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史天地

清源知县储方庆

时间:2021-5-20 18:38:14   作者:武瑞成   来源:清徐融媒   阅读:1   评论:0
内容摘要:  储方庆,字广期,号遁庵,是清代康熙十四年至康熙十八年清源知县,江苏宜兴人,在清源四年任职期内,大有政声,其诗文也堪称一时,为清诗文家。  储方庆出生于一个诗书世家,宜兴又地属名区,可谓出生于名区名家。宜兴地处沪、宁、杭三角区的中心,东濒...


清源知县储方庆


  储方庆,字广期,号遁庵,是清代康熙十四年至康熙十八年清源知县,江苏宜兴人,在清源四年任职期内,大有政声,其诗文也堪称一时,为清诗文家。
  储方庆出生于一个诗书世家,宜兴又地属名区,可谓出生于名区名家。宜兴地处沪、宁、杭三角区的中心,东濒临太湖,西接常州,境内山、水、平原几乎各占三分之一,灵山秀水,物产丰饶,自古人文荟萃。宜兴储氏始祖为唐代田园诗人储光羲,他与唐代诗人孟浩然、王维并称“唐代三大田园诗人”宜兴储氏自古诗书传家,其源本于齐鲁田氏,晋时南迁至宜兴,因诗礼遂成名门望族。始盛于宋末元初。储氏三兄弟储文壁、储文郁、储文在咸淳六年(1270年)同榜中进士,人称“老三凤。”极盛于明末清初。康熙五年(1666年)首场“用武策”取士发榜,储方庆中第一,其兄储善庆中第六,本家储振中第八,后同登进士,时称“三凤”。储方庆育有五子:储右文,储大文,储在文,储郁文,储雄文。他们都从师于本家储欣,先后均登进士,史称储氏“五凤齐飞”。雍正乾隆朝,其弟储在文子储晋观,孙储室书、储秘书均登进士。储家人才辈出,兴盛如此。宜兴储氏历代曾考中进士548人,其中状元4人,榜眼5人,探花1人,任宰相者10人。其家族自古风华,无出其右者。
  储方庆在康熙六年中进士后,以康熙十四年授清源知县。到任伊始,即碰到两大难题:一是每年为防白石河冲清源城,修筑白石河堰,征召百姓出工出钱,民生已经贫困交加;二是接朝廷指令,为住防晋阳的军队筹备运送粮草。偏偏这两大难题在时间上又重叠,储知县面临极大的考验。“清源之害莫大于白石山水,每夏秋淋潦,水发如黄河,直冲城之西门,居民有漂荡之忧。”(储方庆《白龙神庙记》)“夏秋遇雨,泛涨为城害。”(《清源县志》顺治版)可见,白石河洪水对清源县城威胁危害很大。因此,明清凡清源知县必须每年调用大量民力,筹集数额巨大的资财用于修堤固堰。而“闾里豪强与执牍之吏,因缘为奸,以劳民为利薮也。”而县里官员并不思根治,只是年年修修补补,然后就大肆张扬修堤功绩,陷入年年毁年年修,年年劳民伤财恶性循环。白石河确实成为清源四害,水害、劳民、渔利、伤财。储方庆莅清,又“适逢秦陇兵兴,天子命建威将军驻牧晋阳,以备西陲。”命清源等附近县邑供应军队粮草。清源百姓疲于奔命,出粮草钱财,奔走运送。还须出工修筑堤堰。“修堰则民重役,不修则城坏,城毁民困。”(《清源县志》)粮草务须征收运送,否则就是违抗皇命,是掉脑袋的事。储知县陷入了两难困境。他斟酌再三,停修堤堰,以省民力;对粮草征收,“假贷以办,不取民一钱”(《清源乡志》)。省去民力,解民财困,甚得民心,深受清源百姓爱戴。第二年夏秋,白石河洪水暴发,竟改道南流,避开县城十余里,东入汾河。储知县见此情形,大喜曰:“清源城可以数十年无水患了!”储方庆在清源任上,以民生为重,爱民惜力,解民困苦,入名宦祠,受清源百姓世代祭拜。
  储方庆出身大儒世家,诗文甚是了得。有《遁庵文集》行世,只可惜他的千余首诗歌大都散佚,庆幸的是他的“清源八景”诗收入《清源乡志》,保留了下来。其诗风慷慨苍凉,悲壮雄健,厌弃世俗官场,向往隐逸游仙。如他的《平泉流碧》诗:
  不老池边且濯缨,可能洗耳便埋名。千章灌木稀人迹,百道流泉和鸟鸣。此地自宜耽寂寞,使君何意厌逢迎?琴高一去无消息,有约来骑海上鯨。
  储知县在任期间,已将清源山水游历殆遍。他虽是江南水乡之人,但来到北方高原,竟然能看到“平泉流碧”这样富有江南水乡色彩的如诗如画美景,自然激动不已,更让他浮想联翩。
  不老池水清澈可鉴,汩汩滔滔,诗人想到的是可以濯缨、濯足的沧浪之水,“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屈原在《渔父》中以渔翁的口吻引用了这首先秦乐府。屈原以为“举世皆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渔翁却建议屈原“不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方为聪明人。屈原回答说,自己不能以清白净洁之身,蒙受世俗尘埃的污染。渔翁见屈原“不可理喻”,便高唱这首沧浪歌翩然而去,意在表明,人世清浊不由人定,但人可以据社会的清浊而决定自己怎样行事,遇治则仕,遇乱则隐,何必强求自己如水清澈呢?在诗人看来,不老池水清澈如许,真乃“濯缨”最佳处,何必他求呢?透露出欲求隐逸的郁闷。
  “平泉流碧”乃濯缨佳处,亦为“洗耳”胜地。典出尧帝与许由。尧帝年老,想把帝位禅让于贤能寡欲的许由,许由不但拒绝了尧帝的禅让,而且连夜逃进箕山,隐居不出。尧帝以为这是许由谦虚让贤,越发尊敬他,便派人去山里请他。许由听到这个消息,立刻跑到颖水边去洗耳,认为自己听到这个消息的耳朵也受到了污染。隐居在这里的巢父牵牛来饮水,看到正在洗耳的许由,便询问其缘由。巢父听后说:“这都是你在外面招摇惹的麻烦,自找的还洗啥耳朵呀?我不在这里饮牛了,怕你洗耳的水弄脏了牛的嘴。”便牵牛到上游饮牛去了。许由自惭不已,听从巢父,再不敢招摇了。储知县用这个典故意在言明,如果自己能像许由一样洗耳恭听,那就从此隐姓埋名也心满意足了。况且这里树木葱茏,人迹少有,流泉澄澈,纵横潺潺;又有百鸟和鸣,正是隐居的最佳所在。水美景好,可以让人抛开早已厌烦的官场逢迎,让那颗烦乱不堪的心得到平和的宁静,痛痛快快消受这安宁称心如意的美景,也是一桩幸事啊!此景虽好,此心虽静,此情虽悦,但如果能同志同道合的友人一起来领略这绝好的风光,该有多么欢乐呀!可是,知音难求,知己难觅。伯牙琴高,子期一去,终身不复鼓琴;友人一别,再无消息。那就等待将来吧!相会之日,定当像当年李太白一样,作一次“骑鯨”之旅,尽情享受江海浪涛的畅快,然后遁去,在这个偏远的山水之乡,茅庵草舍之中,度完余生,也就足矣!“人间未有飞腾地,老去骑鯨却上天”,这才是人生最完美的选择啊!难怪储知县为自己起了一个“遁庵”的大号!全诗四处用典,想象纵横,贴切表达了厌弃世俗官场,归隐游仙的思想,体现出高超的艺术技巧和创作功力。
  四年之后,康熙帝颁诏天下,令三品以上官员推荐“学行皆优,文辞卓越之人”,“朕将亲试录用”,曰“博学宏词”试。储方庆受荐应召不得不离开清源知县任,赴京参试。太原傅山也是这次被阳曲知县逼迫,装病抬到京城参试。储方庆所幸“未遇”,借机再未出仕,肆意于诗文,写成《遁庵文集》。1683年,年仅五十的储方庆走完了他短暂的人生之路。他去世后,康熙朝左都御史、刑部尚书大同魏象枢写了墓志铭,评价他“倜傥幻化,义不与古今人苟合,为世所称”。此地逢此人,此人爱此地。这位身历四年清源知县的储方庆,虑民疾苦,为民纾困,清政廉洁,百姓称颂;为人耿介忠直,厌弃世俗;为诗笔吐心声,率真无忌,纵横驰骋。诗如其人,乃真性,真情,真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古村杨房:杨房营的土盐生产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举报电话:5722696 网上举报邮箱:qxrbs@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14120200008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2696  


晋ICP备2020013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