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史天地

三国“三老大”有话说

时间:2015-8-11 20:52:46   作者:张卯春   来源:醋都网   浏览:172   评论:0
内容摘要:    日前,评论刘备、曹操、孙权的三篇署名文章见诸报端。社会对此反应不一,三位老大均有话说——  刘备:蜀汉政权合法性不容怀疑  六百年前,一代大师贯中先生演绎我辈激情燃烧的岁月,给刘蜀予以公正的评价,确立了本人仁义忠厚的历史地位。六百年后的今天,罗公家乡某女子快笔如刀,对我蜀...

 

 

 

三国“三老大”有话说

 

三国“三老大”有话说

 

 

 

三国“三老大”有话说

 

 

三国“三老大”有话说

 

  
  日前,评论刘备、曹操、孙权的三篇署名文章见诸报端。社会对此反应不一,三位老大均有话说——
  刘备:蜀汉政权合法性不容怀疑
  六百年前,一代大师贯中先生演绎我辈激情燃烧的岁月,给刘蜀予以公正的评价,确立了本人仁义忠厚的历史地位。六百年后的今天,罗公家乡某女子快笔如刀,对我蜀汉肆意抹黑攻击。我不明白,同是梗阳人,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该文历数我“罪”,说什么对吕布不仗义、哭荆州耍赖、携民渡江作秀、视妻子如旧衣裳……这些,虽可恶,却动不了根本。最险恶的是诬蔑我以皇室名义匡扶汉室为“招牌”“幌子”“救命稻草”,怀疑我革命之动机,动摇我执政之基础。是可忍孰不可忍,气死我也!
  当年,大汉四百年江山被瓜分被蹂躏,匡扶汉室是广大臣民的复国梦,更是我——高皇帝N代之子孙义不容辞的责任。为了实现这一伟大目标,我带领人民与曹阿瞒、碧眼小儿等大大小小的野心狼、篡逆者进行了殊死的斗争。颠沛流离、寄人篱下、屡败屡战,其中艰辛一言难尽。建立稳定的蜀川根据地以来,亦卧薪尝胆,悼日月之逾迈而恐梦不圆。勒紧裤带北伐不断,征战路上洒下了多少英雄血!心之昭昭兮,日月可鉴。
  是的,公元221年我称帝了。这又怎么样?那是在曹丕篡汉建立伪政府、国家危急之时的担当啊!江山本来是我家的,是我的爷爷的爷爷打下来的,打天下者坐天下,天经地义。并且,要保千秋万代不变色。成都称帝,顺天意合民意,是复国是继大统。狂者东走,逐者亦东走,东走则同,所以东走则异。我昭烈皇帝,与曹、孙之“帝”岂可同日而言之哉?
  壮志未酬,江山易手。但,精神不死。君不见,自我刘汉之始,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属我汉民族都是我汉人都说我汉语,想来作者也是汉之子嗣吧。数典可以,切莫忘祖啊!
  *阿瞒,曹操小名。
  *碧眼小儿,对孙权的贬称。
  曹操:知我者,沬若之后又一人
  六百年前,落魄文人罗贯中演义三国,为了标榜“皇统”,不惜歪曲史实,给伪君子大耳贼刘玄德涂脂抹粉,把曹某却贬为奸雄。此后,虽有为我鸣不平者,然而难成气候,使我一张白脸进入了新中国。半个世纪前,文坛巨子郭沫若先生为我翻案,但罗氏流毒甚广,难以肃清。今天,梗阳女子反戈一击,称我为“全能的盖世英才”。之影响可能不及沬若,其褒奖却前所未有。
  遥想当年,孟德我翩翩少年郎,孝亲廉能,尚义任侠。崇刑名,抑豪强。关东举义旗,悲歌讨董卓。求贤三令,山高水深。猛将如云,谋臣如林。奉天子,令不臣。讨张绣、枭袁术、斩吕布,决战官渡,扭转乾坤。近取并州,远征乌桓。伐刘表,苦斗赤壁。逐马超、破韩遂、降张鲁……跃马扬鞭扫千军。太行北上苦寒行,碣石东临观沧海。屯田耕战,整齐风俗。四海未定,北国靖。乱世舍我去,几人帝,几人王,多少百姓要遭殃!
  当然我不是完人,也不可能全能,也有错事憾事。作者文中提到典韦之死,便是我心中之最痛。
  公元197年,我统兵南征,那时董卓旧部张济已亡,其族侄张绣率领其部,以宛城为基地与朝廷抗衡。大军兵临城下,绣等举众投降。我优待俘虏,厚待之。不料其贼心不死,竟以我霸占他婶娘为名突然反叛,爱将典韦为保护我而英勇牺牲。此事,罗氏听信张绣胡编成书,侵害我名誉,影响广大。事实是,张济寡妻邹氏慕我才品,我爱她美貌,两厢情愿,遂成巫山之好。非霸非抢也非偷,操守高于当今专家认可的“成人、自愿、私密”性爱三原则。依据?有。请翻开陈寿《三国志·张绣传第八》:“太祖纳(张)济妻”。“纳”为何意?娶也。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更有如作者等为我正名,虽然过誉了些,但我高兴,谁没有点虚荣心呢!
  天上,还是汉时那轮月;人间,是非成败转头空。
  来,古今朋友们!大家举起杯,共唱一曲:“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求贤三令,曹操《求贤令》、《求逸才令》、《求直言令》。
  *几人帝句,曹操《让县自明本志令》:“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孙权:善终不善终,冷暖朕自知
  六百年前,罗贯中写三国尘封事。时过千年,又囿于褒刘贬曹之观念,且用文学笔调演义,问题和疏漏在所难免,不必苛求。褒你,不要沾沾自喜,你没有那么好;贬你,不必耿耿于怀,你没有那么坏。对近日报端文章作者,也应这样。
  作者评论我“善始未能善终”。余以为,善终与否在于不同标准,即何谓善终,何谓不善终?若论我未选好接班人而亡国,似乎可以说“未能善终”。若与魏蜀相比,我政权存续时间最长,且沦陷最晚,也不好说“未能善终”。如果放宽视野,从宏大的时空看,哪个政权不是短命的,哪个末代皇帝不是被称为昏君——没有一个善终的。
  我注意到了作者批刘的几句话:“既为天下计,曹魏的天下与蜀汉的天下有区别吗?刘家的政权就一定强于别家的吗?至于这样涂炭生灵吗?”好,问的好!有人说,中国五千年历史可一言以蔽之:争皇位、保皇权。造反者均打着“以天下计”的大旗,就连梁山草寇也要扯起“替天行道”的杏黄旗,以证明自己的合法性和正义性。保皇派也是这样。
  谨以此观点反观我东吴之终。不肖子孙孙皓,在司马大军压境之时,不是决死抗敌,而是效法刘阿斗,“一片降幡出石头”,把政权拱手相送了。那个臭小子可能就是这样想的:既为天下计,晋天下与吴天下有区别吗?孙家的政权就一定强于司马家的吗?至于兵戎相见、涂炭生灵吗?
  他的皇位丢了,未善终;二百三十万百姓、二十三万士兵、三万二千官吏避免了流血、死亡,善终了。
  好吧,谢谢你,时遥路远的小姑娘,是你给了我新的启迪与思考。
  *石头,石头城,即南京,古称金陵,吴国首都。诗句引自刘禹锡《西塞山怀古》。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