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渊阁记

记者情怀

时间:2021-7-25 21:36:25   作者:常映红   来源:清徐融媒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今年全县“两会”前夕,我像往年一样将家中一切安顿好,将手头的活计整理妥当,准备全力以赴服务“两会”时,单位突然宣布今年“两会”的报道工作不用我参加了。  为什么?!  我的心头一沉,脑海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要知道,...


记者情怀


  今年全县“两会”前夕,我像往年一样将家中一切安顿好,将手头的活计整理妥当,准备全力以赴服务“两会”时,单位突然宣布今年“两会”的报道工作不用我参加了。
  为什么?!
  我的心头一沉,脑海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要知道,工作20多年来,每年的“两会”报道是我们单位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作为一直在一线工作的我,已经连续22年参与其中并准确无误完成报道任务了。经了解得知,从去年开始,单位决定逐渐将四十岁以上的同事撤出一线记者岗位,先前已有部分同事撤退,而我是最后一批撤退的人。
  虽说平常也断不了有点牢骚和怨言,抱怨年龄大了,不宜在一线跑跳,但忽然间让我离开了工作多年的岗位,并且眼睁睁看着新来的同事一个个意气风发地扛起摄像机、举起照相机准备奔赴会场的激动与喜悦,心中竟然生出丝丝酸意。
  1998年,《清徐报》由周一刊改周三刊,我和多名同事一起被招聘而来,我们有的半路出家、有的刚刚走出校门,初来乍到的我们感觉既新鲜又兴奋,因为之前谁也没见过把手写文章变成报纸并被全县人民阅读的这个地方是什么样子的,更没想到过自己有朝一日能来这里工作。
  很快,繁杂的事务冲淡了这份新奇,我们每人头上被分配了任务,分配最多的任务就是采访和写稿,因为报纸由原先的一周一期改为一周三期,稿件需求量翻了几倍。在简单的了解了新闻的六要素和写作结构以后,领导将每两人分成一个采访小组,我们就奔向采访一线。
  无论是室内会议还是户外活动,我们都用心观察,认真聆听,仔细记录。那时候没有手机,更没有录音笔,领导讲话和活动内容全凭当下聚精会神地听、专心致志地记,并且绝对不能走神,一旦走神,就会落下内容,给回去的创作带来无法弥补的麻烦。我们两人小组成员每次在现场各自记录,回来交流内容,然后综合起来写稿。记得有一次,因为某位领导的讲话内容中的其中重要一句记录得不一致,我们争论了很久,都认为自己记得没错,争执不下时,一起找总编理论,总编将我们的笔记分别看完,他结合前面讲话内容推断我们记得都不对,并给领导的秘书打电话,核实了讲话要点,又亲自帮我们改好稿件。他叮嘱我们:开会时一定要将全部心思和所有视听神经都放在会议室,尤其在报道领导讲话时,一旦误解其精神,就会带来很多麻烦甚至严重后果。从那以后,我们谨记总编嘱托,对待工作不敢有丝毫懈怠。
  九十年代末,报社制版技术还不先进,当时我们还用版样纸和尺子来画版。每期报纸用多少稿件、几张照片、字数多少、版面如何安排,都要事先一一策划、计算。那时候,总编为了全方位地锻炼我们,采取包版的形式进行,即每个版从采写、组稿、画版、校对,一直到最后交到总编手中,都由指定人一条龙操作。所以,在完成手头的写稿任务后,我们就一人抱着一张印着密密麻麻小格子的版样纸开始数格子画版。通常安排一篇文章时,要先数好文章有多少字,然后大致确定了位置,就开始左手拿尺子右手指着仅有两三毫米大小的格子开始数数画版。主编要求每个版面都要有创新,不能一篇文章排成四四方方一大块,于是,为求美观,我们会将文章拐个弯,或文中文尾插个小图片,这一创新不要紧,给画版带来很多麻烦,看吧,我们的画版纸上标满了数字,比如这篇文章横占多少字、竖占多少字,拐个弯儿又需多少字,一篇文章设计完,根据留下的地方开始设计第二篇……多年以后,提起当时的这一幕,我们都开玩笑地嗔怪总编:“我们本没有美术‘细菌’,你老人家却硬生生想把我们一个个培养成美术家。”


记者情怀


  由于电脑有限、人又不熟悉业务,刚开始的大半年,加班加点几乎是天天发生的事。白天各路人马撒出去采访,晚上回来写完稿子,大家争先恐后找总编审稿,要求严格且又耐心十足的总编总要点燃一支烟,呷着浓茶,抓着满头的浓发细细审阅,然后提出修改意见,有时候大伙在门口排队等候审稿,屋里却常常因一篇稿件一两个小时也说不完。有的稿件三番五次修改,直至深更半夜有人还在奋笔疾书。稿件“过关”后,我们拿着画好的版样到机房守着电脑排版。排版时有专门操作电脑的同事,他们照着画好的版样排,但往往排出来的版面和画出来的有出入,不是多了字就是填不满。多了字还好说,可以删去文中赘语,填不满的时候,我们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如果重新画版是太费时间,但再往出加内容,有的文章就是念上三次五次,也不知道该在哪里加、加点啥。不知如何是好时,我们就求助总编,每次只要他老人家一出现,再大的问题也能很快迎刃而解。所有的版面全部完成后,已经到了凌晨三四点,总编会将我们叫到他那浓烟呛鼻的屋里,泡上一壶新茶,拿出一副扑克。大伙丝毫不觉繁杂工作后的疲惫,也没一个叫苦喊怨的,反而争先恐后地“占地方”玩扑克,一直玩到次日清晨七点多,我们站起来活动活动身子骨,洗把脸,泡碗方便面,八点钟一到,所有人又精神十足坐到了办公桌前,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工作……
  在总编的严格要求和手把手的传授指导下,渐渐地,我们熟悉了业务工作,分头驰骋在采访一线,采写的稿件质量也在逐渐提高。那真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大家团结一致,齐心协力,无论是文字记者、还是摄影记者,无论是编辑、还是排版师傅,无论是总编还是社长,大家都各司其职、各负其责,没有一个叫苦喊累的,没有一个推脱偷懒的,也没有一个斤斤计较说晚上经常加班加点到深更半夜第二天没精力上班的,那会儿甚至没一分钱的加班费,但大家都以单位为家,以工作为重,将全部的感情与精力投入其中,报纸的质量和内容均得到了相关领导和读者的好评。
  提起记者,很多人都会羡慕地认为我们能经常与领导同行,并能四处出差转悠,其体面性、优越感肯定是一般人比不了的。但谁又能了解作为记者的个中苦辣。记得有一年,单位派我随相关部门出差到山东。走了六天后回来,有人问:“这一周行程,山东的美景尽收眼底了吧?”我拿出密密麻麻的工作笔记,又指着沾满泥巴的鞋子,解释到:“六天时间,我们一头钻在寿光,白天在各个温室大棚参观,学习人家的种菜经验,晚上回到宾馆后还要在会议室参加当地种菜能手的知识培训,风光没见一处,庄稼倒是看了个够,甚至见到了树上长红薯、西红柿像大树……”我在津津有味介绍,朋友却不置可否地打断道:“农村人还稀罕个温室大棚啊,我想听的是你去了哪些名山大川。”
  的确,做记者以来,名山大川没怎么去过,上山下乡却不计其数,这20多年来,我报道过文源路西进工程、紫林路改造工程、改线307国道、怡心园、葡萄公园、体育公园、东湖公园、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万间温室、乡村振兴等各项大型城市、乡村建设工程;接触过数位身患重症的病人并通过手中的笔为他们筹资看病;走近多名老党员、基层干部,报道过他们平凡而感人的事迹和带领群众一起发家致富的典型事例;参加过国家级和省市级现场会若干次;也抨击、曝光过社会的一些不文明、不健康行为。炎炎夏日里我在田间采访抗旱救灾工作,鹅毛大雪天我在户外采访扫雪除冰工作,磅礴大雨中,卷起裤管和同事手拉手站在洪水过膝的街头,为的是抢拍抗洪救灾的感人画面……多年来,作为记者,清徐县城乡发展中的重大事件我从未缺席,可以说,我不仅见证和记录了几十年清徐经济和各项社会事业的发展,也为其贡献了自己微不足道的一份力量。
  多年的记者工作不仅锻炼了自己的写作能力,而且还锻炼了自己的胆量和吃苦耐劳能力、随机应变能力、处事不惊能力,让自己在以后的工作生活中更能沉着、冷静。记得1999年,也就是自己刚入行没多久,县里调整了一批正科级领导干部,单位策划了一组栏目叫“局长访谈录”,要求我们分赴各单位采访刚刚上任的局长,我被分配采访某局局长。虽说有了几个月的工作锻炼,但由于那是第一次单独做采访,而且对象还是正科级领导干部,心中不免异常紧张。于是,我去请教总编,讨教该如何面对这样的一对一采访,根据总编的提议,我将想要采访了解的内容先列了个提纲,并一一写在采访本上,见我还是心有忐忑,总编就安慰说:“不要紧张,局长们水平普遍都很高,说不定不用你提问,人家就侃侃而谈,到时你只管记录下来就是一篇好文章了。”听罢总编的话,我心里稍有放松,于是,经过联系,我如约来到这位局长的办公室。
  宽敞干净的办公室里,一位气质男士正在看报,我敲门而入,自报家门后,该男士说他就是局长,并请我入座,随后打电话让一个人进来。进来的那个人给我倒了杯水后也坐到一边的沙发上。我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咚咚咚地跳,表情也不自然,但还是硬着头皮说明来意,并看着采访本上的第一个问题提问出来。本来我的问题十分简单,就是提问“局长上任后将从哪些方面抓好本单位的工作”,可问题一出,那位局长先是一声不吭,然后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我在一边欠着身子拿着纸笔,随时准备记录,但他足有一分钟没说话,仿佛在思考什么。难捱的时间里,我找不出别的话题打破尴尬,那位局长时而咳嗽一两声,时而端杯喝茶,仿佛也在掩盖自己的紧张。随后,他又将头转向沙发上坐着的下属问:“主任,我该从哪方面说起呢?”这位主任朝着局长笑笑,又朝我笑笑,也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这样的尴尬持续了几分钟,我始终没找到别的什么话题缓解一下三个人的紧张氛围,心中想着总编的话,有种上当的错觉。那天的采访到后来总算是凑合着完成了,但回来写稿时我才感觉到,素材不够,写起文章来是多么艰难!直到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才知道,那位局长是从外地调来的,不善言谈,但却是一名实干家,接受采访时他刚刚上任一周,对新工作还不熟悉,他说自己最发愁的就是和记者“交代工作”。后来想想,当时自己若能用唠家常的方式与他交谈,就能消除他的紧张情绪,在聊天中获得素材,不知不觉地完成采访任务。所以后来,当新同事在发愁做人物采访的时候,我就会拿出这件事情给他们讲,告诉他们做新闻采访一定不要死板教条,要把被采访对象当朋友,与他们聊天唠家常,只有这样才能在轻松的气氛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2019年,原清徐报社、清徐电视台合并组建了清徐县融媒体中心。多年的同行变同事、老友成室友,工作性质和形式也发生了改变。从未触碰过的话筒、摄像机、编辑机成了工作当中必不可少的工具,也成了必须学习的技能。在那段岁月里,同事之间相互帮助、共同学习,我教你如何照相,你教我怎么剪片,很快,大家就都掌握了各种机器的操作要领,工作起来更得心应手、方便快捷。
  今年是建党100周年,“七一”前夕,县里组织了大型合唱比赛,重大活动从未缺席的我握着手机坐在家里收看直播。高科技的发展让新闻事业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曾经只能用照相机和摄像机记录现场片段,并在随后精心剪辑后才能呈现给读者、观众的报纸、电视节目,如今通过直播系统、微信平台就能第一时间让亿万人看到现场节目,这样的变化让人喜不自胜!通过镜头看到现场同事们忙碌的身影,他们有的用导播台、有的用“小蜜蜂”、有的用摇臂,人人戴着耳麦,随时相互沟通,我深切地体会到新闻事业的飞速发展和当记者的辛苦与敬业。作为记者,虽说“哪里红火去那里”,但别人去现场看得是开心,玩得是放松,而记者,也许我们的摄像机对准的是热闹的场景,镜头里是喜庆的画面,但我们的眼里和心里,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工作,想着如何才能将最好的画面、最贴切的词语用在其中,让更多的读者和观众感受到现场最精彩的节目和最热烈的气氛。
  回望半生努力,虽碌碌无为,但自认为还是收获了更为宝贵的东西:抽屉里大大小小几十本工作笔记本上写满了我的青春与汗水;大红的荣誉证书里记载着我作为一名基层记者的敬业与情怀;厚厚的二十多本《清徐报》合订本,我把它们当成此生最宝贵的财富,因为上面全部都是报社一班人近一万天里智慧和心血的凝结。
  其实,人生不一定要有多么功成名就和飞黄腾达,和志同道合的人共事,用最负责任的态度做最喜欢的工作,收获的一定是知足与快乐。生活很普通,却不代表日子过得不幸福。
  走过半生,才明白,平凡其实也是一种圆满。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古风·清徐赞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举报电话:5722696 网上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14120200008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2696  


晋ICP备2020013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