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醋都人物

心目中的战友龙树林

时间:2019-6-25 21:04:14   作者:薛明武   来源:醋都网   阅读:325   评论:0
内容摘要:    我与龙树林是战友,每每想起和他在一起的那些难忘岁月,总是思绪万千。  我俩同年参军,又同分在一个连队,共同从军十几年,又都转业回到故乡。虽工作性质不同,但彼此十分了解,在我的心目中,树林是一位好兄长、好战友,是一...


心目中的战友龙树林


  
  我与龙树林是战友,每每想起和他在一起的那些难忘岁月,总是思绪万千。
  我俩同年参军,又同分在一个连队,共同从军十几年,又都转业回到故乡。虽工作性质不同,但彼此十分了解,在我的心目中,树林是一位好兄长、好战友,是一位被众人称赞的人,他的很多平凡的事迹都历历在目,至今记忆犹新。
  时值1969年元月,中苏关系恶化,边界军事形势十分紧张,珍宝岛战役即将打响,在这种形势下,树林和我响应号召毅然报名参军,体检政审合格后,我俩同清徐籍入伍的新战士在接兵部队军官的带领下,乘坐军列到达了前线的内蒙古军区102部队。
  二百多人的新兵连被拉到呼和浩特市的蒙古语专业学院接受艰苦的军事训练,训练要求非常严格,假设敌十分逼真。
  一天深夜,下着大雪,紧张劳累训练了一天的新兵战友们正在睡梦中。突然,漆黑寂静的蒙专大院里紧急集合的哨音急促响起,哨声划破长空。各班排立即紧急行动,全副武装用最快的时间到达操场。只听连长喊了声:“立正!接上级通知,苏军挑衅侵犯我边界,前方部队已经接火开战,命令我连速去增援,武器到阵地发给你们,全体向右转,跑步走!”这突如期来的临阵情势确实使我们又害怕又激动,更是吓坏了一些年龄较小的新兵。这时龙树林听到有人害怕的哭声,就小声而严肃地对我们说:“快往下传,不要害怕,来当兵就是为保卫祖国打仗的,上了战场战死是烈士,战不死是英雄,上吧!”在他的鼓励下,新兵们消除了恐惧,停止了哭泣,坚定地咬紧牙关冒着茫茫大雪向大青山脚下跑去。龙树林边跑边帮左右战友整理背包,拍打背包上的积雪,大约跑了七八里路,连长喊:“立定,苏军已被打退,上级命令我连回营待命,向后转,齐步走。”原来是针对假设苏修为敌的夜间突击营外拉练,一场虚惊,但使我们接受了一次有效的锻炼。这次拉练,龙树林受到了全新兵连总结大会上的点名表扬。
  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后,同乡战友分到不同的连队和岗位,龙树林和我被分到炊事班当了炊事员,炊事班共8人,有做主食的,有做副食的,还有专职烧火的。树林主动请缨烧火,当了“火头军”。可别小看这“火头军”,他对做好饭菜非同小可。做主副食需要起火、压火、急火和慢火,要求火头不断变换,他都能配合得恰到好处。
  司令部提倡部队节省炊事用煤,号召连队节煤改灶,龙树林积极响应,于是开始了他的革新试验。每天晚饭后钻研改造现有的灶型,经常干到深夜,更不要说星期天了。拆了垒,垒了拆,泥一身,水一身,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反复试验,功夫不负有心人,一种较为科学的节煤灶型终于试验成功,经司令部管理处认可后命名为“马蹄型抽风灶”。上级检测评比时,我们炊事班是本部队耗煤最少的伙食单位,龙树林被评为节煤标兵。
  龙树林做过饭,烧过火,还喂过猪,他不怕脏苦累,常把猪舍打扫得干干净净。那年我们连养了四十多头猪,需要大量的饲料,由于当时粮食紧张,原料有限,他受沈阳军区养猪能手叶洪海的启发,开始自制饲料。到呼市酒厂买来酒曲和酒糟、谷糠、糖菜渣加野菜,等掺拌均匀进行发酵试验,研制出了猪爱吃的综合饲料。使猪生长又快又上膘,部队给了他嘉奖一次。
  年底,龙树林所在的炊事班荣创“四好班”,他也被评为学习毛泽东思想先进分子,五好战士,并荣获“一帮一,一对红”标兵。
  由于他工作扎实,为人实在,服务态度好,又有乐于助人的精神,部队首长选用他当了卫生员,第二年即派他到工农兵大学——白求恩医学院学习深造。
  学成回到部队,先后任卫生所军医助理,军医和卫生所所长,一干就是十几年。这期间他的工作更加耐心细致,还为随军家属和临时来队探亲的家属及孩子们送医送药。我们部队八百余人几乎没人未让他看过病,星期天和节假日官兵们都在休息,卫生所却是最忙的时候,晚上睡不上囫囵觉是常有的事,但他从不叫苦,从不厌烦。
  由于当时部队医疗条件有限,每遇大病、危重病号需要到军区253医院医治,有很多战友都是通过他诊断出危重病后,及时送往大医院而得到了有效治疗。有时他主动帮病号向汽车班或亲自骑自行车送病号到医院。记得一个星期天,通信连载波站站长常明顺突然腹痛难忍,龙医生诊断是患了急性肠梗阻症,如不赶快做手术将有生命危险。因星期天司机班放假,他二话不说立即骑自行车让病号靠在自己背上,及时送到二十多里外的253医院做了手术,十余天后痊愈出院。龙医生看到他健康地返回了工作岗位,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样的事例举不胜举,他的工作得到了部队的认可,服务态度和服务质量受到了广大官兵的一致赞扬。
  树林在部队不但专于医疗服务,还有一门理发手艺。他的理发服务惠及了本单位的干部战士,营部的官兵和前来就诊的病号以及家属院的孩子们,还曾经上门给新生婴儿剃胎毛。休息日是他紧张的星期六、战斗的礼拜天,好似正在营业的理发店。十几年坚持义务理发,从不间断。
  修理自行车他也很在行,我们部队各连级单位均配有十多辆自行车,而会修理的没几个,不断有人来找他,或推车前来或电话约他上门修理,总是来者不拒。他还自制各种材料,自费购买修理工具,修好一辆又一辆。
  为了能使战士们安心在部队服役,每逢春节战士们思乡的时候,他都要找一些废旧材料或自费买一些彩色纸张,动手做上各种灯笼,挂在卫生所门前和通往营部道路两旁的树上,使营区有了节日的气氛和家的感觉,使许多新战士减少了思乡之情,想家之念。
  记得感人的一件事是在1975年初冬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天上下着雨夹雪,龙医生背着医药箱从架设连出诊回来,看见卫生所南面的一棵树底下躺着一个人,浑身是泥,连哭带呻吟,他急忙把此人抱进卫生所,一看是新兵李树荣,因想家喝醉了酒,就赶紧给喂饮热水解酒暖身。随后把新兵的泥水衣服脱下来洗干净,硬是在火炉旁烤干,他一夜未眠,就象父兄一样照顾着这位新兵。第二天李树荣醒来知道了一切,感动得热泪盈眶,他表示以后一定要安心工作,以实际行动报答龙医生,果然第二年李树荣被评为五好战士。
  最使我们敬佩和感动的是他的沙漠采药脱险一事。在茫茫无际的内蒙古大沙漠中,屡经风险,出生入死,就因为他的心智加勇敢,还有遇困难创造条件解决困难的大无畏精神。排除了千难万险,最终将11名战士安全带出沙漠,圆满完成首长交给他的采药任务。
  那是1978年清明节第二天,我们部队首长找龙医生谈话,交给他一项艰巨的任务,由他带领一个小分队去内蒙古巴彦卓尔盟潮格旗中苏边境的大沙漠采挖一种名叫肉苁蓉的中药材。
  次日,他带领后勤服务股为他们准备好的一名司机,一名炊事员共11人组成的小分队,携带着一支手枪,两支半自动步枪和生活用品,乘坐嘎斯卡车出发了。
  刚进沙漠,汽车就陷入了沙中,只见后输空转,不能前进。他命战士将车带木杠垫在车轮底下,一段一段倒替行走,艰难地到达了目的地。
  到达目的地,采药过程中的艰苦程度暂且不提,单说他们采好了药以后返程途中的惊险历程。
  沙漠中缺水,更缺蔬菜,在返程的路上没走多远,他们随车携带的各种食材已经用光。在这一望无际人烟稀少的大沙漠中找到食材谈何容易,小分队陷入了困境,只能忍饥耐渴坚持往前走。如不赶快想出可行办法解决,这11人就有干渴饿死在沙漠中的危险。他看到战士们嘴唇干裂,脸上露出恐惧和忧愁,心里一阵难过,下决心就是自己再苦再累再危险,也要想尽办法和他们走出沙漠,平安返回部队。于是他苦苦思索,认真观察,发现远处,几棵沙枣树下好象是房屋,有房屋就可能有人,试试看吧。他为了保存战士们的体力,亲自在没有路的沙漠中跑到十几里以外的仅住几户人的蒙古族老乡家里买来一些早杀的腌在缸里的骆驼肉,虽然很难吃,可为了生存,只能暂解饥渴救急。
  小分队继续往前走,越走距老乡家越远,他们处在了中苏边界的大沙漠深处,不见一处人烟,也看不到一只牛羊驼,只是无边无际的沙漠境地。这时,不好吃的腌骆驼肉也没有了。怎么办?总不能等死吧。突然,龙树林看见远处沙棘丛中有野兔在奔蹿,立即叫上司机任社民拿起半自动步枪朝着沙棘丛中走去。不到半天时间两人打回五只野兔。虽然有了食材,但无水无柴无法做熟,树林就鼓励战士们并带头喝兔子血,生吃兔子肉,战士们也为了能活着走出沙漠,无奈皱起眉头,闭上眼睛咬牙效仿。
  汽车继续前行,走着走着,突然汽车水箱被风扇打破,两处漏水。他急忙让司机从工具箱里找了一截弹性的钢条,用钳子截成一寸长短,并将其从二分之一处折成U型,再把黑胶布垫在里边替代密封垫,利用弹力卡在水箱的漏水处,汽车就能正常行驶了。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没走几公里,又发现油泵坏了,司机只能不断停车掀开机盖人工泵油。树林心里直犯嘀咕,俗话说“不怕慢就怕站,照这样走走停停,何时才能走出沙漠。”又看到十余双眼睛望着他,可他没有慌张,沉着冷静地在开动脑筋,要想正常前行,必须解决在行进中既无需停车又来油的问题。他灵机一动,从卫生包里取出一卷绷带,用它通过副驾驶前的孔隙穿进机仓,将绷带连续拉几下就可以泵油,再也不用停车泵油了,不久,他们终于冲出了沙漠。
  我可亲可敬的战友龙树林终于克服了种种困难,将采药小分队平安地带回了部队,将采挖的六千余斤药材换了一万多元钱补贴到战士低劣的伙食上(当时伙食费每人每天四角五分)。这次任务的完成,受到了部队党委的嘉奖和广大官兵的赞誉。
  当龙树林在部队服役了十五个年头的时候,因家中父母年迈体弱,爱人李福华在县医院上班是主治医师,身负重担,工作繁忙,院领导又派她到长治深造学习一年,孩子年幼无人看管。于是他向部队提出了转业的申请,部队首长从实际工作考虑,觉得卫生所离不开他,部队官兵也离不开他,没有批准他转业离队,却批准让他带孩子随军。他坚决服从部队的决定,就这样龙树林把三岁的儿子龙继宁带到了部队,是我们部队有史以来唯一一个带孩子的单身军人。战友们打趣地说龙继宁三岁当了兵。从此,树林除了忙工作,又当爹又当妈,很是辛苦,我们这些战友不时帮忙照顾孩子。
  树林1985年转业回到故乡,先后任县卫生局干事,县中医院院长兼书记,县医院外科主治医师,急诊科主任等职,一直奋战在医疗战线上。
  他在医院工作期间,多次在《医学专业杂志》上发表医学论文,搞技术创新,先后发明了骨科专用的“钻头折断取出器”“结肠造口固定装置”,得到了省级专家的高度评价,其中“结肠造口固定装置”在1998年获国家专利。
  树林可以说无所不能,他利用业余时间勤学苦练,练就了一笔好字。他的书法作品荣获第二届《中国老年书画》大奖赛的金奖。最近还精心为我们部队新出的《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书刻制了印章。
  就在他患了直肠癌与病魔做斗争的住院期间,常与医生和病友谈笑风声,劝慰病友要正确面对疾病。他常说:“得病不怕,怕也没用,你不怕它它就怕你,有了良好的精神状态,病就会及早痊愈”。他的主治大夫夸他是与医护人员配合最默契的患者,抗癌英雄。手术出院不久即回到了工作岗位,又一心扑在了工作上。
  树林心灵手巧,爱钻研,电暖水气卫生间等处设施的原理知识他虽没有学过,但凡是家庭中这些设施出了问题,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办法。就连医院外科和急诊科等科室的设施修理一般也不麻烦后勤人员,自己就解决了。战友们和他左邻右舍的家电或其他物件坏了,只要打个电话,保证给你修好。给我家卫生间换件和修下水管道,他骑自行车往返二十余里一天搞定。他家有间专用房,摆满了投资四千多元钱购置和自制的各种修理工具,全部是用来为人们服务的。
  龙树林到龄退休后,因他的医术和医德受到县医院领导的认可,也因他的人品性格深得人们的喜爱,县医院根据他的身体状况和本院的具体工作需要,也为满足患者和他本人继续留在医院工作的意愿,特将已退休的他返聘回医院急诊科协助工作,让他继续做着他愿意为人们所做的事情,继续发挥他的余热。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举报电话:5722696 网上举报邮箱:qxrbs@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14120200008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2696  


晋ICP备2020013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