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史天地

徐沟摭记

时间:2006-11-17 21:52:43   作者:清徐报社   来源:清徐新闻网   浏览:1786   评论:0
内容摘要:

徐沟摭记
常箴吾

    徐沟,古称涂水、涂川。涂水流经其徐缓沟洼地带,故以水而名之。后则沿其意称徐川、徐沟。《左传》载:“鲁昭公二十八年(公元前514年)魏献子为政。分祁氏之田为七县,智徐吾为涂水大夫……”。汉属榆次地,为涂水乡;隋唐分属晋阳、梗阳地;宋称徐沟镇,金称徐川镇。金大定年间,始置徐沟县,元明清沿之。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废清源县降其为乡,属徐沟县管辖,直到清末。民国元[ZK)]年,又置清源县,四年复并入徐沟县,六年再置清源县,两县并存之。1952年,两县合并为清徐县,徐沟称镇。今日徐沟镇为清徐县重镇,被划作太原市卫星城镇,还被定为全国小城镇建设重点。徐沟镇规模虽不算很大,但它的历史影响与存在价值,久已被人们称道:晋中粮仓、美食之城、古建之城、文化教育之乡、背棍艺术之乡……诸多美称,都闪射着值得载人史册的奇光异彩。
晋中粮仓
    原徐沟县是山西最小的县份,南北长只20余里,东西略宽,也仅30余里。但却是山西仅有的全境无山的县份。真可谓一马平川,碧野无垠。徐沟东门城楼上悬有“三河环绕”巨匾,所谓“三河”,即洞涡(后称潇河)、金河、嶑峪河。三河映带,岸柳成行,不仅装点了号称“花县”的“徐沟八景”,更重要的是母亲河滋润和孕育了这片得天独厚的沃土。多少年来,徐沟人就懂得利用这自然恩赐大兴水利。明嘉靖时,即开挖工程浩大的嘉平渠,清乾隆间修嘉平支流渠,并筑洞涡敦化堰,逐步形成一套较完善的水利灌溉网络。地利人勤的配合,徐沟农业得以稳健发展,如此天人合一,既有瓜棚豆架,又有稼禾千顷,作物品种集晋中粮种之大全,亩产、总产居山西各县之前列。在以传统农业为主体的经济模式时代,徐沟确是一块富庶宝地,人称其为山西的“天府之国”。
美食之城
    民以食为天。徐沟农业的持续发展,促进了民间饮食的优化,逐步形成了自己的地方特色。庚子年(1900)慈禧太后、光绪皇帝西行路经徐沟,县令置一桌便饭为皇家送行:四菜、八饼、一碗汤。四菜是灌肠、香干、烫驴肉、熏蛋;八饼是干饼、巴籽饼、红印饼、三角饼、豌豆饼、油丝饼、刀切饼、肉火烧;一汤是南瓜红薯、两米三豆金黄米汤。家常便饭,如是而已。但独具风味的徐沟名特小吃,却使忧心已久的太后吃得“龙颜”顿然舒展。太后久居深宫,御膳房的满汉佳肴,便纵有千种风情,万般滋味,似乎都显得太腻了,连专为太后精心配制的“栗子粉窝头”也总脱不开宫廷模式的囹圄。而徐沟的风味小品,最大限度地保留了田园绿色的原汁原味,米香、面香、土特香溢于盘碗。慈禧一生中第一次品尝到这样一种山西醋香、徐沟饭香的可口早点,对徐沟一方水土的饮食文化赞叹不已。同时也非常欣赏徐沟县令竟然以农家饭菜接待皇家贵宾的大胆安排,遂特别嘉奖了这位聪明的父母官,并加官晋级升为平定知州。与此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祁县县令,当太后离徐抵祁后,倾尽钱财为皇家大排宴席,太后当即下旨,免去“不顾国难民苦”专为上司献媚的县太爷。此事一时传为佳话,徐沟美食也因之名闻遐迩。
    时至今日,诸如灌肠、香干、切条、粑饼、煎饼、沾片……不只传统遗风未减,更堂而皇之地化为商品,挤进超市,在太原乃至更广的范围里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甚至列入高档餐楼的菜单。真有点“旧时百姓寻常饭,飞上酒楼竟风流”的意味。二十年前,徐沟灌肠王被邀进京城,到国务院一显身手,食者不知如此美味为何物,有识者解之曰:“此乃山西太原府徐沟之灌肠也!”
商贸之城
    徐沟是太原的南大门,地处晋中盆地中心,更是山西东西与南北两条中轴线的交会点,地理位置十分优越。1607年,康熙皇帝西巡,由京启程,路经太原,农历10月28日到达徐沟,曾在南门外金河之滨“野宿”,次日,圣祖离徐,向风陵渡进发。康熙西巡之路,即是这条穿过被称作太原之南“咽喉要冲”的徐沟的西行国道。交通的便利,给商业的兴起带来良好的机遇。其时徐沟的贸易去向,主要是瞄准东北及蒙古。现在东门外有一处高地,人称“台湾岛”,就是当时的“骆驼店”。笔者儿时,听先辈讲,彼时成群结队的“沙漠之舟”在此停歇,驼铃声声,终年不绝于途。甚至长途跋涉,通过乌兰巴托,直抵俄国中部重镇恰克图。以中国茶叶、丝绸易俄国的皮革、地毯。有人说徐沟人开辟了一条太原通往北亚的“丝绸之路”。于数百年前,封闭的大陆内地,鲜有知所谓“外贸”者,而徐沟人已经抢先开拓国外市场了。
    粮食交易,自然是“粮仓”徐沟的商业重心。面积不算大的城池内,竟挤了40多家粮行。今尚有一条街名曰“粮店街”,即是旧时粮商云集之处,东西南北各路商人,带来当地特产,运去徐沟粮物,一时间,车水马龙,“十行九市”,繁荣非常,成为山西中部地区最重要的农贸市场。
    晋商之名,声播四海,而此中徐沟成大业者,不乏其人。王启恩即是其间之佼佼者。王家发迹于明,兴盛于清,至光绪间,发展到声震京都、波及宫庭的顶峰。王启恩病逝北京后,慈禧遂即传旨:“移灵柩归故里安葬,沿途州府官员相继迎送”。身在保定的北洋大臣李鸿章乃王启恩结拜兄弟,派亲信一路护送抵徐。依徐沟习俗,凡人亡在外者,棺木均不得进城,而王启恩灵柩,不在例内,从者万千,“奉旨入城”。背靠如此大树,王家在京开设的文物古董珠宝行,名噪一时,轰动朝野。来客多是达官贵人、名流高士,生意之旺,可想而知。王家在京津各地、东北三省等均布有分号,仅河南一地就设商号60余处。光绪间,河南骚乱,王家所开商行,均遭洗劫。山西巡抚曾国荃来急函,促往河南调理。王家五姑娘,急匆匆南行,远渡黄河,因故犯了船家大忌,惹来一场风波。当五姑娘亮明自己身份时,船家为之一惊,速送小姐上岸。徐沟商家的知名度竟至于此。
    民国年间,四大家族之一的孔祥熙听说徐沟有稀世珍宝,特遣专家使者来徐寻访,以重金购得三件国宝,欣然而归。孔氏由是叹曰:“久闻徐沟经商之道,今日见之,果不同凡响矣!”
古建之城
    明清时代的徐沟城,7.5里的砖砌城墙,四座城门重楼、角楼,六座石制精工碑坊、高入云端的市楼鳞次栉比。徐沟城墙,金代只筑土垣,周长仅5里余。明万历年间,扩至7.5里,且以石为基,砖为墙。其高4丈,底宽3丈,上阔1.5丈,顶铺砖砌堞道。城垛起伏、壁垒如盘,因有“固若金汤”之誉。城墙之外,修护城河、堰,环城马路,河畔路侧,碧柳成荫,与严实雄整的城墙相互辉映,构成一组完美的城池体系。而更为诱人瞩目的乃是那四座宽阔浑厚的拱型城门(其中三座系瓮城),东曰“融和”,西曰“多乐”,南曰“迎薰”,北曰“拱极”。四门之上,城楼巍然,两檐三重,气象不凡。两层檐下,画栋雕梁,间悬巨匾,榜书生辉:东书“三河环绕”、“云近蓬莱”,西为“地临华岳”、“硕望西域”,南书“衢通绣甸”、“挥玄镇静”,北为“斗拱北辰”、“晋阳锁钥”。危楼雄姿,两两对峙,配以高大的城墙以及城角的四座角楼,围成一幅生动壮观的立体画面。40处古寺点缀其间,天坛、社稷坛、先农坛、风云雷雨坛、邑厉坛五坛俱有。在一般县份中,着此情形者,确实不易见到。占地最大的还是文昌阁,面积38亩。其间,亭台楼阁殿室,匾额楹联碑刻,俯仰皆是,够得上是一处规模经营的文化宝库。城西北隅的城隍庙、文庙、酂候祠、真空祠、西神寺、长春观和位居其中的堂堂县衙,连成一片古建群体。东南坊的财神庙、寿圣寺、豆疹寺、观音堂和古乐楼剧场,众宇相依,高脊参差。另外,像三官庙、关帝庙、火神庙、龙王庙、药王庙……或密或疏、或伟或微,装点于城内外,徐沟地面简直是一片古色古香。还有那座建于明代、兴于清代的金河书院,傍水而筑,地域广阔,成为众多学子仰慕云集的“翰林院”。
    1900年,八国联军进京,慈禧、光绪避难西逃路经徐沟,曾落驾于徐沟西南坊的天禄堂深庭大院。
    天禄堂庭园,占地面积达五万五千平方米,包括两座柳暗花明的大型花园、一座庄重幽静的王家陵园、三座形态各异的大小戏园以及14处连环住宅庭院。与常见到的北国各院排列整齐的格局不同,天禄堂另辟蹊径,取“齐中多弈、气象万千”的分布思路,尤其是配套性组合庭院,幢幢层楼,分座于各色院落,长者有“一里长廊”,短者有方型“碑院”,大大小小,犬牙交错,曲径通幽。身临其境,确有“庭院深深深几许”、“误入迷宫出不来”的感觉。
    主体庭院,气势开阔,布局对称,端庄脱俗。三进三出,院院递进,一院高于一院,一院大于一院,一院美于一院,组成一幅极富建筑节奏韵律的艺术构图。前院有金匾横排的高台廊庑,二院有宽敞豪华的巨大过庭,三院则是挑角双飞的层楼。这便是慈禧、光绪当年的“寝宫”。
    寝宫之内,幽兰吐秀、几净窗明。雪案上,微型屏风,玲珑剔透,巨大的陶瓶,古韵悠悠。一幅唐伯虎的画,使满室顿然生辉。楠木精雕的“龙床”,披了如云若雾的轻纱。如果与慈禧紫禁城“琉璃寝宫”比较,徐沟寝宫当是别一种闲适情调。
    寝宫西侧,是一所造型别致、可容百余观众的戏楼院。戏台高仅二尺,有袖珍雕栏弧绕台沿。台之前,三座玲珑看楼,环围成长方形袖珍庭院。仰视园顶,四周层檐回合,挑角遮空,只能看得到有限的小片蓝天。两侧看楼,木结构上下两层,各有一人多高。栏精梁秀,轻盈隽丽,巧夺天工。台对面,是一幢富丽堂皇的主看楼,楼上一层,被冰花隔扇和细纱垂帘分作前后两重,帘内是内眷听戏的地方,透过疏帘,居高临下,可以一览楼园全景,既可看戏,也可看人,而不为看戏人所看,实乃品茶听戏之最佳席地也。三座看楼,以走廊连为一体,组成一个结构完整、层次分明、秀美宜人的“楼中之园”,笔者青年时,曾徘徊于园中,楼虽古老,然风韵犹存,遂拟一联以咏之:“鬼斧神工,谁造琼楼玉宇;陈香古色,今游艺苑华宫”。
    城墙、城楼、牌坊、市楼、寺庙、行宫……画出一幅“古建之城”的历史长卷。已经迁往晋祠的千年、千斤徐沟大铁钟,似乎宏声依旧,回响太空。1983年,中国科学院古建学者吴晓玲来徐沟考察,当看到仅存的城隍庙门乐楼的苍老雄姿时,赞叹不绝:“考察过国内诸多古戏楼,山西所存元代戏台最多,想不到徐沟会有此宏大构筑,此乃国宝,需刻意保护”。
文化教育之乡
    徐沟不仅以“晋中粮仓”、“商贸之城”、“古建之城”闻名三晋,“徐沟县小举人多”更为人所津津乐道。一个不足两万人的县,历史上竟先后出进士16名、举人130名。彼时,徐沟城内“旗杆院”比比皆是,成为县城“八景”之外的又一道景观。
    乔松年,出身“举人世家”,先辈四代均为举人。松年幼时,聪慧过人,19岁中举,20岁中进士。授工部主事,曾任苏州知府,后为“河道总督”,因治黄工程贡献杰出,赠太子少保,《国史》为其立传。著作甚多,有《论语浅解》四卷、《萝摩亭札记》八卷、《萝摩亭遗诗》八卷等。晚年捐资修建徐沟金河书院,对故里教育事业的发展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刘耀黎,光绪举人,清末就学于日本福田大学,归国后任早期山西大学教务长。民国三年任内务部参事、教育部司长、北京《新晨报》主编。因爱乡心切,归故里兴办教育,亲任金河书院山长,并主修《徐沟县志》。他以举人的博学精文、留洋的现代科技,编写出一部纵超古人、横冠诸志、体例全新的地方志书。被《中国地方志辞典》称作“佳志”,列入“著名方志”,予以重点介绍。刘赋都,光绪举人,博学多才,学通中外。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即能用风琴弹奏贝多芬名曲,被人视为奇才。先生先任金河书院山长,后为第一任徐沟县劝学所所长。为徐沟普及教育竭尽全力,访遍48村,甚至在劝学途中,险遭保守势力暗杀。但先生兴学之念不移不减,终将徐沟教育推向历史高峰。清末到民初时,48村竟办起54所学校,普及教育形成独有的良好气候。山西提学使嘉奖徐沟教育时云:“山西教育之普及,将自该县始也”,山西省为刘赋都先生颁发了记大功嘉奖令。经过如上这些志士仁人长期苦心经营,徐沟县办学逐步形成一整套具有地方特色的办学模式。如集资办学,保证资金;实行强制入学,普及义务教育;选择学者型校长,实行校长责任制;高薪吸引优秀教师,实行教师聘任制;教材自定自选,严格考核制度……超前的教育观念,务实的办学作风,使当地教育质量久居三晋之首,连优秀考卷也被选送到日本东京在大正博览会展出。全国教育考核名列第二,获得国家颁发的大总统银质奖章。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央派两位部长来山西视察教育,山西省教育厅即推荐到“文化教育之乡”的徐沟来考察。部长离徐时最后一句话是;“徐沟往日的教育模式,比我们早了七、八十年。”
    而今,徐沟教育,依然锐气不减,蒸蒸日上。2002年,未被列入重点学校行列的徐沟中学,高考成绩居太原市第二位(包括市属重点高中),外地慕名而来的学生,占到全校学生的50%,一个设在小小乡镇的县办普通高中,居然办得如此生机勃发,这般富有引力。同年5月,投资8000万人民币,占地300亩的徐沟中学新建工程正式破土动工。为此笔者专程采访了董振邦校长。在一张硕大的“新建徐沟中学设计图”前,校长指点着:“这是塑胶四百米运动场、这是室内游泳馆,白色的是喷泉大瀑布、绿色的是草坪桃李园,教学主体大楼顶部是一顶博士帽……”笔者不禁问:“这是几流的?”答曰“努力办成全国一流高中”。
背棍艺术之乡
    “南庄的火,太谷的灯,徐沟的背棍爱煞人”。这一脍炙人口的民间谚语出自清光绪年间,说明在百年之前,徐沟背棍已经轰动一时,名噪晋中。而它的雏形产生,则在明嘉靖年间,距今已有四百多年历史了。
    清光绪年间,山东人王勋祥出任徐沟县令,平生第一次看到这“春风一夜花千树”、“背棍飘然闹元宵”的动人情景,由惊喜而酷爱,由酷爱而不舍割爱,乃至任满离去后,“二返长安”,再次“请缨”回徐沟做父母官。是年,县令自捐巨资大闹背棍。晋中一带的豪富平民、红女白婆,闻风而至,车如流水马如龙地涌入徐沟县城。一时间,人山人海,街满巷盈,连西海子冰面上都挤满了多少车马游人。真是人满为患,冰层不负重压,轰然陷塌,无数车马行人纷纷坠落冰水。于是,打捞救援、捐衣献物、花庭更衣,演出了另一场惊心动魄的悲喜剧。
    民国十四年,张称心等十位民间艺人创建了第一个背棍专业组织,人称“十老社”,对背棍进行了重大的艺术革新,设计出一批久演不衰的精品节目。如“凤仪亭”,将戏曲搬下舞台,并作了独有的“背棍蒙太奇”处理,描绘出一幅动人的图画:白脸的董卓右手托起一张圈椅,骁勇的吕布横持其戟,坐于椅中,美貌的貂婵单脚俏立戟尖,凌空飞舞。一棍三叠,塑造出三个不同的人物形象,特有的舞蹈语言诉说了一段“连环计”的曲折故事。难怪当时在中央文化部工作的徐帆先生将背棍称之为“无言的戏曲、流动的舞蹈”。确实是言之尽理,一语中的。“桑园会”虽不是如“凤仪亭”那样的“双人棍”高耸漫舞,但艺术的构思可谓匠心独用:秋胡举一株嫩桑,贤惠的胡妻并未独立枝头,而是一手挟枝,斜悬于树。别一种设计,渲染了别一种情调,力学原理的巧用,制造了别一种视觉悬念。背棍造型的奇险、精巧、典雅、飘逸,以及多姿多彩尽蕴其间。
    背棍是一种表演于街头、广场的群体舞,需要多种样式的造型,有单人棍(如“桑园会”),双人棍(如“凤仪亭”),还有三人棍(如“黄河阵”),以及几十人抬着的铁棍。晚上表演的抬阁叫灯棍。如果将徐沟七街坊的表演小组集中到一起,加上乐队,其演出队伍就达上千人。太原、山西、中央电视台,乃至英法等国外电视台皆来徐沟为其摄制了专题艺术片。一位法国制片人看了背棍后说:“真绝,徐沟,东方的神奇舞蹈!”徐沟是背棍艺术的发祥地,民国初传往山西、河南各地,逐步向南伸延,及至湖南、广东,花开半个中国。至于应邀到外地演出,更是非常频繁的事。曾几次北上首都、南下深圳表演,均博得观众的热烈喝彩。李鹏总理还特地观看了演出,并会见了徐沟演员。十多年前,中央文化部将徐沟命名为“民间艺术之乡”。
    目下之徐沟,已是焕然一新:古城改造,街道宽展,商家密集;新镇外扩,环城绕路,层楼栉比,成为太原市郊区新的农畜生产、食品加工以及文化教育的重点镇。做为国家重点建设的小城镇,将会以日新月异的变革,创造新的世纪、新的千年的辉煌。
   

                               (作者系清徐县文联原常务副主席,山西省诗词学会黄河散曲社主编)
                             

                                                                县政协文史委供稿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