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专题报道

“英雄”背后的“英雄”

时间:2017-11-5 19:44:15   作者:白俊英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连日来,一张在野外席地而卧的工作人员的照片传遍了微信朋友圈。这小伙是有多累呀?直接睡在工地上,身体蜷缩着,露天旷野,曲肱而卧,身上也没加盖任何东西,真的好感动!大家纷纷点赞!记者经过打探,得知,这个“露天午休”在工地的,是治理黑臭水体的县水务局水工程移民办主任刘杰。

“英雄”背后的“英雄”
——县水务局黑臭水体治理人员“群像”素描

“英雄”背后的“英雄”

 

图为水务局机关干部正在河东总退治理点抛石作业

  
  连日来,一张在野外席地而卧的工作人员的照片传遍了微信朋友圈。
  这小伙是有多累呀?直接睡在工地上,身体蜷缩着,露天旷野,曲肱而卧,身上也没加盖任何东西,真的好感动!大家纷纷点赞!
  记者经过打探,得知,这个“露天午休”在工地的,是治理黑臭水体的县水务局水工程移民办主任刘杰。
  “我是一名党员,大家都在干活,我更要冲锋在前,我不第一个上,谁上?”
  “没什么可采访的。这都是我份内的工作。”一见到记者,刘杰不好意思道。刘杰是县水务局水工程移民办主任,主要分管防汛、抗旱、应急、安全。
  ——“那天,怎么就席地而睡?很累,对吗?”记者问。
  “可不是累死了呢!”刘杰还没回答,旁边抗旱地队队长贾保俊接过话茬。“刘杰在治理工程开始前,刚刚出院,伤口还没好就跟我们一道上‘战’场了,典型的‘轻伤不下火线’。”
  “我们的机关干部全体上阵,没有外力支援,每天连续几小时抛石,连续几天扛松木,说不累是假的。”说话是团队里唯一的“娘子军”——乔艳虹。
  刘杰的妻子是一名教师,工作也很忙,他们有一对双胞胎,年龄还小。刘杰的父母年事已高身体也不好。每天刘杰忙完工程上的事,回家后尽量多替大人分担些看护孩子的责任,晚上也睡不上整觉。
  “施工过程中,刘杰总是一马当先,他就站在水中间,大石头往哪里放,小石头往哪里放,都是他安排!这个拦水护坝做得好不好,全在他!”市人大代表、水利工程师——胡效留说道。
  “还不是全靠胡工你的指导?”刘杰笑着接过话,“我没有那么高的觉悟,只是一名普通党员,大家都在干活,我更要冲锋在前,我年龄比他们小,又是总负责,我不第一个上,谁上?”
  水务局成立了黑臭水体治理的4人“核心团队”,刘杰是总负责,贾保俊是现场总指挥,胡效留是技术指导,乔艳虹负责后勤。
  无论刮风下雨,无论头疼脑热,这4个人必在现场。他们连续多日都在野外作业,每个人的皮肤都晒得黑黝黝的。连续作战多日,这几个人从没有请过假,按贾保俊的话说是“头疼感冒对我们来说,是家常‘小病’,不是请假的理由。”
  “我们每天都在‘杨房汾河湾’‘路边大酒店’吃碗面,那面做得实在,中午吃了晚上也不饿。饭后在路边草地上、或者车上休息一小会。”乔艳虹说,他们身上,都有一种以苦为乐的精神。乔艳虹是团队里唯一的女同志,过去是她天天回家做饭,现在,老公见她回家没早晚,很是心疼,硬是“学”会了下厨,现在乔艳虹回家可以直接端饭碗了。
  胡效留是市人大代表,一个不苟言笑极认真的人。他说,自己虽然不是党员,但是坚决和大家奋战到底。
  “其实,我们都没什么,岳局长才最辛苦了!”不知谁说了一句。
  “我是农民的儿子,不敢忘本,不敢辜负党对我的培养”
  “大家都说你事必亲躬,抛石、筑坝、扛沙袋,样样都行……”
  “我是农民的儿子,从不敢忘本,不敢辜负党对我的培养。”水务局局长岳建强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更是一个“有脾气”的人。
  8月下旬接到县里治理黑臭水体的指令后,岳建强不敢怠慢,深知这个“技术活”不是局里能“胜任”的,立即联系到一家有名的水环境治理单位,请求在技术给予指导,但是,在即将达成合作意向之时,这家公司提出——必须购买其300万元设备才可合作。“岂有此理!”岳建强一听就火了!“我就不信离开他我们拿不下这个工程!‘不蒸馍馍也要争口气’!我们自己干!”他很痛心,已经耽误了大半个月的时间了。
  于是,岳建强又马上带着人马去外地同类工程去参观学习,他们用手机“偷偷”拍下物料名称,回来在电脑上查阅学习,然后一条一条列出来,一个一个地研究这些化学物品的用途。
  “我们现在运用的化工原料有:PAC、活性炭、絮凝剂,还有锯末!”岳建强一开口就说出那么多专业术语,如数家珍,已经是“行家里手”!
  刘杰告诉记者,局长带领他们这个“核心团队”,每从一个地方观摹学习回来,都要做大量的笔记,经常开会研究到深夜,探讨水处理的程序及化学药剂的投放顺序和剂量。他又动用个人关系,找到了碧水园的水处理专家,经常电话咨询,或请人家来现场指导,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挑战不可能,自食其力,一举拿下这个工程!
  时间过得好快,一眨眼,十一长假到了。岳建强刚说了一句“同志们”,就听刘杰和贾保俊说:“咱不能休息!”“大量工作还等着我们,我们寝食难安啊!”岳建强满心感动——大家都懂他,都道出他的心里话!大家的心是在一起的!二话不说,岳建强带着大家放线、测量、采点,他们沿着汾河来回步行“踏勘”和“选址”,没有一个人喊苦叫累,没有一个人请假。最终,确定位于西罗白村的“河东北总退”和位于禅房村的“乌象民总退”为两个黑臭水体治理点。
  刚开始施工时,“乌象民总退”需要加固长150米的堤坝,要从附近田地里取土灌沙袋的,加固7层、约1.2米高、长150米的坝堰,约600多方“原状土”。饱受总退污水“熏污”的禅房村村民得知要治理臭水,全力支持,要取土就尽管取,毫无怨言,都不用村干部去做思想工作。
  “那次,岳局长在扛松木时吓坏人了!”乔艳虹给记者讲一个故事。
  在加固堤坝之前,他们需用木料打桩护坝,那多达1500余根松木都是他们一根根扛到河边的,长4米、直径为15公分的松木,每根都在50斤左右,但是,岳建强每次都是一肩一根,要扛两根,大家都劝他:“局长,你不能这样拼命啊!心脏刚做了3个支架!不能这样!”岳建强摆摆手:“不要紧!不要紧!”但是,等快到中午的时候,只见岳建强手捂胸口,眉头紧锁,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局长!局长!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大家吓坏了,有的掐人中,有的急得直喊,都扔下手中的活跑了过来。岳建强指指口袋,微弱地声音说:“药!药在这里!”贾保俊大喊:“乔,快——!快倒口水来!”乔艳虹拿起水壶一摇,没水!壶空了!早就空了!乔艳虹一下了急哭了,她拿起水壶拼命向村里跑去,她要以最快的速度去和村民去借一口热水来,那是救命的水!
  等热水借来、药服下,看着岳建强脸色渐渐缓和、眉头渐渐松展,大伙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但这些在急难险重面前都不吭一声的大老爷们,却一个一个被这一幕感动得热泪盈眶。
  “没事,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岳局长安慰大家道。

  “清徐县对汾河黑臭水体治理工作高度重视,做得不错”
  在“河东北总退”和“乌象民总退”旁边,两幅标语和一个标语牌赫然醒目。岳建强在工作之余,会给同志们解读这些标语的出处。
  “实现流域水丰水清与景美”这句,是习总书记在视察山西时说:让山西的母亲河“水量丰起来、水质好起来、风光美起来”的指示精神,“加强汾河生态修复与保护”这句,这是省委省政府《汾河流域生态修复规划纲要(2015—2030)》中指出的核心精神,“抓好黑臭水体治理,实现水体和治久清”,这是今年5月9日,省长、省总河长、汾河河长楼阳生在太原调研汾河流域生态修复保护工作时的指示精神……
  治理效果如何?看看西罗白和禅房村的百姓就知道了,尤其是禅房村的百姓,他们村与“乌象民总退”近在咫尺!
  “以前,简直臭煞人了!夏天连窗户都不敢开!现在好了,就是站在河边,也闻不到一点点味道!”村民李阿姨高兴地告诉记者。
  “俺家离河近!可是饱受臭味之苦!多少年来,臭气熏天,简直叫人受不了了!儿孙们一天到晚直叫唤要搬家!这下可是好了,可是要感谢咱县委县政府、感谢咱水务局的同志们!”一个扛着铁锹的大叔说。
  “就是!俺们全村人都能看在眼里,真是好样的!”家住村口的一位大爷边说边竖起大拇指。
  “河里有了鱼儿了!可多呢!”几个玩耍的孩子用小手指着“乌象民总退”说。
  “不臭就已经心满意足了!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好的生态!”一名教师笑着说。
  老百姓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总归,是治理成效使然。是啊,原来那臭气熏天的退水渠,如今已经变得整齐壮观,那些污水经过三个河区的清滤,已经清澈见底,泥沙可见,徐徐汇入汾河。
  10月26日,国家环保督察组工莅临验收,肯定了工程,给予了高度评价。
  整整大干了25天!岳建强深有感触的说:
  ——“25天!我们挑战了一个不可能!这是一次‘大考’,完全没有任何外力援助,完全依靠我们机关干部,我们生生地打了一场和平年代的‘水务’能力以外的攻坚战役!”
  ——“25天,我们收获了更多,锻造出一支精兵强将,不仅工作能力增强了,更重要的是,大家凝聚力、战斗力、向心力明显增强!同事之间感情都增强了,工作氛围更浓厚了!大家找到了‘战友’的感觉,距离近了,感情好了,共同语言多了!找到了一种‘同甘共苦、群策群力、不畏艰难、勇于胜利’的精神!”
  ——“25天,同吃同住同劳动!只觉累、没觉苦!是因为一种精神信念——想争口气、想拿下这场战役的一种精神信念,支撑我们走了下来!”
  去了水务局,要采访的人太多了,比如防汛抢险队队长陈永峰,退伍军人杜四云、郭建斌……还有许多机关干部,他们都是黑臭水体治理的“参战将士”,也都是默默劳作的英雄。
  

 

 


上一篇:作品名称:葡乡新貌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专题报道
    该栏目下无二级栏目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