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村企一线

因煤而兴的千年古村

时间:2017-4-16 17:23:01   作者:苗志崇   来源:醋都网   阅读:1340   评论:0
内容摘要:因煤而兴的千年古村——马峪乡后窑村    马峪乡后窑村:位于县城北部约12华里,因村庄附近开采小煤窑较多,故取村名为后窑。村中以葡萄种植为主,耕地800余亩,在籍者800余人,居民姓氏以吴、武、曹、李姓为主。农历三月二十七为当地传统古节“祭瘟社”。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

因煤而兴的千年古村
——马峪乡后窑村

 

因煤而兴的千年古村

  
  马峪乡后窑村:位于县城北部约12华里,因村庄附近开采小煤窑较多,故取村名为后窑。村中以葡萄种植为主,耕地800余亩,在籍者800余人,居民姓氏以吴、武、曹、李姓为主。农历三月二十七为当地传统古节“祭瘟社”。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宋代诗人范成大《夏日田园杂兴》中这样描写农村的生活。但在我县,却有这样一个村子,它应经济发展的需求而生,在近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煤炭生产是当地居民曾长时期赖以生存的主动脉。这个村子就是马峪乡后窑村。
  后窑村始建于宋代,自宋代以来,我国的煤炭大量使用,因而催生出许多相关产业,促进了冶炼技术、瓷器制造等行业的进步,也因此推动了宋代欣欣向荣的经济发展格局,在农业经济为主的封建社会里孕育了资本经济发展的萌芽。如果要追寻龙城乃至三晋的经济、军事变化之路,后窑是不容错过的。
  村名之谜
  位于晋陕官道,坐拥煤炭之利。可以想见后窑的历史上的不平凡,仅从“后窑”村名之由来即可见其一斑。
  在极为有限的史料记载中,后窑曾有两个名称,一个是沿用至今的后窑,还有一个叫“吴家门前”,两者曾长期并存,不分轩轾。后窑之名始见于清光绪《清源乡志》,清顺治的《清源县志》中则没有相关的记录。清光绪《清源乡志》同时还有载名“吴家门前”,吴姓是当地的大姓之一,至今仍占据了后窑近半的人口数量。关光远先生的《村名集锦》中记载,民国后两村合二为一,称为后窑。1953年,全县撤区划乡,时建41个乡,白石沟内村庄分别建“后窑”、“圪台头”两个乡。
  从种种记录可以看到后窑村在白石沟的显赫位置,作为白石沟内人口最多的村庄,后窑也是当之无愧的。但其为何其名只有区区数百年的记录呢?我们或许可以在《罗氏家谱》和顺治《清源县志》中一探端倪。据清源《罗氏家谱》载:罗氏始祖唐僖宗时仕清源,“三始祖景中、景岩见山中窑户,面目黝黑”。顺治《清源县志》中,后窑隶属的白马一为14个村,到光绪《清源县志》白马一则增为24个村,两者增减的村子有“前窑”及“后窑”和“吴家门前”,这个已经消失了的“前窑”与现在的“后窑”有何联系?“前”、“后”之别是否是作为煤炭生产者聚居点的位置变化而来呢。

 

因煤而兴的千年古村


  78岁的吴维新老人向我们介绍说,吴氏先祖是在满清“三藩之乱”后,为了躲开世人对与“吴三桂”同姓者的敌视和可能发生的迫害,这才避入山中的。战乱时期,人口变更频繁,许多的记忆也随着新旧交替而消失无踪,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早在五代时期,就有人定居于此了。
  千年宋成窑与“祭瘟社”古节
  因煤炭而兴的人群聚居地,宋成窑是后窑历史上一个绕不开的课题。虽然这个年代久远的老窑洞已然停产,但它曾经出产的优质半无烟煤对清徐历史文化的发展有过巨大的影响。
  宋成窑也名“顺成窑”、“集成窑”,为平井,在1949年经整顿开工后,日产量15吨左右,现已停产。
  有关资料记载,在宋朝,酿醋工匠从焦饧上色中得到启示,利用清源边山“宋成窑”开采的半无烟煤,在“醋杞”与“淋醋”工序之间,加了一道“熏醋”工艺,使淋出的醋棕红透亮,味道醇香。而我县声名远扬的葡萄干,在相对闭塞、交通不便的山西能够达到外销200余吨的规模,宋成窑的优质煤炭在其中所起到的巨大作用也是功不可没的。
  在初备煤炭工业化雏形的生产中,劳动力的作用是举足轻重的,后窑村对“人丁兴旺”的渴望也异乎寻常的迫切。这一点,从当地的传统古节“祭瘟社”上展露无遗。
  对“祭瘟社”这个后窑村特有的节日,我县的本土文化专家郭会生老师做过专门的研究。这个古节应为当地人口突破四百人的一个纪念性的节日,同时也包含了驱除疾疫、祈求人丁兴旺之意。在当地的许多故事传说中,充满了对这个节日的浓厚感情。

 

因煤而兴的千年古村


  烈火焚烧的百战之地
  在许多革命前辈的回忆录中,后窑这个地名出现非常频繁。无论是抗日战争时期还是解放战争时期,这个独特的位置让后窑成为各种军事活动互相角力的必争之所。在这个小小的弹丸之地上发生了多少硝烟弥漫的战斗,目睹了多少血肉横飞的惨剧,用不计其数这个词汇来形容是比较适合的,这些曾经的记忆已经镌刻进了后窑岁月沧桑的年轮中,成为那个年代难以磨灭的烙印。
  阎伪政权时期,阎锡山部在晋中开展“水漫式”攻势,妄图横扫晋中平川解放区,白石沟被阎锡山部列入其“百里防线”之内。阎伪军在白石沟内施行了“以村治村”、以“沟里人治沟里人”的政策,“兵农合一”、“三自传训”、“自白转生”,惨绝人寰的悲剧轮番上演。由这些“沟里人”组成的复仇大队、民兵组织争斗不休,兄弟阋墙、骨肉相残……老革命者肖辉的《龙啸——战斗在敌人心脏的真实故事》一书中,对此做了详细的描写——炮声隆隆,机枪刮风似的响个不停……
  山西素有煤铁大省之称,在笔者采访和写作的过程中,往往要参阅大量的资料来为清徐的本土文化做定位,进一步的思考和有依据性的推测。而这次撰写本文过程中,资料之繁复、涉猎之广泛,大大出乎笔者的意料,似乎所有与三晋文化、历史有关的史料,都能在后窑村找到蛛丝马迹,甚至是非常确凿的依据。大到晋商、工业雏形、生产力的进步、战争,小到清徐的葡萄、醋、各种加工业的延伸发展……几乎是三晋文化乃至祖国文明史的“具体而微”者。后窑像一个小小的枢纽,映射着时代,记录着历史。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举报电话:5722696 网上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14120200008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2696  


晋ICP备2020013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