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醋都人物

吉金乐石 金石有声

时间:2021-6-23 5:38:14   作者:珏山   来源:清徐融媒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吉金乐石 金石有声——记清徐县金石文化研究者郭会生    他是一个党龄40年的老党员,一个自觉且有志于清徐金石文化一时无两的人。他拥有一份宝藏——700多幅金石拓片,可展现清徐自唐元和年间至今的金石文化的生机活力,承载着清徐文脉的坚韧与隽永...

吉金乐石 金石有声
——记清徐县金石文化研究者郭会生


吉金乐石_金石有声


  
  他是一个党龄40年的老党员,一个自觉且有志于清徐金石文化一时无两的人。他拥有一份宝藏——700多幅金石拓片,可展现清徐自唐元和年间至今的金石文化的生机活力,承载着清徐文脉的坚韧与隽永。他就是郭会生,一个搜寻金石、潜心专研、不曾放弃金石文化的普通人。
  缘起
  郭会生家学渊源,其父经纶满腹,是清徐史志“百科智囊”式人物。一次翻阅书籍,郭会生无意间看到《山西通志·金石记》,发现竟然没有清(源)、徐(沟)两县的一通一件,便疑惑不解地问父亲。
  父亲告诉他,凡镌刻文字、颂功纪事的钟鼎碑碣称为金石。因为古代以祭祀为吉礼,鼎彝等古器物称作“吉金”,以后便作为钟鼎彝器的统称。“乐石”原指可制乐器的石料,因此钟石料可用于镌刻文字,后用来泛指碑碣。
  国人历来重视金石研究,我省金石研究文献有明代《山西碑目》、清代《山右金石录》《山右访碑记》《山右金石记略》等。光绪二十二年的《山右石刻丛编》收录720通,现在的这本光绪十八年的《山西通志·金石记》收录1672通,这两本被认为是集山西金石之大成的书籍,由于种种原因,将清、徐等几十个县遗漏,造成历史性遗憾。
  两千五百年的历史沧桑,不仅为清徐积淀了厚实的文化底蕴,留下了140余处古迹遗址,寺庙遍地,也遗留了许多钟鼎碑碣,但我们对于自己的“吉金乐石”知之甚少,研究不多。民国年间,原徐沟县刘文炳曾拟就《拓抄全境金石本文》,未及整理,日寇入侵,将七大箱资料交付邑人,存入县城财神庙。不曾想,战乱一起,一箱不存,片纸不留,诚为憾事,令人心痛。
  会生仔细地听着,不住地惋惜。父亲说,古人曾相信“吉金易散,乐石难移”,可散布县邑的金石,历经战火劫难,地质灾害,人为损坏,有的散佚无考,有的移作它用,有的残败不堪,幸存下来的,有的已漫漶不清,甚至泯灭,幸免于难保存完好的不是很多。未哭过长夜的人,不足以语人生。他曾目睹过日本鬼子对我们的金石文化的破坏,在他任职县志办期间,曾提过倡议,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金石是文物,上面的文字也是史料,内容囊括德政、修建、记事、乡规民约等,保存了许多哲学、宗教、政治、经济等历史信息,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历史研究价值,可证史传、补遗闻,是宝贵的历史档案。有拓片,才能感受原碑刻的内容及风采,若没有拓片,将难睹庐山真容。最后,他语重心长地对会生说:“你会照相,但照相的缺陷显而易见。你我父子身为共产党员,传承、研究县邑的金石文化,切实须动一番脑筋了。”
  父亲的话语,深深刺痛了会生的心,也深深影响了会生今后的人生轨迹。
  学艺
  等待和犹豫,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情的杀手。会生一不做二不休,虚心向邑人求教。老张这般说,老李那样讲,讲得有板有眼。会生照此试拓,一次两次三次五次,都不见成功。为此,他真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天,会生到省城南宫古玩市场,见人出售拓片,急忙上前,攀谈询问。此人大同人士,人称李师傅,拓碑多年,现在上了年纪,拓不动了,因此只售不拓。兴之所至,相谈甚欢,一个要拜师,另一个见其真诚,欣欣然,倾囊相授。回家后,会生反复试拓,三番五次,不成功。当面面命,电话耳提,再拓,成品出来了,但差强人意,不够称心。电话垂询,李师傅说,急不得,慢慢来。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那天,会生到临汾市襄汾县丁村民俗博物馆,邂逅了丁村博物馆文物鉴定师、国家级拓片师史鸿猷。史老师说,拓片是指将金石表面上的文字图符拓制到便于携带的纸上的技艺。关于碑碣,长方形的刻石叫碑,圆首形的或形在方圆之间、上小下大的刻石叫碣,现在碑碣名称已经混用。史老师一面循循善诱,一面比划示范。
  原来,金石传拓技术在我国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这一传统技艺,有南北之分。北喜墨色深黑,俗称“黑老虎”,雅称乌金拓;南爱淡而匀净,雅称蝉翼拓。拓刻用纸,太薄易破,太厚不易呈现笔锋,一般用手工宣纸。拓刻前,需剔净器物上的杂质。北用白芨水,使纸张便于吸附和平整。水当天或前一天准备好,过早储备,会失去黏性。拓包也有差别,用布包棉花或海绵,扎紧成蒜形,上端结成手把、下端形扁圆。两个拓包,一个沾墨汁,拓印用;另一个用于调节拓印拓包上墨汁的干湿浓淡。其它辅助工具,如喷壶,毛巾,钢针,灰刀等,根据需要,有的要自制。上纸时,刷白芨水,须均匀,使拓纸牢牢沾稳。用喷壶将清水均匀喷在宣纸上,不要太湿或太干,让纸纤维充分膨胀。上纸后用软毛刷刷平,赶走空气,切忌出现褶皱。等宣纸发满后,用棕刷将宣纸平刷,得胆大心细,动作连贯,大片大片地刷,不要东一榔头西一棒,敲打时力量不轻不重,使文字凹入。上墨,得均匀,不宜太浓太潮。待到八至九成干,此时拓片不易破损且易取下,若急于取下,易破裂。揭片后自然晾干,以免拓片出现凹凸不平及发硬的现象。
  海明威说,优于别人,并不高贵,真正的高贵,应该是优于过去的自己。会生采南北之长,锲而不舍,日益精进。白芨水的稀稠,敲打的力道,敲击的缓急,工具的制备,四年的摸索、锤炼,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收获
  “学习的目的,全在于运用。”毛主席力道甚足、意味甚深的名言,萦绕在会生脑际。终于可以开拓了,会生心生欢喜,脸绽笑意,摩拳擦掌。穿好行装,背起相机,带着工具,跨上摩托,风驰电掣。
  为留录所拓碑碣钟鼎的位置信息,更好地留存拓片风采,他重新购置了4.8万余元的相机,配备了长中广镜头,1960年代中期自学的照相技术也派上了用场。
  金石研究成了一名党员的责任和担当。乡村闾里,野岭荒山,破庙残洞,沟渠坝堰,甚或乱坟石岗,凡有金石文字之处,必立此存照,必拓片保存。
  他的探寻经历了四个阶段。从俯拾皆可,到了目的地,即有或完好或残损或断裂的碑碣,至探问搜寻,咨耆老,询长者,或可找到所拓,再到闻风捕影,一有消息,追踪而至,或有斩获。到了现在,全凭机缘,遇一件拓一件,遇一通拓一通。三十年来,更换了三架相机,骑坏了三辆摩托。
  一次,他在荒庙中拓片,里面蛛丝成网,两副空棺横亘。乍看去,瘆得慌。会生别无他顾,专心致志干了起来。上纸,敲打,寂静中,上百次的敲击,这通碑发出了乐音,似乎有“乐石”的韵律。在拓片半干不湿的最佳时机,拍照;待八至九成干,取下。等待的时间,他到外面透透风。此时,天色向晚,刚出庙门,有人一声惊叫,原来是一个过路的村妇,听到庙里有声响,踟蹰间,双方都受了一惊。
  在喜迎党的百年华诞的大喜日子里,会生拿出他赴左权拓制的中华民国三十年五月十九日,由李雪峰撰写的《李石青同志纪念碑》拓片展示——这是一通见证清徐建党史上颇有声望的南尹人李延年(字石青)生平事迹的拓片。
  人生自有缘分,相逢未必偶然。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终身研究员、山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著名学者孟繁仁见了《北京龙林山梵宇寺记》碑拓片,激动地说,武则天天授元年(690年)将太原定为北都,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年)改太原为北京,此称沿续至后唐五代。此北汉天会十年(966年)碑及其拓片,为目前太原称北京之实物钟鼎碑碣之仅见。省图、市图获悉,将拓片第一时间予以收藏。
  仁义村下置煤气管道,在白石河段发现一通墓碑,会生闻讯,匆匆赶来,进行拓制。这是一通名叫《唐故金城申屠府君彭城刘氏夫人合祔墓志铭并序》的墓碑,碑刻时间为唐元和十一年(816年),为目前清徐年代最久远的碑刻。从碑文可知,仁义村当时叫做白石村,其中还有清源县城实行城坊制,以及那时的山川地貌等信息。
  在长头村,会生得知该村原观音堂的铁钟被倒卖,现悬挂于祁县乔家大院葫芦院。他赶紧奔赴拓制,其钟文为《山西太原府清源县米阳都长头村观音堂文》,释读可知清源县清初属太原府管辖,行政区划都分制,米阳(后改为穆家庄,现分为东、西木庄)都类似今乡镇,长头村隶属米阳都。它对研究清徐行政区划演变具有极高的价值。
  在清源北关,获知晋祠金人台四尊金人,其东北的那尊,为北关所铸,会生立即前往,好说歹说,管理人员以文物保护为由,拒绝拓制。找上一级管理人员,苦口婆心,还是难以拓制。上午,中午,下午,会生永不言弃的精诚,感动了门卫,恰巧一人走来,门卫眼快手疾,悄悄示意,告诉他,那位是晋祠博物院院长。转机突现,他马上拓制,金人前身腹上,后背上、下铭文,无一遗漏,且行动利落,如有神助。释读铭文,此金人由清源县北关义和砂院于民国二年造铸,这对研究清徐冶炼铸造史等极具参考意义。
  三十年来,会生拓制钟鼎碑碣200多通(件),拓片700多片,照片(电子版)1000多帧,出版了《清徐碑碣选录》《清徐金石文字钞注》,部分拓片被省市县相关单位收藏。
  吉金乐石有真好,读书校碑无俗情。人总是要有点精神的,那些有所成就,活出质感的人,无一不是踔厉奋发,踵事增华的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先锋堡垒书晋韵 村务商务两面旗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举报电话:5722696 网上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14120200008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2696  


晋ICP备2020013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