分开,呼胡拉起,夹板打起,音乐奏起,她踩着拍子,以轻盈而矫健的动作优雅地登上了舞台,那精致的妆面,那华美的头饰,那身段那水袖,让人如痴如醉。
       她就是国家二级演员、山西省文华晋剧院名誉院长、晋剧皇后王爱爱高徒——杨志爱。杨志爱主攻青衣,主要演出剧目有:《出水青莲》、《金水桥》、《打金枝》、《红鬃烈马》、《见皇姑》、《大脚皇后》、《火焰驹》、《春江月》等,曾获中国第六届“映山红”民间戏剧节评比表演一等奖;第八届山西省戏剧“杏花奖”表演奖等。

 

 

“小爱爱”杨志爱

 

A  “干我们这一行不吃苦怎么能行!”

      杨志爱是集义乡杨李青村人,1959年出生,1975年8月考入县晋剧团随团学艺。
      “爱一行就干一行,我打小就喜欢听戏,小时候听着高音喇叭里唱,自己也跟着咿咿呀呀地学,16岁的时候县晋剧团招人就考了进去。”说起当年初入剧团的情景,杨志爱很开心,说自己赶上了好时候,也在徐云秀、陈秀珍等老师们精心指导下入了门,并在当时经常上演的一些现代戏剧目中扮演配角。
       改革开放后,古装戏逐渐开放上演,团里安排她主攻青衣,老师们根据她清亮的嗓音特点,排演了唱作并重的《打金枝》、《武家坡》、《算粮》、《湘女怨》、《三姐下凡》等剧目由她担纲主演,很快地,杨志爱在戏剧舞台上崭露头角。1993年,太原市举办第四届青年演员“希望杯”大奖赛,她以《见皇姑》中扮演秦香莲参赛,荣获金杯奖。2000年7月,杨志爱正式拜晋剧皇后王爱爱为师。王爱爱老师把《武家坡》、《算粮》、《金水桥》等经典剧目结合杨志爱的特点重新进行了编排,使她的表演在原有的基础上进一步规范,唱腔也巧妙地揉进了独特的爱爱腔韵味。2001年7月,在山西省第八届戏剧“杏花奖”评比中,她一举夺得“杏花奖”。之后王爱爱又将自己的拿手剧目《血手印》改编成《出水青莲》传授给杨志爱。在王爱爱的精心指导下,杨志爱把剧中王桂英这个出身名门旺族的千金小姐为了纯真的爱情与其父嫌贫爱富、百般阻拦、强行退婚而顽强抗争的形象,塑造得十分完美。2001年10月,杨志爱以该剧参加第六届中国“映山红”民间戏剧节,荣获一等奖。一时间,“小爱爱”的美名也传遍了三晋大地。
       中华戏曲文化博大精深,一台戏,一抹妆,举手投足一段历史的厚重沧桑。一句词,一声腔,蓦然回首一曲佳话的千古绝唱。戏迷的一句“身段好、唱功扎实”的褒扬背后,戏曲演员要付出多少艰苦的努力,要流下多少辛勤的汗水,要忍受多少难挨的寂寞。当一名戏曲演员,就要从小苦练基本功,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这种所谓的“功”,不光是指武功,是“唱、念、做、打”样样要练,更要掌握“手、眼、身、法、步”的戏曲技巧。“台上要见真功夫,台下就得勤学苦练。”从十几岁入团以后,杨志爱就懂得做一个戏曲演员并不容易。“我的行当是青衣,以唱为主,但是在舞台上青衣也要‘行不动裙、笑不漏齿’,任何一个细小的姿势、动作,都体现着古代妇女对于礼教的那种遵守,就要有风摆杨柳式的美,就要表现得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必须得练、得受皮肉之苦。”每天早上4点多,天还没亮,她就摸着黑来到东湖体育场,对着墙喊嗓子,五点多回来踢腿、下腰、跑圈儿……“那时候也就十六七岁,天黑出门心里也会觉得害怕,练一天下来也会腰酸背痛的,可是干我们我们这一行不吃苦怎么能行!”凭着这种刻苦学习、吃苦耐劳的劲儿,杨志爱的艺术水平不断提升。她基本功扎实,继承传统而不泥古,遵师法而不守旧,在师傅教导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发展,表演才华达到更高的境界。她的演唱高亢激昂,热情奔放,嗓音嘹亮,仿佛自带话筒,余音绕梁,吐字清晰,字正腔圆,表演声情并茂,大方得体,该温则温,该火则火,刻画人物栩栩如生,颇受戏迷喜爱。
   “表演细腻,梆板尺寸准确,扮相俊美、嗓音洪亮清新,是一位先天条件优异而后天又刻苦努力的难得的晋剧唱将。”这是戏迷对她的评价。

B  “观众一叫好,就把苦和难都忘了”

       “并蒂莲开吐幽香,亭亭玉立斗冰霜,非是桂英多妙笔,生花还在心地芳,无边心曲谁能赏,自有知音诗四行……”这段《出水清莲》中的唱词正是杨志爱的写照。精深的晋剧表演艺术磨练了她认真吃苦的性格,陶冶着她的情操,同时也为她带来知音,博得观众对她的喜爱。
       1996年县剧团解散后,杨志爱进入贯中剧团。晋剧在我省和周边省区特别是农村地区有很好的群众基础,十分受欢迎。作为民营剧团,大多时候是哪里需要去哪里去,周边的陕西、内蒙、河北等省区和山西各县市几乎都跑遍了,当时大多数城市都还没通高速,更别说偏远的山村了,整个剧团成天颠簸着赶场,遇到堵车、天气不好的时候,停在半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不管天冷天热,渴了饿了的,都得忍着。“有时候到了村里一看,连住的地方都没有,通常都是打地铺,又湿又冷的,有村里能把桌子拼在一起让我们睡已经是很不错了!苦是苦,可只要登上戏台一唱,台下的观众一叫好,就把苦和难都忘了!”杨志爱说,只要一听见那紧锣疏弦起声,身边诸般不愉快都倏忽遁去,心里的褶子也一一舒展了。
       杨志爱的家里也保存着各地戏迷写给她的信、送来的字画、与她的合影……杨志爱说,观众喜欢,就要唱得更好。在一次演出中,杨志爱正在台上唱《算粮》,唱到一半的时候,她看到台下吵得轰动,心里很疑惑,但即使心里打鼓,她还是认真地唱着,后来她看到人群中好像有人从后往前传递着什么东西,等到快唱完时,从台下递上来一副字,上面写着“赛爱爱”。原来是观众送给自己的礼物,因为大家喜欢她的演出,便即兴在台下写了一副字送给她,表达他们对杨志爱表演的赞赏。 “那次的事情让我很感动,也更加留恋舞台的感觉。观众喜欢我的戏,我也要认真对待这份喜欢,自己有80分的成品,就不想只拿出来79分,要认认真真表演。”杨志爱说。
       1996年冬天,剧团在祁县的一个山村演出时下雪了,天气冷得呵气成冰,戏开演了,台下稀稀拉拉地坐着三五个人,站在台上,因为怕影响演出不敢多穿的杨志爱冷得直哆嗦,这时,她心里矛盾了,演吧,台下就那么几个人,不演吧,好歹台下还是有人坐着。咬了咬牙,想起来刚入行时老师告诫自己的话“与其不认真还不如认真,不认真态度就差了,态度不好接下来的三四个小时怎么坚持下去。”于是,杨志爱还是认真地唱完了那场戏。“第二天好多人都说那场戏唱得不错,没想到村里的喇叭连着家家户户,大伙在家里也能听到,村民一听,唱得不错,所以在任何情况下,认真表演都是好的。”
       杨志爱的认真踏实也赢得了大家的尊重和喜爱。有时候,有的戏迷会赶三四十里的山路专门去看她的演出。一位叫“入梦游园”的戏迷说:“正如,她在秦香莲见皇姑的唱词,‘她富为什么贵,我贫为什么贱,我好比是雪里梅花耐霜寒’,我由衷地佩服、赞扬她,为她叫好。”一场两场认真,一天两天坚持,累积下来就是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在杨志爱近四十年的舞台生涯中,她都认认真真,踏踏实实。

C “没有老公的支持,我不会有现在,也撑不到现在”

       熟悉杨志爱的人都知道,当年在县晋剧团她和老公张应强一唱一拉,是一对妇唱夫随、琴瑟和鸣的夫妻,也是事业上配合默契的典范。两人相识于县晋剧团,由于共同的爱好,走到了一起。
       如果说,杨志爱是一幅色彩斑斓、赏心悦目的图画,张应强就是这幅图画的底色,俩人一个是红花,另一个是绿叶。 较之于妻子杨志爱的名气,张应强似乎显得“默默无闻”,对于这一点,杨志爱很感激自己的老公,说自己的“军功章”里很大一部分是另一半的牺牲和付出。
       “说起来也挺辛酸的,儿子上幼儿园的时候,我俩都在剧团,一有演出说走就得走,儿子只能扔给他姑姑看着,走的时候得先哄孩子把好吃好玩的东西给买上,可是我们前脚一走,后脚娃娃把东西一扔就哭,孩子哭我也哭,可是又不能不去演出,还是狠心走了”。这种状况让两个人都挺头疼,孩子得有人接送,家务得有人料理……没办法,两个人中只能有一个人做出牺牲,为了家庭,为了儿子,更为了杨志爱能全身心地投入到喜爱的晋剧上,1991年张应强则选择转行,离开了他钟爱的事业和剧团。
       1996年正月,母亲去世了,怀着悲痛的心情,杨志爱送走了母亲,想起出殡当晚剧团还有演出,她心里像缠了一堆解不开的麻线,心烦意乱。“团里有演出就去吧,家里有我呢!”那天老公看出了杨志爱心里的矛盾,上前安慰并支持她晚上参加演出。杨志爱去了,那天晚上,她站在台上放眼一望,戏场上看客如云,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们哪里知道自己心里的难过,可生活是生活,戏台是戏台,只要站到前台,就得把家里的一切都放下,好好唱戏。回想起这些,杨志爱很感激她的老公,“如果没有老公的支持,我不会有现在,也撑不到现在。”
       采访结束时,我们想近距离感受一下晋剧的韵味和魅力,杨志爱夫妻俩便一拉一唱表演了晋剧《芦花》选段,二胡拉了一段,她踩着拍子,开始唱了,清亮的声音穿过空气直入人耳,高亢嘹亮又婉转悠长,仿佛她就站在空旷的舞台中央,那声音的穿透力让人如醉如痴,在人心里引起一片深远的回音,听来余音绕梁、荡气回肠……
       关于杨志爱,要说的实在很多,近40年的锤炼,她的表演已经炉火纯青,可却还坚持天天练功。业余时间,她还不遗余力地辅导戏曲爱好者,为晋剧的传承和发扬奔忙……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