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学生乐园

谢谢你 我的朋友

时间:2017-4-26 6:44:13   作者:实验校五(5)班 刘昱彤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艳阳天,毒辣的太阳灼烤着大地,就连空气也是闷热不已,似乎专门和人作对似的,突然,一声尖利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可怕的沉默。  “我再也不和你玩了。”我生气地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向门外走去。“该死的,我怎么交了你这个朋友,从上周开始,哪一次不是这样的结局!”气及了的我口不择言。...

 

谢谢你_我的朋友

 

  
  艳阳天,毒辣的太阳灼烤着大地,就连空气也是闷热不已,似乎专门和人作对似的,突然,一声尖利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可怕的沉默。
  “我再也不和你玩了。”我生气地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向门外走去。“该死的,我怎么交了你这个朋友,从上周开始,哪一次不是这样的结局!”气及了的我口不择言。面对这个处在磨合期的朋友,不知怎地,对她总是恶语相向。突然,不知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我一下子来了一个“狗啃泥”,因为是夏天,穿着短袖,手肘、膝盖顿时鲜血淋漓。豆大的汗珠立刻从头上冒了出来,也不知是晒的还是疼的。尽管这样,我仍然不愿向那位朋友寻求帮助,一瘸一拐地向家里走去。在烈日的照耀下,伤口被刺激得更加严重了,每走一步就如在刀尖上行走一般,疼痛难忍,鲜血和汗水顺着小腿、手臂、脸颊一滴一滴落在地面上,仿佛奏响了一曲悲伤的乐曲。我清楚地知道,再这样下去,伤口极有可能感染,可是天生的倔强使我就算疼得皱眉也不去求助。突然,眼前一黑,就在快要栽倒时,一双手扶住了我,勉强睁开眼睛,正要说“谢谢”的时候,看见的却是我那位朋友的脸。她的手里拿着碘酒、棉签和绷带。我下意识地推开她,并且恶狠狠地说:“不要你管,我们俩早两清了!”她仍然拉住我,对我说:“别逞强了,刚才你都要晕过去了,能没事吗?”说着,她把我拉到旁边的树荫下,打开碘酒瓶,用棉签轻轻擦拭着伤口,那动作就像父母给我处理一样,让我丝毫感觉不到疼痛,顿时,我的眼眶湿润了,从来没有因为受伤哭泣的我,这时却忍不住哭了。很快,伤口被她仔细地包好了,可我的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点一点的落在了绷带上。我真的没有想到,刚刚还在吵架的朋友,竟然愿意向我施以援手,何况我还对她恶语相加。她看见我这样,笑着说:“别哭了,越哭越难看”。我一下子破涕为笑,心想着:这才是真正的友情吧!可是嘴上却说:丑的人是你,我们可是仇家”这时,刚刚还是烈日当头的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雨冲刷着万物。那些如烟、如雾、如尘的往事,终于消散在了茫茫烟雨中。
  时隔多年,那些事情已经成为过去,但是不计前嫌的恩情,我却永世难忘,这份真挚的友情,我也会永远铭记。最后,就让我说一声:谢谢你,我的朋友,谢谢你在我危难时帮助了我,这句迟来的谢谢希望你能收下。

指导老师:许婷婷



上一篇:街 灯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学生乐园
    该栏目下无二级栏目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