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村企一线

苍茫历史的无字丰碑——西楚王

时间:2011-9-9 21:53:54   作者:清徐新闻网   来源:清徐新闻网   阅读:2315   评论:0
内容摘要:

苍茫历史的无字丰碑——西楚王
 本报记者   苗志崇   刘炜     本报特约通讯员   韩学吉

苍茫历史的无字丰碑——西楚王

张建宏(左)和李佩容接受采访。
李佩容,1926年生,山西省劳动模范。

苍茫历史的无字丰碑——西楚王

西楚王村的大槐树,直径约1.58米。

 

        人常说“千年的柏,万年的槐”,能够有资格作为西楚王历史见证者的大概只剩下这几棵不知生长了多久的老槐树了。在西楚王的大街上,我们见到了其中的一棵,树已枯死了一大半,树心腐朽中空,树身上挂着鲜红灿烂的布条显示着本村人对它的厚爱,残存的生命力仍在树皮表面蔓延,顽强地向人们展示着尚未熄灭的绿色。也许,在遥远的唐朝,田志超曾在此荫萌下参禅打坐、济世渡人,也许,不远的一百多年前,郭静远先生曾在此树下目送他的门生们走向清徐各地、走向省城、走向更遥远的地方……西楚王的宗教不曾兴盛过,却有远至唐朝初年的汉人成佛第一人——“空王佛”的不朽传说,西楚王的文化并不为今人所知,它的教育创新的方向和内容却在郭静远等人的带领下一度处于中华民族的前沿。
        据《西楚王村志》编撰者韩学吉先生的介绍,《西楚王村志》中收录了古今有影响、有记载的各类人物一百多名,“空王佛”田志超、郭静远和崔荣采大概并不足以代表所有这些杰出的人物。但对《每周一村》来说,要在小小的一个版面上从各个方面全面展示西楚王村的古今风貌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对古今的西楚王村资料做了尽量详细周密的对比之后,从“唯神论”一脉相承漫长的封建社会历史中取一个“空王佛”田志超,从风起云涌的近代历史中取一个能够代表当时清徐最高文化教育层次的郭静远,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出发,也许这样是比较合适的。
       为了拿到尽可能翔实缜密的资料,在徐沟镇政府张建宏先生带领下,我们走访了前人大副主任关光远先生、原党校书记张永健先生、原村党支部书记李佩荣先生等人,前市容办副主任韩学吉先生为我们提供了尚未出版的《西楚王村志》手稿,详细介绍了村志编撰的情况。我们所到之处都受到了周到的接待,这些与我们父辈同龄的人们,为我们阐述故事传说、与我们探讨历史疑云,他们的热情让我们感动,他们的渊博让我们叹服。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张建宏先生,公务繁忙中抽出时间来陪我们采访,已是不惑之年的他顶着炎炎烈日、大汗淋漓地带着我们四处奔走,为了我们采访的顺利,张建宏先生不仅为我们提供采访线索,还动用了自己一切可以想得到的资源为《每周一村》的采访提供便利。正是他们的无私帮助,让我们的采访过程少了很多曲折,多了许多的温馨。我们采访过的很多村庄,能够现于报端的文字背后,往往有着这样一大群人默默地支持付出,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我们才有内容丰富的文化内涵,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我们的历史才不再孤单。

     徐沟镇西楚王村:位于徐沟东南7华里,现有人口2637人,耕地6283亩,种植结构以玉米、高粱等大秋作物为主,还有蔬菜2000余亩,水果1000余亩。近年来,该村发展迅速,被山西省委省政府确定为新农村建设重点村。

■ 西楚王的前世今生

       徐沟镇西楚王村,光绪辛巳年《徐沟县志》载名楚王村。居民冯姓郭姓,得名冯郭楚王;又因位于张楚王的西面,故名西楚王。明万历年间,《徐沟县境图》标识为“楚王堡”,西楚王堡,周围一百七十丈,高三丈五尺(明万历徐沟县志)。光绪年间的《徐沟县志》载:旧传春秋时,楚入晋地,与晋战。今之楚王等村,即楚所经过处,宜武二村即屯兵用武之地,内道等村即楚行兵之道路。
       西楚王的历史久远到何种程度,现在的我们已经无处考证。据村里九十高龄的目击者冯静萱先生和八十岁的王运昌老师回忆,阎锡山政权修建“南同蒲铁路”时,途经西楚王村古墓,曾挖出过棺材。棺材四周埋着十几根石柱,柱上拴着铁链,棺材悬空吊起,下面铺着一层煤,棺材周围有不少枯骨和坛坛罐罐等陪葬品。这个墓葬包含了大量的时代风俗和地域特征等考古信息,对于今日的考古研究应该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张永健先生向我们介绍说,从前西楚王的规模比现在要大得多,仅人口就有四五千人。清光绪初年发生的旱灾(1876年到1879年),河南、山西旱情最重,又称“晋豫奇荒”、“晋豫大饥”,当时“饿殍载途,白骨盈野”,西楚王人口因此急遽减少;清朝末期,义和团运动被残酷镇压,西楚王的人口降至了历史的冰点。直到现在,村里还是房多人少,没有恢复到从前的规模。

■ 千古传颂“空王佛”——田志超

       徐沟镇西楚王村,光绪辛巳年《徐沟县志》载名楚王村。居民冯姓郭姓,得名冯郭楚王;又因位于张楚王的西面,故名西楚王。明万历年间,《徐沟县境图》标识为“楚王堡”,西楚王堡,周围一百七十丈,高三丈五尺(明万历徐沟县志)。光绪年间的《徐沟县志》载:旧传春秋时,楚入晋地,与晋战。今之楚王等村,即楚所经过处,宜武二村即屯兵用武之地,内道等村即楚行兵之道路。
       西楚王的历史久远到何种程度,现在的我们已经无处考证。据村里九十高龄的目击者冯静萱先生和八十岁的王运昌老师回忆,阎锡山政权修建“南同蒲铁路”时,途经西楚王村古墓,曾挖出过棺材。棺材四周埋着十几根石柱,柱上拴着铁链,棺材悬空吊起,下面铺着一层煤,棺材周围有不少枯骨和坛坛罐罐等陪葬品。这个墓葬包含了大量的时代风俗和地域特征等考古信息,对于今日的考古研究应该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张永健先生向我们介绍说,从前西楚王的规模比现在要大得多,仅人口就有四五千人。清光绪初年发生的旱灾(1876年到1879年),河南、山西旱情最重,又称“晋豫奇荒”、“晋豫大饥”,当时“饿殍载途,白骨盈野”,西楚王人口因此急遽减少;清朝末期,义和团运动被残酷镇压,西楚王的人口降至了历史的冰点。直到现在,村里还是房多人少,没有恢复到从前的规模。

■ 千古传颂“空王佛”——田志超

    “空王佛”田志超在西楚王及周边享有盛誉,西楚王村无论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还是牙牙学语的孩子,对于“空王佛”都不陌生,周边十里八乡都知道“空王佛”田善友是田楚王(后归入西楚王)村人。这个汉人成佛第一人,在西楚王村口口相传的历史中长盛不衰。清光绪年间的《徐沟县志》中记载:“空王佛,邑之田楚王村人。姓田氏,幼而参禅礼佛,通三昧,人称田善友。春夏佣工,东皋有田善友,北陌亦有田善友,而实在庙中也,村人觉其异,多有问吉凶者,遂逃入绵山。唐贞观中,旱,太宗诣山祷雨有应,赐号空王佛,人更敬信,每旱,远近白衣赤足往祷,约到绵山,即大雨淋漓。至今空王佛庙犹存。”西楚王村现存的清光绪二年(1876年)半截石碑《重修空王佛庙碑记》:楚王庙,历年久远,因……重建乐楼一座。
       近年来,随着绵山发现的全球最大规模包骨真身塑像群引起轰动,“空王佛”田志超的传说再次引起广泛关注。中央电视台、人民网、凤凰网等电视、网络的知名媒体对此进行了大量报道,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先生也做了专访,并著书《绵山造像》《绵山包骨真身像》以记述,作为包骨真身塑像群的主打人物,“田志超”、“空王佛”等词汇一时甚嚣尘上,被广为传播。
       但是这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与西楚王无关,这个清徐史志上明确记载“空王佛”的出生之地,始终静悄悄地没有一丝波澜。也许是漩涡的中心最安静吧!也许是西楚王人早已如“空王佛”一般厌倦了世俗功利的追逐,连绵山人慕名而来抄录西楚王村“空王佛”寺碑文的行动都引不起他们的兴趣。不过,直到今天,他们仍然在以自己延续多年的传统习俗纪念着这位出自西楚王的“空王佛”。
       “空王佛”的生日为农历三月十七,西楚王的庙会就在这一天。韩学吉先生向我们介绍,清末民初时,每年的农历三月十七日,西楚王都要举行盛大的祭祀活动,平遥、榆次、太谷、清源、太原,甚至内蒙等地客商都要来此聚会交易,主要地点就在“空王佛庙”至“乐楼”的东大街。时至今日,这个庙会依然很热闹。
       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空王佛”的名头了,但如此近距离地感觉到他的存在还是第一次。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渐成热潮的今天,“空王佛”的宗教意义可以淡漠,但他的历史价值呢,难道是可以随意任无情时光将之带走的么?

■ 时代精神的先行者——郭静远

       被刘文炳先生称为“自清末能发挥时代精神者”的郭静远(名建延,字静远)一辈子只做了两件事——经商、育人。1895年甲午战争之后,郭静远“嵩目于国人愚弱致败,决志归籍,以身许社会,壹力教育。”
       由经商而投身教育事业,这是旧中国许多仁人志士都会做出的选择。郭静远是清末的诸生,经商时便以“任侠”著称。《徐沟文献志》中这样记载:庚子大创后,清廷稍知变法兴学……各乡闻风兴起,诸塾师多愿随其后,虚心究教授法,一时称盛。有清之末,县之学风发扬较早,静远率其村人实施之力为多。晋中妇女裹足积习最锢,静远先以家妇女解放为村人倡,卒成风气。据统计者谓,省垣师范及中等各校,每岁新生徐最多,且多为其徒,籍于冯郭楚王者十之五六。县之小学教员皆为师范生,而籍于冯郭楚王者亦十之五六。其益于田里有如此者。其后历任大常高小校、县立女子高小校教授多年,造就尤众。计在五十之前,以名士为游侠,为达商,为勤农,而无不归宿于致用之学。五十以后壹意于国民教育,卒跻高年得遂志以殁。
       就是这样一个清徐教育史上“教父”级的人物,在他死时“无子,殁之日未能成殓”,但他的葬礼却是最风光的,“邑人哀悼之余,解囊助者踵相接,执绋送葬者尤不可计。民国十五年,其门人为立碑于冯郭楚王之学校,垂为纪念。”这是对郭静远先生一生“高风亮节”最客观真实的评价,大去之时,桃李相送,没有自己的儿子,却有着数不胜数、深切怀念着他的众多后裔……
       在编辑本期《每周一村》的时候,我照例向读者、老师、领导们征求意见。他们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强烈,“你怎么可以不写杨宇先、‘文武双全’享誉国内体坛的‘三晋快人’崔荣采呢!”“你怎么能忽略了‘革命家’马真呢?”……自从从事《每周一村》栏目的编写工作以来,几乎每次我们都会遇到这样那样难以取舍的选择,本来以为自己似乎适应了这种饱受选择碾压的煎熬。然而,这一次,我还是被触动了,与过去不同的是,这次不是因为艰于割舍的感受,而是因为这些众多西楚王籍杰出人物的背后,是西楚王村特有的强大气场,犹如璀璨星辰点缀下的深沉夜空,博大、精彩、沉重,如一块伟岸无比的丰碑,无言地映衬哺育着星辰的壮美,同时也让初窥门径的我们,看得呆了、傻了、痴了,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举报电话:5722696 网上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14120200008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2696  


晋ICP备2020013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