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渊阁记

我在吕梁工作的三十五年

时间:2017-9-17 19:52:36   作者:李中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1953年至1986年,我在吕梁工作了35年,前19年在文水,后16年在方山。1953年由榆次专区调到文水,我19岁,1971年由文水调往方山,37岁。1986年调回清徐,我52岁了。可以说,我将青年时期奉献给了文水,中年时代奉献给了方山。回到清徐已步入老年了。回顾这35...

 

我在吕梁工作的三十五年

 

  
  1953年至1986年,我在吕梁工作了35年,前19年在文水,后16年在方山。1953年由榆次专区调到文水,我19岁,1971年由文水调往方山,37岁。1986年调回清徐,我52岁了。可以说,我将青年时期奉献给了文水,中年时代奉献给了方山。回到清徐已步入老年了。回顾这35年,是我学习成长的35年,是风云变幻的35年,也是我经受考验的35年。
  当了三十年“老推”
  1953年,毛主席指示要加强农业技术推广工作,全国各县都要建立农业技术推广站,当时,我在榆次专区农场推广队工作,为了充实各县推广站工作,便调往文水县。我本想调回清徐县,当时的领导很犟,不容商量。调到文水后,一待就是19年,60%的工作在农村,40%的工作在机关。1964年以前下乡是步行,1964年我们以贷款方式买了一辆德国钻石牌倒登闸自行车,下乡改为骑自行车。在农村工作是与老百姓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通过劳动过程,向老百姓传授农业生产新技术。文水县平川多山区少,种植的农作物主要是冬小麦和棉花。
  1964年,文水县的棉花种植面积就达24万亩。全县有好几个棉花收购站。人们吃的食油也是棉花籽油。棉花面积大,但产量不高,每亩只产皮棉30多斤。为了提高棉花产量,农业科技人员想尽了各种办法,省农科院院长武藻,是棉花专家,他到新疆去学习,总结新疆的棉花高产经验是“九早三多一晚”,回山西后便指导各县推广,文水是特早熟棉区,不适应新疆经验,推广的结果是让棉花减产。棉农们说:“九早三多一晚,棉花长成光杆。”汾阳农科所的任天佑同志,到文水调查研究,发现西城村王继成的棉花长得很好,便总结出了“王继成植棉经验。”这一经验产生在文水本地,一推就灵。当时,晋南也是棉麦产区,最早产生了棉花劳模曲耀离,还产生了金星奖章获得者吴春安,还有棉花“八仙”,周总理表扬过的棉花土专家吴吉昌,他的芽苗栽培技术红极一时,我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提高了业务水平,1982年,首批被授予农艺师中级技术职称,算一算,一推就是30多年,因此,人称我们是“老推”。
  1984年,国务院农牧渔业部给从事推广工作30年的同志颁发了荣誉奖章,我还为此作诗一首:
  人云有智不攻农,我言攻农乐无穷。
  热恋农技三十载,科技硕果与日增。
  吕梁山区当老推,山下山上血汗挥。
  金红奖章胸前戴,鞠躬尽瘁度晚年。
  拼命学习换来“白专”评价
  我参加工作前的学历是初中肄业,因感觉自己文化底子薄,参加工作后便拼命学习。1952年就订购了《毛泽东选集》,后来又订购了《斯大林全集》。当时,毛主席提倡“一边倒”,处处以苏联为师,干部们都学《联共(布)党史》和《政治经济学》。我是做农业技术推广工作的,当然要学习农业技术基础知识。便自己购买了农业技术基础教材,进行自学。如:《化学》、《植物学》、《植物遗传学》、《农业气象学》、《土壤肥料学》、《物候学》、《病虫害防治学》、《水利水保学》等。还参加中国人民大学函授班。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学习。不过当时学习农业技术也讲“阶级斗争”,说米丘林学说是无产阶级学说,苏联科学院院长李森科属无产阶级,他的小麦春化学说是无产阶级学说。西方的摩尔根、孟德尔的基因学说是资产阶级学说,是唯心的,是反动的,应当批判,这就干扰了植物生理遗传学的正常规律。直到苏联解体,改革开放后,我才知道李森科的春化学说是不存在的,是伪科学,基因学说是生理遗传学的基础。
  在学习政治与业务的同时,我与其他年轻人一样,还喜欢阅读当时流行的小说及其他书籍。如《吕梁英雄传》、《太阳照在桑干河上》、《青春之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红岩》等,还订着《新观察》、《说说唱唱》、《人民文学》等杂志。
  1964年,我在县农业生产办公室工作,办《农业生产简报》,办公室除订有《山西日报》外,还订了一份《北京晚报》。晚报上有一个栏目《燕山夜话》,文章短小精干,内容丰富,告诉人们如何生活处事,大家都爱看,后来,我去新华书店,看见有《燕山夜话》结集本,共5册,我便购买回来,供同志们轮流翻阅。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运动一个接一个,但我常是坚持业务工作,不参加任何运动,包括四清运动,1966年,“四清”转为“文化大革命”。文革开始将干部划为四类,一类是好干部,二类是有一般问题的干部,三类是有严重问题的干部,四类是滑向敌我矛盾了。我被划为一类干部,在机关坚持业务工作,大多数同志到党校参加学习班去了。过了一段时间,由于运动分子的揭发,说我有严重问题,我也被分去党校学习了。学习完回到机关后,又让我向群众作检查,三番五次直到运动矛头转向斗争当权派,我才被解脱出来。
  几十年来我一直未被批准入党,也是说我政治不开展,走的是“白专”道路。

 

我在吕梁工作的三十五年


  与英雄人物结缘
  我在吕梁工作过的两个县,都是出英雄人物的地方,文水县是出巾帼英雄的地方,古有武则天,今有刘胡兰,古《文水县志》,开头就是突破天头,书写着则天圣母。在南徐村有则天圣母庙。村西北部有个柏峁坡,坡上曾有武则天祠堂,后称寿宁寺。寺周有柏树林,柏树长得很奇怪,树干都是扭曲状,而且都是向左扭,是文水的八景之一,寿宁怪柏。文水有个武午村,与武则天有关。民谚有:“男不生子,女不生午”。武则天是午时生的,因此坐了女皇帝。文水还有个武陵村,据说武则天父亲武士钁就埋葬在这里。文水人因有武则天女皇帝而自豪。更为出了女英雄刘胡兰而骄傲。我刚到文水,便听到歌唱刘胡兰的民歌:
  文水平川平又平,
  出了一个年轻的女英雄。
  她的名字叫刘胡兰,
  她是咱们共产党的优秀党员。
  于是我便怀着崇敬的心情去云周西村参拜刘胡兰墓。当时还没有刘胡兰陵园,老同志们领着我走过弯弯曲曲的田间小路,在一块庄稼地里找到刘胡兰墓。是一个小土堆,墓前立一小石碑,上写刘胡兰墓。我站在墓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三鞠躬。当时,刘胡兰的战友李永秀同志对我说:“胡兰子不仅在敌人面前威武不屈,视死如归,在生前,对工作也是认认真真,十分出色地完成党交给她的各项工作任务,不怕苦,不怕累,她在贯家堡培训班上发言,站在桌前,只比桌子高一点,但讲的话很在理,对大家很有启发,令我们佩服。她正象毛主席的题词中所说:“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后来,修了刘胡兰陵园,又修了刘胡兰纪念馆。在建园时,中央的钱俊瑞等同志亲自前来指导,直至满意才向群众开放。这些事情对我影响很深,对我的工作也有促进。
  方山县,古有廉吏于成龙,近有贺龙中学。刚调到方山时,在下昔沟看到了于成龙家的墓园,当地人告诉我,来堡村是于成龙的故乡。并给我讲了于成龙的廉政故事,使我的内心产生无限敬意,我在参加工作前就知道有个贺龙中学,1948年,贺龙中学在我的家乡招过生,我们村还有几个同学上了贺龙中学。1982年,贺龙中学举行校庆,我才进一步知道了贺龙中学的光辉历史。贺龙中学除贺老总亲自创办并一直非常关心外,周恩来、叶剑英、徐特立等革命老前辈也都十分关心这所学校,他们都向贺中师生做过报告。这所学校培养了许多革命人才,遍布全国各地。后来,我编《方山文史资料》时,将王建国同志的《回忆贺龙中学》列为第二辑的头条,因为该文讲述了贺龙中学的光辉历史和成就。
  调回清徐后,我还时常忆及在这两县工作时的情形,还陆续购买了《武则天传》、《于成龙传》、《刘胡兰传》等各种书籍,好像我与这些英雄人物有缘份似的,倍感亲切。
  夫妻长期两地分居
  1971年,山西省委书记谢振华同志,亲自划地图,变更行政区划。将晋中地区以汾河为界分成两个地区,汾东为晋中地区,汾西为吕梁地区,还新划了类烦县、柳林县、交口县,恢复了方山县,为了新组建方山县,我从文水县调往方山县,这一去又是16年。
  我在外地工作,妻子在家乡务农,夫妻长期分居两地。我的工作越调距家越远,在榆次工作,离家60里,到文水工作,距家120里,去方山工作离家300多里。上个世纪50至80年代,工作很紧张,一年只许回家探亲两三次,一次最多住一周。有一年只回家一次,有一年是过革命化春节,是在水利工地上过的,1956年以前是乘公交车回家,从文水上车到清徐,步行回集义。1956年以后,是骑自行车,过汾河乘船,家中一切事情全是由妻子办理。当时工资不高,每月40多元,往家中寄30元,自己消费10多元。因为有工资收入,家中那时叫经济户,还要向队里交钱,否则便领不回口粮来。后来,中央发了“7·23”布告,文革彻底结束,工作恢复正常了,我才安心地回到机关。夫妻两地分居问题,到1990年才彻底解决,我们夫妻分居时间长达37年。
  调到方山后,有两件事值得一提,一是同任高岭等同志进行了农业发展区划,摸清了方山县的农业家底,并进行了合理规划,二是参加了全国第二次土壤普查,编写了《方山土壤》。为了做好这项工作,我又深读了《中国土壤学》、《中国第四纪地貌学》、《中国地质学》等著作,研究了吕梁山西麓的地质构造及土壤形成机理,针对性地提出了土壤改良和土地利用意见,得到省土壤专家的认可和表扬。在全省土壤普查会议上发了言,除编写《方山土壤》外,还受邀修改了《临县土壤》、岚县、柳林县也邀请我前去,因工作太忙未去,结果,《方山土壤》获得二等奖,《临县土壤》获得一等奖。
  方山县在战国时称皋狼邑,两汉时为皋狼县,北齐时又称良泉县,我调回清徐后仍怀念方山县,便写了一首《忆方山》:
  回到葡乡忆北川,十六春秋一瞬间。
  莫逆金兰遍皋地,山川秀美挂心田。
  身在异乡思故里,叶落归根念良皋。
  科技战线争高下,参政议政协商欢。
  粉碎“四人帮”后,我又提出入党申请,当时,时任方山县委书记的郭兴顺同志对我说:“李中同志,你就不用入党了,担任无党派人士的角色吧”。于是将我安排在方山县政协工作,担任副主席,分管文史资料工作。调回清徐后,又担任清徐县人大常委会非党副主任,连干三届,直至退休。

 

 


上一篇:人世不思灵卉异 竟将红缬染轻纱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